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201 頁


走了,他被交到一個眼神冰冷的壯漢手中,並被單獨帶進花廳的耳房時,他的心裡就更慌了。 楊標端坐在窗下的一張琴桌後,窗開着,窗下那一池在暗中明明滅滅地散出一抹抹水光的皺水中,有幾篷紅蓮正在悄然盛開。 楊標的目光冷森森
作者:胡蜂 / 頁數:(201 / 0)

悶葫蘆一步一個坑地走進耳房,這人長着一張木訥的大臉和一對同樣木訥的大眼,一副悶頭悶腦看人的樣子,令人無形中會多了一分戒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楊標坐在床上聽他把事兒從頭到尾地講了一遍,發現這人說話音調有些拖泥帶水,但涉及的內容倒是講得清楚明白,几乎沒有多餘的話,這讓他對這位悶兄有了一點好感。
「這小子他娘的說,他爹去了北面的大港村,可這小子卻到南面尋人,關鍵問題在這兒。」
悶葫蘆慢吞吞地對楊標說道。
「哦!」楊標立即來了興緻。
那個叫阿鐘的小孩雖然不知去了哪裡,但他們卻拿下了另一個,一樣的。
楊標讓悶葫蘆去帶人,他要親自問一問。
「那個孩子,放掉不?」悶葫蘆轉過臉來問楊標,他指的是林立生。
楊標沉吟一下,點點頭。
阿德看到林立生被放掉,心裡就慌開了,而看到悶葫蘆也走了,他被交到一個眼神冰冷的壯漢手中,並被單獨帶進花廳的耳房時,他的心裡就更慌了。
楊標端坐在窗下的一張琴桌後,窗開着,窗下那一池在暗中明明滅滅地散出一抹抹水光的皺水中,有幾篷紅蓮正在悄然盛開。
楊標的目光冷森森地向阿德看來,阿德則眼神空洞地看著那人身後池中的那一架婀娜有形的大湖奇石。
楊標一看到阿德,馬上就認出來,這是他在施家祠堂碰見過的那個孩子,那個常在天黑溜出家門滿世界玩的野小孩子。他不覺一陣失望。
楊標輕輕地嘆了口氣,問道:「為什麼要把你帶到這兒來,你知道嗎?」
阿德哆嗦了一下點點頭。他很清楚,這兒和鎮上的警所是大大的不同。
「跟你在一起的那個女孩和你另一個朋友,現在在哪裡?」
阿德覺得他的腿開始不聽使喚地抖了起來,他拚命地用指甲掐自己,抑制着那陣大抖。他覺得只要不說出汝月芬現在在哪兒,汝月芬就沒事。他低聲道:「汝月芬一早被我們先生叫走了,好像在一起,排練節目吧,夜裡講好要在禮堂演出的。阿鐘麼,我不知道,今兒一早我也在找他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說到阿鐘,阿德一陣心悸。悶葫蘆剛纔一直在問阿鐘,要是這會兒,他們捉住了他,那可咋辦呀!他抬起一高一低的眉毛,疑疑惑惑地看著楊標。
楊標看著這張誠實而又有幾分滑稽的小臉,聲音不覺帶著幾分溫和地問道:「你害怕什麼呀?」
「打!」阿德老老實實地承認道。
「幹嗎要打你呢?」楊標饒有興趣地問道。
阿德看看楊標的眼睛,人不抖了,他清清嗓子道:「我們小孩又不知道你們大人的嘍,要是你們以為哪一句話說得不對,你們說動手就動手的。」

「你只要照實說,沒人打你。照實說,明白嗎?」楊標身子向後一靠,替自己點了一支菸。阿德拿出一副很乖順的樣子用力地點點頭。
「這個事,如果你說得清楚,馬上可以回去。」
楊標遲疑了一下,但還是這樣問了,「跟你在一起的那個女孩子,半夜三更去一個傷科郎中那兒配傷藥的事,你知道不知道?」
阿德一緊張,幾滴尿熱熱地順大腿滾了下來。連汝月芬配藥這事,他們都知道了!他又覺得一層汗從頭皮裡滋了出來。突然,他腦子豁地一亮,忘乎所以地大叫一聲:「知道,咋不知道,那是為我呀!喏,你看看,看看!」
阿德連忙使勁地揪開後腦勺上的頭髮,低頭向楊標亮出他已經結了一層薄薄的血痂的傷口。此時此刻,他恨不得向那個阿三伯伯跪下,拜三拜。
「神經過敏!」楊標感到自己非常無趣,忽然他又沉下臉來問阿德,「你興奮什麼?」
阿德意識到自己失態了,連忙陪着小心道:「高興呵,叔叔不是說,這個事說得清楚,就可以回去了嗎?」
「再問一句,你們三個三更半夜不睡覺,到司空坊那兒幹什麼去?」楊標將煙掐在煙碟裡。
阿德馬上想起汝月芬眼睛一翻,手指阿鐘,聲音清亮地答道:「喏,伊拉爺到鄉下死人家裡去作法事,說好吃夜飯轉來,到現在也未迴轉,去看看。」

阿德趕忙向似乎準備走人的楊標,開始如此這般地作解釋。
楊標用指關節敲敲桌面,一臉冰冷地說:「哼,你就編吧,小孩。我剛纔咋說來着,你只要照實說,就沒有人為難你,是吧!」
阿德自以為萬無一失,他一臉天真地說:「是照實說的呀,我要是耍弄叔叔,咋的都行。」

這時楊標一個手下敲門進來,向他示意。
楊標走到阿德面前近乎耳語般地對他說道:「我實話對你說,我們查過一查,你說的那個叫阿鐘的小子,他娘說他爹去了桐鎮北面的大港村,你的那個阿鐘也知道他爹去了桐鎮北面的大港村,可你們卻到司空坊那面去找人。司空坊在桐鎮的南面,我想你不會不知道,是吧!」
阿德渾身一震,他恨不能殺了自己。真他媽的該死,他們連汝月芬配傷藥的事都知道,真要去查,阿鐘他爹去了哪裡,他們還有不知道的嗎!”
楊標將可憐巴巴盯着他的阿德撥拉到一邊,大步向門口走去。不過,他一開始就初步斷定這個小孩身上沒有什麼油水。他只對紅衣女孩配傷藥的事,有興趣。這個小孩已經給出了一個合理的解釋,這就夠了。時尚書屋
至于男孩沒有如實告訴他,他們到司空坊去的真實原因,這會兒他並不十分急於想知道。也許他撒謊的理由,不僅可笑,而且是荒唐的。
楊標走到門口,面對著門朝阿德道:「你一會兒,得給我一個說得過去的答案,請記住,孩子,你只有這個機會,叔叔絶不允許任何人糊弄我第2次!」
門輕輕地被帶上了。
阿德看著前面一塊大方磚,心裡直冒寒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