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203 頁


下了腦袋。 魯美倫和高夢軒一直在望江樓上喝茶,她始終在為那個死了男人的婦人而難過,那個婦人剛纔朝她跪下時,她悲傷到了極點。這個婦人僅僅是為了要回被人逼死的自己的丈夫的屍體!她頓時對這塊她剛纔還感到異常親近的土地感到一
作者:胡蜂 / 頁數:(203 / 0)

那一聲聲慘絶人寰的長叫聲再次響起時,陸子磯再次閉起了眼睛。他這才徹底明白冒闢塵他們為啥要殺了那個什麼天官。只有在一代暴君的治下才會有如此獸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陸子磯雙目含毒地看著瘦長漢子離去的背影,平生頭一次動了殺機。如果他能活着離開這兒,他發誓頭一個要殺的人就是這個瘦長漢子。
隔壁那間籠門被打開了,剛纔賴在了地上的年輕人連滾帶爬地退到籠底。那赤膊大漢掄着鎖鏈向他走去。
那年輕人雙膝着地,把頭磕得咚咚直響。他邊磕頭邊向赤膊大漢哭叫着:「不用審了,你們不要再審了。我把你們說的那個冒闢塵藏在了我家後院的地洞裡了,你們不要再審了,不要再審了!」
陸子磯深深地垂下了腦袋。
魯美倫和高夢軒一直在望江樓上喝茶,她始終在為那個死了男人的婦人而難過,那個婦人剛纔朝她跪下時,她悲傷到了極點。這個婦人僅僅是為了要回被人逼死的自己的丈夫的屍體!她頓時對這塊她剛纔還感到異常親近的土地感到一種厭惡。
高夢軒說,在中國,有時地方越小也就越黑。山高皇帝遠的地方和有皇親國戚的地方,常常也是暗無天日的地方。
漁園的一盞盞宮燈都被點燃了,在昏天黑地中顯得格外的扎眼。鎮東寶塔那兒的濃煙也已完全散去,但天空中卻聚集着更多的黑色雲團,那些雲團的模樣大都有些惡形惡狀。這個黑灰雙色的古樸小鎮,這時顯得有些雲愁霧慘的。
魯美倫和高夢軒都不想回去,那兒人多,有點閙。
魯美倫突然向高夢軒請求道:「將軍能否幫我一個忙?」
「能為魯小姐效力,是我的榮幸。」
高夢軒微微地皺皺眉,很認真地偏轉腦袋看著魯美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想採訪那個刺客。」
魯美倫道。她說遭遇一個行刺國家政府執政的刺客,一個中國亂黨,這對一個吃新聞飯的人來說,無疑是天上掉餡餅的事,她不想放過這樣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故而請求高夢軒無論如何能夠成全她。
高夢軒對魯美倫這種異想天開的要求,感到非常詫異,他堅決地搖搖頭。
「將軍,求你了!」她開始軟纏硬磨,發起攻勢,「你看,將軍,我在替天官作傳,能夠瞭解與天官不共戴天的秘密組織的那些人的政見,這對我是多麼大的幫助呵!這對任何一個傳記作者而言,都是一份不可多得的好材料。再說,那些加入民間秘密會社的人的經歷,對我也太有誘惑力了,我太好奇了!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吧,求你了,將軍!」
不想則已,一想到她將與一段歷史擦肩而過,魯美倫心裡就開始跟貓抓似的。
看到魯美倫急了眼的模樣,高夢軒笑道:「你是無論如何過不了李鎮公這一關的。」

魯美倫向高夢軒眨眨眼睛詭詐一笑:「他不是正巧不在嗎?」
高夢軒有點心動了,他對在野黨的興趣並不亞於魯美倫,但這實在是一件叫人作辣的事。於是,他還是有點為難地搖搖頭。
魯美倫一看高夢軒態度較前有些鬆動,便發起了更猛烈的攻勢,她竟從荊軻、聶政、專諸、要離說開去,告訴高夢軒,沒有荊軻刺秦王,那麼這世上就不再有一部完整的秦史了。他高夢軒不助她一臂之力,似乎就是對民國史極大的不負責任。中國歷史便是由這樣一部一部的斷代史串聯成環的,一部殘缺的斷代史,就意味着一部殘缺的中國史。
高夢軒大笑了起來,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他回頭向他的馬弁招招手。那個遠遠地站在一邊的馬弁一過來,高夢軒就讓他去找那個留守在此的潘處長。
那馬弁一走,高夢軒對魯美倫笑道:「那咱們就去試試,為了你的中國歷史!」
魯美倫抿嘴一笑,趕緊攙着高夢軒向樓下的廊道走去。
魯美倫和高夢軒一邁出望江樓那道高高的門檻,一個身着便裝的瘦長漢子就隨高夢軒的馬弁從廊道上走來。這個瘦長漢子,叫潘文彬,前任內務總長的一個遠親,原先與李鎮公一直平起平坐,但一夜之間,卻成了李鎮公的下屬。為此,他始終沒有回過味來。
潘文彬與高夢軒、魯美倫在京城就有過幾面之緣,也算老相識了。他一向對高夢軒仰慕得緊。誰都知道高夢軒遲早會成為這屆內閣的陸軍總長——如果高夢軒能與天官重修舊好的話。
高夢軒一說到魯美倫是從為天官作傳的角度來考慮,所以才提出要採訪那個剛剛抓獲的人犯時,潘文彬毫不猶豫地一口就答應了下來。不過,他只是作了一個小小的變通,改採訪為提審,魯美倫當堂可以問任何想問的問題。
他們這段時間抓來的人,除了叫薄一冰的和偷運水雷的三個人可以定性外,被關在鎮上和這兒的其他十幾個人都沒能找到什麼有力證據。有幾個據說明早保人一來,就可以走人。這個捉蛇人與冒闢塵是一種什麼關係,誰也不大吃得準。但按常理來論,如果他們同屬亂黨,一般不會做出
同居一室這種選擇的。
潘文彬覺得從他對陸子磯瞭解掌握的情況和剛纔的現場觀察來看,感到這人無論怎樣都不像是個什麼亂黨刺客,因而他很樂意賣高夢軒這樣一個人情。
喜出望外的魯美倫,又向潘文彬提出拍照時,他又不假思索地點點頭,然後就讓人去洞中提人。
花廳與望江樓、靈屋樓之間有廊道相連,而廳樓北側臨池,池的三面廣植花木,並有假山環繞,對面池岸另有一片參天古樹,古樹巨大的樹冠將池岸遮蔽得滴水不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