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20 頁


門外,他等汝月芬,也等哈松。 上課鈴響了,學堂裡像一隻蜂箱,發出巨大的令人發昏的轟鳴聲。 夏日裡下午課前,學堂規定必須在課桌上小睡片刻。來了兩年了,但阿德仍然不習慣,沒有一次睡着過。他愁苦地趴在桌上,裝睡覺。女施
作者:胡蜂 / 頁數:(20 / 0)

阿德一直希望能分到紅衣女孩汝月芬這一組,但沒有。從這位置看過去,能看見半爿汝月芬。她比在蠡湖邊上碰見那會兒更沉靜憂鬱,人也顯得很疲倦,無精打采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施先生的課,阿德聽得稀里糊塗的,他的眼睛不時地朝汝月芬瞄過去。
下課了,阿德兩眼閃閃發光地隨人流出了教舍,他注意到汝月芬沒有離開教舍。他不想動,可一個人坐在那兒傻不啦嘰的。他也不想去找阿鐘,只想獨自咀嚼這份與汝月芬意外同班的隱秘喜悅。他走到操場,想到那片冬青林子裡轉轉,但他忽然想起哈松也像是沒有出教舍。時尚書屋
於是他急急忙忙地回去了。
哈松不在,汝月芬也不在,他不覺心裡一涼,但待他看到桌面上的一行字,心裡涼透了。
王八蛋:你敢坐在這位子,宰了你,操!
他猜出那應當是哈松寫的。他愁容滿面地盯住門外,他等汝月芬,也等哈松。
上課鈴響了,學堂裡像一隻蜂箱,發出巨大的令人發昏的轟鳴聲。
夏日裡下午課前,學堂規定必須在課桌上小睡片刻。來了兩年了,但阿德仍然不習慣,沒有一次睡着過。他愁苦地趴在桌上,裝睡覺。女施先生此刻用力地在一本數學作業本上打叉,期間筆尖有幾次憤怒地劃碎紙頭的聲音傳來。時尚書屋
他眯眼看到女施先生目光凜然地朝他瞟一眼,又一眼,便趕緊閉上眼睛。這本子大約是他的,阿德這樣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記得自己從什麼時候起,對生活有了一種危機感,有時候他覺着心裡有一種東西在那兒又抓又撓,弄得他老想砸東西,老想把什麼人揍一頓。夜裡也不再像從前那樣,一倒頭就睡,總是翻過來覆過去,折騰好半天。也許是從他拿到女施先生第1次批改的算術作業本和捲子開始的吧。起初,爹和娘,還有他都以為,這大約是不適應這種洋學堂生活,過一陣總會慢慢好起來的。時尚書屋
可是一晃兩年過去了,還那樣,算術作業本上總是叉多勾少。完了,他知道自己完了。
「林立生,眼睛怎麼還在動呵?」女施先生坐在講桌後說。
聽見聲音,阿德趕忙睜開眼睛看看過道對面的林立生。
林立生用力閉緊雙眼,眼睫和毛邊袖口上的絲絲縷縷一起微微地顫抖着。他那用香煙殼子訂成的作業本,有一半露在抽屜外頭。阿德想這些本子遲早要落在地上的。
汝月芬應當是睡着了,她總是睡得着的。她的半邊臉搭在雙臂上,腮紅似霞,鼻翼均勻地擴張着,氣息如蘭。一雙紅格子布面的方口鞋上有一副寬寬的搭配,上面有一粒烏黑鋥亮的紐扣,晶晶發亮。
阿德怎麼看,那粒黑紐扣怎麼像她的眼睛。這種眼睛使他想起一種動物,但他想半天也記不起來,反正像一種什麼動物。
他現在感到他每天似乎只是為了看見汝月芬,才活到這個世上的,雖則她統共沒有同他講過幾句話,但她看他的時候,目光總是既深又重,她看他一眼,能管好幾天呢,心裡總是有點甜,有點甜。他也看得出,她對哈松沒有一點兒興緻。這讓他開心之極。
不過,除此而外,他的生活猶如噩夢。數學總在及格和不及格之間游移徘徊,怎麼都逃不掉一頓暴打,及格了,因為只是僅僅及格,而不及格那就更逃不了一頓打。每當假期,他便被獨自關在房裡做習題。娘一出去,他就趴在窗口向蚌殼弄方向眺望,一想到汝月芬,他的心裡總會泛起一絲甜蜜的憂鬱。時尚書屋
這時候,他寧肯自己是隻貓,縱身躍上對過玲玲家的屋面,他估摸過,他跳得過去的。然後跨越千萬道龍行蛇走的屋脊和半朵梅花形的風火牆,輕輕地踏着鱗次櫛比的屋面,直達汝月芬家中。除了這個汝月芬而外,這個世界一無生趣。阿德覺得自己現在變得愈來愈孤獨,愈來愈鬱怒,整個兒生活也是愈來愈糟糕。時尚書屋
教舍裡的空氣是慵懶的,一種帶有幾分肅然的那種慵懶。在這種慵懶中,阿德的意識開始變得混沌起來。忽然,一道若隱如現的紅霧如帶,從汝月芬足下緩緩升起,輕巧地從眾人頭頂飄過,牽牽扯扯地逸出窗外。
阿德立時警醒地睜大雙眼看過去,但又什麼也沒有。這使他想起很久以前的那個晚上,在後弄裡看到的情景。這應當是夜裡出來的東西,怎麼白天也有?白日裡,人可以天不怕地不怕的,什麼東西都不經太陽光一照的,太陽光一照,什麼東西都會化成一攤水的。但阿鐘非說是一攤血水或者是一攤黃膿。時尚書屋
一攤血水倒也罷了,但憑什麼還是攤黃膿?這狗頭,總是把什麼東西都說得叫人噁心巴啦的。天一黑,這些東西就會出動,趁着夜幕掩蔽登場,要麼嚇人,要麼害人,這他們都知道。可光天化日之下,這些東西是不會被放出來的,這是常識。
阿德目不轉睛地死盯着汝月芬足下,可這紅晃晃的東西再沒有出來。她的一綹烏髮在風中微微飄拂着,腮幫上烙着幾道衣袖的折皺印跡。
周圍仍是一片均勻的呼吸聲和女施先生的筆在紙上發出的沙沙聲,阿德又閉上雙眼。他想也可能是汝月芬的紅衫晃的!
不過,學堂裡盛傳凡是紅的東西不能見,紅的東西不能撿的說法是由來已久了。紅橡皮紅鉛筆紅手絹紅手套紅帽子,凡是紅的,誰見了誰撿了誰倒霉,這都是那東西變的。阿鐘有一日在放學大掃除時,拎了把掃帚溜出來四處遊逛,在男施先生住的三樓閣樓的鎖眼裡見了地板上有紅鉛筆一支,他屁滾尿流地逃下樓來告訴同樣在做值日的阿德,他還說那紅鉛筆自個兒還會動的。他們像捉賊一樣招呼了一撥人,輕悄悄地上了樓,有些有心沒膽的傢伙,就獃在二樓拐角上等消息。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