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206 頁


。她輕輕地喊了一聲:「將軍!」 高夢軒猛地睜大了眼睛,長嘆一聲。 魯美倫又輕輕地喊了他一聲:「將軍!」 高夢軒看了看魯美倫,他清楚她是什麼意思。但他輕輕地搖了搖頭,轉過臉去。 魯美倫看見高夢軒的雙手似乎在
作者:胡蜂 / 頁數:(206 / 0)

在這一剎那,高夢軒滿耳都是那書記員的蘸水筆尖在紙上發出的沙沙聲,看看魯美倫、潘文彬、禿頭人和仍在奮筆疾書的書記員的面孔,他知道他們和他一樣心知肚明。他們清清楚楚冒闢塵不共戴天的仇人,就是王天官和他的堂兄王伯爵。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潘文彬向高夢軒和魯美倫微微一點頭,然後沖禿頭人一擺手,命他帶走陸子磯。
陸子磯面無懼色地站起身來,對高夢軒與魯美倫一拱手,微微一笑,掉頭向屋外走去。
屋內一片靜寂,唯有書記員翻動紙頁的聲音。
高夢軒微微地眯起了眼睛,他的眼前又出現了河堤上的一幕。那個渾身是血,五官擰作一團的青年後生,在彈雨中衝上河堤,只是為了將手中的手雷擲出去,毫不畏死。
高夢軒的眼睛漸漸地有些濕潤了。
魯美倫雙目含悲地看著離去的陸子磯,彷彿他就是故事中人。她輕輕地喊了一聲:「將軍!」
高夢軒猛地睜大了眼睛,長嘆一聲。
魯美倫又輕輕地喊了他一聲:「將軍!」
高夢軒看了看魯美倫,他清楚她是什麼意思。但他輕輕地搖了搖頭,轉過臉去。
魯美倫看見高夢軒的雙手似乎在微微地顫抖。
突然,高夢軒霍然起立,大步走到書記員面前,取下燈罩,一把抓過記錄簿,對張皇失措的書記員壓低聲音說道:「這兒什麼也沒有發生過,沒有審訊,也沒有故事會。」

高夢軒當眾引燃了那本記錄簿,並將已成火團的記錄簿扔進了一口高腳痰盂。火在痰盂中嗶嗶剝剝地一陣悶響,而後化作一縷黑煙。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禿頭人摸摸自己的腦門,推門而入,目瞪口獃地看著拍着手上灰燼的高夢軒。
高夢軒雙眉緊鎖地看了一眼禿頭人,示意他坐下。
潘文彬頽然地向椅後仰去,長嘆一聲道:「這個人本來可以不死的,但他現在必須去死!」
「一個知道真相的人就必死!嘿,陸子磯老江湖,闖蕩江湖大半輩子了,豈有不知禍從口出的道理?當年有人為此不惜掀起一場血雨腥風,一百多號人,頃刻之間都成了刀下冤鬼。」
高夢軒又環視眾人嘆道,「陸子磯已將生死置之度外,那麼在座的各位呢?」
經高夢軒這麼一提醒,他們旋即意識到冒闢塵的復仇故事,對每一個在座的人都意味着什麼。潘文彬禿頭人和書記員顯然也感到事態嚴重,一個個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
魯美倫非常內疚地看著高夢軒、潘文彬他們,不知說什麼好了。
高夢軒收起筆盒錢袋和那兩袋蛇藥,正色地對潘文彬說:「先不論由你們制定的這套遊戲規則合理與否,但他陸子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觸犯到你們的規則,他只不過是救了一個他認為應該救的人,無意中知道了一段歷史真相。如果說這也該死,那麼據我所知,這世上頭一個該死的是你們的李鎮公。好了,我要不知這件事,也就罷了。但我現在不能不管!你們可以繼續行使你們的職責,對陸子磯進行審查,對他作出一個經得起歷史檢驗的結論。時尚書屋
如果他陸子磯確實所言不虛,那麼我現在非常正式地請求潘處長,轉告李鎮公先生:我做陸子磯的保人。你們的審查一結束,我就過來辦理這個具保手續。至于在座的三位,只要記住,大家都在一條船上,能夠守口如瓶,只當從來就沒有發生過這事,就萬事大吉了。」

潘文彬站起身來,連連點頭稱是。
「謝謝潘處長今日給了我高某人一個面子,了卻了魯小姐一個心願。」
高夢軒真誠地握了握潘文彬的手,而後道,「好,我高某人先告辭了,回頭見!」
魯美倫向屋內三人點頭致意,突然變得非常害羞似地向他們擺擺手,跟着高夢軒走出。
高夢軒一跨進廊道,突然看見一領似有似無的紅飄帶從屋樑上游移而去,消失在廊道的盡頭。他立即想到他在游輪上空曾看到的相似情景,不由得暗暗稱奇。
高夢軒邊走邊沉思着對魯美倫道:「鬼呵神呵,說都是這麼說,誰見過?從前我可不信這個邪,不過,現在我真心誠意地希望生活在一個鬼神世界中。且不說這鐵肩擔道義的神,中國民間有『白天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這樣一句俗語,這就是說,有的鬼也有匡扶正義,懲惡揚善的時候。那麼,這世上如果有鬼有神,這世界便是一個清明的極樂世界!」
魯美倫莫名其妙地看著高夢軒,輓着高夢軒的手臂,款款走出這烏煙瘴氣的廊道。
潘文彬、禿頭人和書記員則坐在原位上,面面相覷,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們仨在那兒坐了半天,商量了半天,但沒有任何結果,他們找不到一個化險為夷的良策。潘文彬知道這次自己是「大意失荊州」!他覺得自己是陰溝裡翻船,竟然被一個狗屁不是的蛇醫給繞了進去。攻守同盟是對的,可一旦東窗事發,他高夢軒功高蓋世,那洋小姐有洋人身份這樣一張鐵券,這兩個人最終都會太平無事的,只有他和他的禿驢,還有那個一臉倒霉德性的書記員,是在劫難逃了。
潘文彬心慌氣短地走出大廳,他突然一下子看到耳房門口站着李鎮公的一個形影不離的貼身親信,不禁臉色大變。他一臉怒容地看著那個站在樓道口的部下,恨不得撕了對方,他再三關照李鎮公一回來,就向他通報。那人一臉無辜地走過來,對他低聲道:「李先生一聽說潘先生在提審犯人,就說不要驚動你們。」

潘文彬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
阿德滿臉是淚地將自己熱烘烘的腦袋沒入水中,恍恍惚惚地向花池對面潛去。他無法走出陸子磯講的這個新版的冒闢塵的故事。從陸子磯一開口,始終處在極度震驚之中的他,這時已心智大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