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208 頁


來有個叫冒淮的人時,他不覺心頭一悶,此後便斷斷續續地有了一陣又一陣的心悸。 冒淮,是當年司空坊司宅一個家人的名字,他曾與這個名叫冒淮的家人有過多次交道,這是一個非常精明能幹的僕人。李鎮公不會脫脫空空地向他打問一個死掉
作者:胡蜂 / 頁數:(208 / 0)

忽然,遠處一孔門樓後傳來了一聲輕輕的咳嗽,那兒有喑哨!這時,阿德又絶望地發現爬山廊的高頭,也有一對身姿筆立的崗哨。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的冷汗出來了。
正當他滿身大汗六神無主之時,只見一個人影穿過一孔門樓,走出廊道,向他踱來。阿德轉臉回身一看,只見身後有一棵獨立於廊下一盞燈籠光照之外的楓楊樹。他立即躥過去,如壁虎般地手腳並用奮力向上攀去。
幾片樹葉輕盈地旋轉着向四處飄蕩開去。隨着落葉下去的還有從阿德衣褲上滴下去的水滴。
那人的身影在青磚地上一聳一聳,或長或短地移過來時,阿德隱入樹冠,透過繁盛的枝葉,一下認出那個走過來的人:王鎮長!
王興國離開靈屋樓,一走在通往蘭芝堂的道上,便突然感到一陣心驚肉跳,這是他過去從未體驗過的一種感覺。
李鎮公剛纔問他,是否知道桐鎮原來有個叫冒淮的人時,他不覺心頭一悶,此後便斷斷續續地有了一陣又一陣的心悸。
冒淮,是當年司空坊司宅一個家人的名字,他曾與這個名叫冒淮的家人有過多次交道,這是一個非常精明能幹的僕人。李鎮公不會脫脫空空地向他打問一個死掉了的僕人的,看來這個冒淮很可能仍舊活在人世。
李鎮公剛纔感嘆,司空坊滅門案的策劃者確實也算是一個心狠手辣之人。這一點,他李鎮公倒是沒能看出來。但至于司空坊滅門案的原因,李鎮公沒說,他也沒問。但更令他吃驚的是,李鎮公說,那個牛郎中冒闢塵竟是司空家後人,刺殺天官竟與復仇有關!於是他一下子聯想到了王伯爵最近的反常。時尚書屋
染坊案發後,伯爵驚恐萬狀,極為失態,而在此前,他在漁園兩次撞見過了查阿鐮。昨夜他接報染坊血案時,已隱隱感到查阿鐮之死,應與伯爵有些瓜葛。但如此看來,王伯爵或者說王府,與司空坊滅門案確如民間傳言有着某些不為世人所知的關聯。看來陸子磯不是那只錢袋的主人,這也可以確定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過,李鎮公說,陸子磯是冒闢塵的同黨,而且還馴化了一條大蛇相助,他覺得這事說得也有點玄了!但王興國現在對陸子磯已經完全沒有了興趣,他只關心天官王伯爵和三十多年前的那把大火。他覺得這世界是完全亂了套了。
黑沉沉的天空中不時傳出的一聲聲悶雷,不時地將半拉天空都泛白的閃電,使王興國生出一種強烈的恐慌。
「娘舅!」張阿二一下從暗中冒了出來。他和他的手下居然沒能通過東門,李鎮公的人六親不認,說沒有李鎮公的手令,誰也不能進出東門。張阿二氣急敗壞地趕了回來,告訴老娘舅,應當要同李鎮公交涉一下了,無論如何這桐鎮總是王伯爵的地盤吧!他趕到蘭芝堂,一聽說王興國到望江園來了,便又馬不停蹄地奔望江園來了。
王興國突然看見一領似有似無的紅飄帶從前面的桂花林中輕飄飄地一掠而過,然後又倏然而逝。他打了個寒戰,止住剛要張口說話的張阿二問道:「聽說過漁園有不乾淨的東西沒,狐呵什麼的?」
張阿二擺擺頭,托一把步履有點踉蹌的王興國。突然,他覺得頭髮微微一緊,隨即心一抽,背一涼。他本能地回頭一看,可後面什麼人也沒有。但他卻覺得未能卸下頭上的壓力,於是,他頭一掙,擺脫了這股小到可以忽略不計的壓力,可他身上的汗毛全直直地紮了起來。時尚書屋
「回頭真的要請靈山寺的人要來作一作了,真的要作一作了!」王興國長嘆一聲。
李鎮公送走王興國,便反身下樓,走過樹木扶疏的內庭院甬道,步入靈屋洞。
王興國對當年司空坊大火及王府是否介入這事,知之甚少,或者乾脆是一無所知。也許他不願涉及,但王興國說到冒闢塵的連環殺人案,還是能解釋和印證他對冒闢塵所存的疑點和想法,同時也足以證明陸子磯剛纔面對高夢軒、魯美倫和潘文彬他們所說的司空坊大火和冒闢塵身世的真實性。其實,對此他一開始就不懷疑。但是,陸子磯說他在桑樹坪偶然撞上冒闢塵,那純粹是扯他娘的大蛋,哄娃哩!
洞壁那兒的柵欄裡只剩下陸子磯了。李鎮公步下石級,朝他看去時,發現陸子磯竟然睡着了。不用說,這是一個非常難剃的頭。王興國請這個蛇醫來漁園時,他遠遠地看過兩眼,施朝安也說,他還算一個良民。時尚書屋
因而他對陸子磯並未十分在意。
突然,李鎮公心尖一動,這賊人該不會以蛇開道,而後趁機到漁園踩踩點?他沒到桐鎮之前,怎麼就沒有如此之多的毒蛇禍害人的事發生呢?難道這僅僅是個巧合?
李鎮公皺皺眉頭,直接走向那一方柵欄。
這個壯實而又有幾分英武的漢子,此刻看起來又臟又累,但仍然蓄有一身的威勢。一望便知,對這樣一個人用刑,是很難奏效的。不過,他現在前可進,後可退。有高夢軒在前搪着,他猶如服下了一枚定心丸。時尚書屋
他太瞭解天官了,天官的反應,盡在他掌握之中。陸子磯有口供,那是燒了高香了,如若沒有,也無甚要緊。
他剛纔已將陸子磯的名字連同姓薄的一齊從名單上划去了。
高夢軒不知天高地厚,竟然要出手援救,嘿!他李鎮公此刻準備同一個死人對話,就是說,他在審訊一個已被註銷了的活死人。可能的話,他現在只是想印證一下他的推理能力。
當李鎮公在桑樹坪看到有些人與王大毛是一樣的死法時,他更加確認自己對陸子磯的懷疑是對的。剛纔在回來的路上,他覺得所謂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