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207 頁


條廊道是不可能的了。他從荷葉下慢慢向連接望江樓花廳和靈屋樓的那條長廊看去,長廊從樓群後一折一跳向一道依山壁而築的爬山廊奔去。 現在只有翻過望江樓後面的牆,去漁園,再瞅空子,翻過漁園河沿的牆,然後下河,順水游到明月
作者:胡蜂 / 頁數:(207 / 0)

阿德如蛙似地伏在池岸上,一邊慢慢地爬行,一邊向那堆黑糊糊的假山探視。忽然一隊巡邏士兵走下廊道,繞道向這兒走來,他又慌忙折回水裡,藏進荷葉叢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個黑糊糊的人影從假山後晃出來,看看水面,看看那隊巡邏士兵,便又退了回去。楊標這時突然從耳房的窗裡探出頭來,靜靜地掃視着水面。
阿德摀住撲通撲通亂跳一氣的心口,將自己縮得更小了。方纔他唯一的一個念頭,就是在那一船人中,將與冒叔叔有血海深仇的那位大亨找出來,用牛拖着打場的石碾子碾碎這個人的每一個骨節。但此刻,他只是想著如何從這兒逃出去。而從這兒上岸回到那次他和阿鐘金山光顧過的那條廊道是不可能的了。時尚書屋
他從荷葉下慢慢向連接望江樓花廳和靈屋樓的那條長廊看去,長廊從樓群後一折一跳向一道依山壁而築的爬山廊奔去。
現在只有翻過望江樓後面的牆,去漁園,再瞅空子,翻過漁園河沿的牆,然後下河,順水游到明月灣,即可脫身。
一見楊標的腦袋縮回去,阿德立即悄然向斜對面巡邏士兵來的方向游去。
李鎮公交叉着雙臂站在靈屋樓的辦公室窗前,神色冷峻地看著下面毗鄰花廳的花池,看著那一池被風吹得前仰後合的荷葉荷花。
桌上放著一封他親自寫下的王伯爵被炸身亡的報告,旁邊還攤着幾張公文紙,抬頭是:「關於高夢軒私通亂黨的報告」。
李鎮公沉思片刻,走到辦公桌前坐了下來。他燃着半支雪茄,但連抽幾口之後又掐了。
他必須這麼做,唯有這樣一個驚天大案,才能一勞永逸地擺脫他在桐鎮的失敗和隨之而來的屈辱。王伯爵的死,將使天官一股大火直衝南天門,他李鎮公絶對會因此成了天官桐鎮之行的笫一個犧牲品。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昨夜,他已宰了那兩個將水雷偷運到施家祠堂的年輕人,但冒闢塵的那個同黨薄一冰更是銅澆鐵鑄,索性沒有一個字口供,他把所有人都蔑視完了。在這樣的亂黨面前,他李鎮公威風掃地,他這才知道什麼叫做「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凡大刑伺候過的人,當堂不招,一般而言,底下也就沒什麼戲唱了。溫火煮鱉,雖說有時也能摧毀對方的意志,令其精神垮壩,但如今是十萬火急,火燒眉毛,他李鎮公沒有時間。這薄一冰不招,他清楚這就算沒轍了,就是閻羅王來審也沒轍。可以說,在他去寶塔街之前,他覺得他已無計可施了,因而他讓老潘把這賊■做了。時尚書屋
原本他對立時三刻就能抓捕陸子磯,不存一點希望,可是喜從天降,這個陸子磯居然鬼使神差,送上門來。但現如今,這個陸子磯卻成了壓死他的最後一根稻草。不但沒有改變他李鎮公的處境,反而將一個三十多年前的驚天大案之謎,捅到天上。他再如何自救脫身?
他李鎮公的前任,因辦事不力,僅僅是辦事不力,便被一怒之下的天官當場射殺在他的榻下。事後天官雖有悔意,撥重金作為撫卹,但人都死了,要銀子有屁用!而出在他身上的這些個事,豈是一句「辦事不力」就能概括得了的?他要不在桐鎮,就是死一千個一萬個王伯爵也跟他沒有關係,但他卻是提前出京,在這已經勾留了這樣長的時日。哼,這個該死的伯爵!
「得罪了!」李鎮公對高夢軒的名字長長地吹了一口氣。
他對高夢軒這位常勝將軍既無好感,也無惡感。在他看來,除了他自己,除了天官和內務總長和那些事關他榮辱生死的人,其他的人都不是人,包括他的妻子同事,都只是一個符號,而他一出道便輕視這世上的任何符號。他只為自己活着,他的父母妻子兒女、兄弟姐妹、親親慼慼都只是因為他的存在而存在。而這個高夢軒雖說絶非因他的存在而存在,但也絶對是一個符號。時尚書屋
高夢軒被褫奪了兵權,委以虛職,將相失和,為天下人所知。因而他高夢軒勾結亂黨,企圖東山再起,於情於理都能說通,因而他李鎮公雖無鐵證,但也能立於不敗之地。
世人常常相信他們願意相信的東西,這一點古今中外毫無例外。對天官而言,他李鎮公只要暗示,高夢軒攜魯美倫私會亂黨並對三十年前司空坊的那場大火和刺客冒闢塵瞭解的程度,就足矣!
天官好孌女童,在他李鎮公看來,這只是不登大雅之堂而已,絶對不到十惡不赦的程度。《隋唐演義》中的那位麻叔謀還蒸食幼嬰呢!這世上哪一個大人物沒有一點有異於常人的癖好!不過,在這一點上,高夢軒絶不會像他李鎮公那樣去想,尤其是司空坊滅門案。據他對高夢軒的瞭解,高夢軒必將從此與天官徹底決裂,並且極有可能會振臂一呼,挑動黃河天下反。但在這件事上,比高夢軒更加危險的卻是那位美國小姐,她將會使天官及他的政府乃至于整個國家在全世界面前丟人出醜,因而他必須在報告中特別加以強調才是。時尚書屋
李鎮公想來想去,覺得于公于私,他李鎮公都應當除掉這個高夢軒。
「開始吧!」他掏出懷錶一看,拖過公文紙,對自己說道。
李鎮公封好兩份報告,大步走出辦公室,對門口的楊標道:「急件,立即呈報天官!然後再請王鎮長到我這兒來一下。」

楊標應一聲,轉身就走。
阿德一上岸,沿著廊道內側的牆基,向望江樓那邊哈腰逃去。但他順牆跑一截後,便見廊道與園牆之間有一片他無法通過的開闊地。那兒有一對掮長槍的士兵,相互面對,來迴游動。遠處園牆的那一扇月洞門大敞着,門邊竟也站着一名哨兵。時尚書屋
阿德連忙退了回來,猶豫片刻,他向天爺祈禱着,便向那道依山壁而築的爬山廊奔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