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99 頁


叔。 當時,他與王伯爵談及此事,王伯爵閃爍不定的目光頓時讓他起了疑心。其實,那個捉魚人中毒身亡,王伯爵一怒之下請他出山,可當他一查出,捉魚人岳炳生在那段時間同查阿鐮過從甚密時,王伯爵就不讓他再查下去了,而且不做任何解
作者:胡蜂 / 頁數:(199 / 0)

但可怕的還有那頭與冒闢塵始終同行的、嗜殺成性的怪獸,如今又去了哪裡?想到這頭應該是身量龐大的水陸兩棲的怪獸,李鎮公便禁不住打了個寒戰。為此,衛戍漁園的部隊和他的人都新配備了機槍和威力強大的手雷,以對付可能也會闖入漁園的這頭非蛇似蛇的怪獸。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李鎮公一路走去,一路都在質疑冒闢塵的亂黨身份,他很難把那個殺人無數的冷血殺手和有組織的「亂黨」聯繫起來。冒闢塵顯然與這個地方有仇,而且是血海深仇。王伯爵的死也多少可以證明,冒闢塵行刺天官不完全是出自于一種政治和信仰的需要。
施朝安說殺手是十幾年如一日地在尋仇,死者清一色的都有亦匪亦盜的背景,查阿鐮曾經就是桐鎮大湖一帶有名的爺叔。
當時,他與王伯爵談及此事,王伯爵閃爍不定的目光頓時讓他起了疑心。其實,那個捉魚人中毒身亡,王伯爵一怒之下請他出山,可當他一查出,捉魚人岳炳生在那段時間同查阿鐮過從甚密時,王伯爵就不讓他再查下去了,而且不做任何解釋。雖則他不清楚,那個捉魚人為什麼被殺,但從王伯爵一會兒讓他介入,一會兒又不讓他插手這事來看,王伯爵或者說桐鎮王府與這殺手之間應當存在着某種神秘的聯繫。
冒闢塵以這樣一種方式結束了他的生命,而他的同黨也是唯求一死,所有的線索都到此為止了。王伯爵沒死之前,他把陸子磯看作是他最後的一張牌了。但王伯爵死了,如果這個已經就地蒸發了的蛇郎中,今天不能歸案,那麼這個蛇郎中,對他而言,還有什麼意義呢?
「先生,李先生!」張阿二與阮老三帶著幾個人從後面噠噠噠地追了上來。
「我說你們要回望江園肯定走的是闊巷,先生對桐鎮七十八條弄堂熟透熟透,怎麼會走其他地方呢?這不,我說你走闊巷,你就走了闊巷了,這樣省多少路呵!」張阿二諂媚地對李鎮公說道,「我們帶陸子磯回望江園走的就是這路。」

李鎮公怔着了,一陣狂喜直頂腦門。他拉下臉來,一如平日那樣冷冷地問他的手下:「抓住陸子磯了,我怎麼不知道這事?」
他的那幾個貼身跟班也忙着藏起內心的驚喜,不緊不慢地回道:「剛纔恐怕人太多、太亂,燒了那麼一大片地方,又是救火又是搶搬東西的,恐怕楊標派來的人,沒找到咱們就是。」

張阿二追在李鎮公屁股後面絮絮叨叨地說了抓捕陸子磯,以及半道上殺出來個郝妹和他自己被綁的全過程。
「你敢在高將軍跟前撒野,那你就是活膩味了!」李鎮公的貼身跟班一本正經地對張阿二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是的,你算是燒了高香了,他僅僅是下令綁了你。」
又一人接嘴道。
他們和張阿二這群人都很熟,有時也免不了要調侃這些鄉巴佬。
張阿二連聲應道,語調中不免有幾分慶幸,他看看李鎮公始終未回應他的話,便無趣地落下一步,問李鎮公的這些手下:「哎,你們見了我們的老伯爵了嗎?我們鎮長說,他也在火燒弄。」

李鎮公的這幾個手下都連連搖頭。
李鎮公已嚴令封鎖伯爵喪命的消息,他絶不允許通過別人的口,將王伯爵的死訊捅給天官。
李鎮公突然回過頭來問張阿二:「你說那個女的,是陸子磯的老相好?」
「我看是,哥呵妹呀的,像是有些年頭不見了。」
張阿二回道。
「那你現在把你的人帶上,把她弄到靈屋洞!」李鎮公吩咐道。
「那個……你們那個高將軍萬一?」張阿二被人一綁,有點嚇屁了。在桐鎮從來都是他綁人,他沒被人綁過。
「不管什麼人追究這事,一律由我擔待。去吧!」李鎮公對張阿二一揮手,一切都不在話下的樣子。
張阿二一聽這話,立即精精神神應了一聲,帶著阮老三幾個折入另一條巷道。
張阿二一看不見李鎮公他們,狠狠地拍了一下阮老三,他這一口氣一直窩在心口出不來。這下好了,這樣一來,前面的狗屁事,對伯爵也好交代了!
張阿二決定分兩路,他帶兩個人去蚌殼弄抓人,阮老三帶一個人去火燒弄接伯爵。但他轉念一想,還是阮老三去蚌殼弄比較穩妥,萬一再弄出點事來呢!於是他向阮老三如此這般一說,自己帶著人急匆匆地直奔東門的火燒弄去了。
客堂間飯桌被撤到了一邊,成了一張供桌,上面擺着香爐蠟燭和幾盤供品,牆上的壁龕裡點了一盞油燈,油燈的火頭和供桌上以及根發躺着的門板下的蠟燭火頭,齊齊地飄向一側。
郝妹坐在門板邊上,雙眼紅腫地看著死得鐵石綳硬的男人發獃,男人着青衣戴小帽一點都不像他活着時的樣子了。這還是蒲包老太替男人揩的身更的衣呢,郝妹看到男人後,已經昏死了兩回。因為沒有給男人那對鐲頭,她恨不得一頭撞死在男人的腳下。幾個鄰舍剛剛回去,家裡一片死寂。時尚書屋
這個小芬到現在也沒有回來,而店裡的夥計又開船去鄰鎮買棺材去了,桐鎮早就已經沒有棺材可賣了。
要不是那個什麼將軍,她想她這會兒肯定要發痴了。那個洋女人真是個好人,雖然是個洋人,她居然說這兩日還會來找她的。今天碰見這兩個人,是她唯一感到欣慰的事。人死了不能進家門,就是孤魂野鬼呵。時尚書屋
「這只瘟貨!」郝妹開始邊哭邊罵自己的女兒了,「為啥還不迴轉來呀,家裡出這樣大的事,你就一點也沒感覺呀!你親親的爹一直都喜歡死你了,你還不迴轉來,看看他呀!」
這時,一直敞着的大門被猛然撲進來的一陣風拉得來回動搖了半日,那兩盞燈燭也隨即搖曳不定。蒲包老太一臉緊張地走進來了。
「他迴轉來了!」蒲包老太在天井裡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