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204 頁


磯,本來他想找到汝月芬,回頭再去找這個陸子磯,讓他出來作證,他從來沒有講過汝月芬是毒蛇的話,是哈松屄嘴裡噴糞。但阿德沒想到會在這兒遇見陸子磯。 「那麼冒叔叔也肯定完了!」阿德想到這裡心口如遭重撞,身子不由自主地一沉,
作者:胡蜂 / 頁數:(204 / 0)

阿德聽見楊標和他的手下一通耳語後,楊標便急急忙忙地走開了。他一動也不動地看著窗下那一方黑亮黑亮的池水,猶豫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次,最後還是一個箭步衝到窗前,翻過去,把自己一點一點地浸入水中。他游到池對面,逃進那堆假山,繞過那片林子,來到那晚他們光顧過的那條廊道。翻過廊道,不遠處就是那圈山牆,只要爬過牆頭,藏進丘林,那麼他以為自己就算得救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當他向池心悄然游去時,只聽得耳房隔壁的花廳裡一陣囉唣,只見一行人走了進來,其中還有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
他們紛紛擇座而坐。阿德正準備潛入水中離去,花廳臨池的半幅長窗帘被嘩地拉上了,忽然,滿臉憔悴的陸子磯出現在那半幅長窗裡,他被人押着走進門來。
「陸伯伯?」阿德大驚失色地看到被押進來的人正是陸子磯,本來他想找到汝月芬,回頭再去找這個陸子磯,讓他出來作證,他從來沒有講過汝月芬是毒蛇的話,是哈松屄嘴裡噴糞。但阿德沒想到會在這兒遇見陸子磯。
「那麼冒叔叔也肯定完了!」阿德想到這裡心口如遭重撞,身子不由自主地一沉,接着,他手腳不禁一亂,於是掀起兩個大水花,然後便連喝了兩口水。剩下的半幅帘子也被拉上了,阿德調整了一下手腳,一個猛子,向花廳那面臨水長窗潛去。
對岸一座巨菇形的假山孔中,有一雙眼睛猛地向掀起水花的池面看來,直到池面恢復平靜,那雙眼睛才轉向別處。
阿德頂着一張碩大的荷葉,腳踩花廳水樁,雙手攀定窗沿,透過窗隙向裡張望。這時,山門吭吭吭地開了,幾個人影從池東繞行過來,走入花廳這邊的廊道。
阿德趕緊沉入水中,雙手抱定水樁,頂着荷葉,貼在窗下。
第10八章 蛇 怨(1)
花廳臨池的一面長窗的布簾全拉上了,屋裡光線顯得越發幽暗了。
一張鋪着綠呢的大長桌上點着一盞風燈,風燈邊上赫然擺着冒闢塵的錢袋。桌後模模糊糊地坐了幾個人。
潘文彬的便裝已換作了襯衫,陸子磯從未見過有如此雪白的襯衫。要不是親眼所見,他絶對不會相信穿著這樣一件襯衫的人是一個屠夫。那個屠夫桌邊還坐著那個將軍和女人,那女人正在專心地看她面前的一個紙夾子,而其他幾個壯漢則雙手反背地站在暗處。帶他進來的人把他安置在堂屋中央的椅子了,也站在了一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忽然,那個將軍對屠夫耳語了一番,屠夫就朝那幾個壯漢揮揮手,幾個壯漢便魚貫走出屋門。這時,那個押他進來的禿頭人,居然還為他倒了一杯水。
陸子磯感激地點點頭,一仰脖全倒進了喉嚨裡。
禿頭人又篩了一杯水,遞給他,然後就站在了一邊。
一個瘦弱的書記員提着一盞燈默默地走進來,坐到屋角的一張小桌上,攤開紙筆準備記錄。陸子磯注意到他的身後有一個大書架,書架上竟然橫架着一挺嶄新的機槍,旁邊胡亂扔着的幾盤子彈帶盒,另有幾枚菠蘿狀大手雷。
那個洋腔怪調的高個女人忽然站起身來,她舉着相機,那張好看的臉上似乎露出了一個含有歉意的微笑。陸子磯雖有準備,但那鎂光燈一閃一響,還是把他嚇了一跳。這個女人的舉止神情,或者說這個女人的存在,讓他找不到審訊的感覺。
因為望江園山門外的事,他對這個將軍多少有着一種信任和好感,而此刻,這個屠夫也顯得有幾分平和。但他無法從腦海抹去剛纔在洞穴中的一幕,他懷疑這其中會不會藏着什麼詭計,但馬上便打消了這種想法。剛纔在洞穴中發生的一幕告訴他,他們如果要做什麼,無須這樣費勁的。
屋裡的空氣有幾分悶熱,但陸子磯覺得在洞中染得的一身寒氣並未褪去,他內心充滿着一股無法排遣的寒意。除了山妹子的女兒和那條靈蛇,他決定據實告訴他們自從他來到桐鎮後所發生的一切事情。他以為無須再為冒闢塵隱瞞什麼了,這對冒闢塵再也不會構成什麼傷害了,他也不想把這樣的事帶進棺材。
本來他心裡有底,他自以為他一旦把事說清楚了,他就可以離開這兒了。但洞窟中那個雙膝着地,把頭磕得咚咚直響的年輕人——那個邊磕頭邊向赤膊大漢哭叫着說,他把冒闢塵藏在了他家後院地洞裡的年輕人,尤其是那個曾經來花山頭找過冒闢塵的,被他們扔進鍋裡活活燙熟了的年輕人,使他不敢再這樣想了。
他想讓在座的這位小姐和這位將軍知道在這兒曾經發生過什麼,知道這是個怎樣的一個世道人間。走南闖北大半輩子,看人的本事還有,陸子磯認定這位小姐和這位將軍都是局外人,是好人。
潘文彬取出那只牛皮錢袋,放在桌上,清清嗓子讓陸子磯報上他的姓名、籍貫、年齡、職業來。
陸子磯話聲一落,潘文彬指指桌上的牛皮錢袋問道:「你認識這只袋子嗎?」
「這是冒闢塵的袋子,或者說應該是冒闢塵的遺物。」
陸子磯點點頭道,「我還受冒闢塵臨終囑託,把錢袋裏的那只銀鐲和玉珮轉交給一個叫阿德的孩子。」

窗外的阿德頭嗡的一聲,冒叔叔果真死了!
陸子磯一開口就說到冒闢塵,潘文彬感到一陣壓抑不住的狂喜,他沒想到陸子磯這樣痛快,這樣的合作。而那個薄一冰同他的那兩個兄弟都被燙熟了,也沒能撬開他們的嘴來。也許是水煮薄一冰把這老小子給嚇屁了。他對自己也很滿意。時尚書屋
潘文彬坐直了身子,冷冷地說道:「你在什麼時間、什麼地方見到冒闢塵的?他現如今又在哪裡?」
「在回答這些問題之前,我能提個要求嗎?」陸子磯問道。
潘文彬毫不遲疑地點了點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