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209 頁


條蛇,咬起人來像頭獅子,像頭熊,還不怪胎! 李鎮公走到柵欄前的一張桌後坐下,默默地逼視着已經睜開眼睛的陸子磯。 陸子磯被帶到了他的面前。李鎮公仍用那種目光看了他好一會兒,才冷冷地喝問道:「不准備說點什麼?譬如你們
作者:胡蜂 / 頁數:(209 / 0)

怪獸,同冒闢塵沒有關係,它就是被陸子磯操練得跟條獵狗似的一條大蛇,他能馴化一條助他出攤的蟒蛇,為什麼就不能再馴化一條在他作案時為他助攻的大蛇呢?冒闢塵在哪裡,那怪胎大蛇就出現在哪裡,那麼他陸子磯呢,為何也出現在附近呢?冒闢塵和陸子磯就是一對聯襠兄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現在甚至懷疑桐鎮如此眾多的人飲用三潭水中毒而亡,也是陸子磯投的毒。此刻他認為,這個與蛇毒打了幾十年交道的陸子磯是個投毒老手。想必作案前,這個蛇醫常常引蛇出洞,通過毒蛇或者他自己用毒,先放翻對方,而後再與冒闢塵聯袂出手。
李鎮公此時除了亟待搞到陸子磯的兄弟會同黨名單和下一步計劃外,還十分渴望能夠從陸子磯嘴裡聽到那條怪胎大蛇的下落。楊標竟還對怪胎的說法,不買賬。怎麼不怪胎?一條蛇,咬起人來像頭獅子,像頭熊,還不怪胎!
李鎮公走到柵欄前的一張桌後坐下,默默地逼視着已經睜開眼睛的陸子磯。
陸子磯被帶到了他的面前。李鎮公仍用那種目光看了他好一會兒,才冷冷地喝問道:「不准備說點什麼?譬如你們在桐鎮還有誰,準備再幹點什麼?」
於是陸子磯便一五一十地又向李鎮公如實地作了交代。可是他說著說著,發現在李鎮公鷹隼似的目光下,自己在面對著高夢軒、魯美倫和潘文彬時的那種自信,在一點一點地消失。明明說的是真事,但口氣卻顯得假模假樣的。不過,他覺得他還能證明自己只是一個蛇醫,不論眼前這個人想把他陸子磯怎麼樣,不是他的事就不是!他不想扯上同自己無關的那些事情,幹嗎要討頂亂黨的帽子戴戴!他以為最最具有說服力的證據是:這些日子我在做什麼?有十七廿八個人可為人證,他甚至提到了擺渡過江的老船工。時尚書屋
再說,既然自己是冒闢塵一黨,幹嗎還要再回到花山頭束手就擒?
但陸子磯發現在李鎮公這兒怎麼說都不通,他居然無法在這個人面前證明自己是誰。
「你這幾天在做什麼,只能證明你這幾天在做什麼,卻不能證明你從前和下面要幹什麼。你之所以還回桐鎮,因為你心存僥倖,你自以為你的身份,神不知鬼不覺,因為你知道事情的結果,所以你又潛回桐鎮,以準備下一次行動。」
李鎮公毫無表情地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瘋子,完全是個瘋子!」陸子磯冷笑道。他對說明自己已經不再指望了。
「原先,我很自負,以為這世上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瞞得了我。哼,一個蛇醫,半個獸醫,絶配!說實在的,冒闢塵多少還露出了些馬腳。一個卑微的劁豬郎,決無駕馭一個財色雙絶、出身顯赫的世家女子的本領,這是他唯一的一點可疑之處。當然,僅憑這一點,我還無法確認。時尚書屋
所以,他才能得以脫身。至於你,我眼拙。在你假托捉蛇採藥離開桐鎮之前,我還真把你當作一個不折不扣的蛇醫。」

「我陸子磯是不是蛇醫,你說了不算!」陸子磯揚起頭來,他豁出去了。這會兒,他感到他的氣粗了,腰也直了。
李鎮公的手下這會兒感到,他們的頭不像是在進行一場審訊,而像是兩個人在鬥氣了。
「蛇醫?蛇醫,蛇醫也是醫,是個醫,便應有懸壺濟世的一點德行。怎麼做得出縱蛇殺人、在三潭投毒這種卑鄙無恥的勾當!王府固然要喝水,喝三潭的水,但桐鎮有多少人在喝三潭的水?一下子死了多少人,你知道嗎?還『四海之內皆兄弟』呢,真正塗炭生靈!那些死去的無辜者,還有被你們養下的蛇,在桑樹坪水中撲殺的那些人,中毒癥狀和那個王大毛完全一樣。這世上沒有什麼毒掌,王大毛中的是你手掌中所攜之毒。這是不是也能證明點什麼?」李鎮公不動聲色地說道。時尚書屋
李鎮公手插褲兜,身子探詢似地微微前傾着,不看他那一對令人感到森森然的眼睛,這會兒看起來他倒像個中規中矩的閒人。
「那麼捉魚人岳炳生中毒身亡,又該如何解釋!」陸子磯突然想起施朝安說到這個捉魚人的死,還了他一個清白的話來。他覺得他似乎找到了一個突破口了。
李鎮公冷笑一聲道:「這個倒霉的捉魚人,只是你想洗清自己,最後脫身的一個犧牲品而已!」
陸子磯覺得自己也要瘋了!
「你應當說清楚王大毛中毒的事,這是個結,這個結解開了,那麼我當重新對你作出評判。你說吧!」李鎮公仍然不動聲色地說道。
有關王大毛,陸子磯已經不打算再作什麼解釋了。那個女孩的事,他在回桐鎮的路上,在他下塔之前早已鐵心秘而不宣。他不知道他和冒闢塵有關這個女孩的一番話是否被那兩個登塔的孩子聽了去,但要他主動出賣這個女孩,那是萬萬不能。她的牙雖有毒而心卻無毒。時尚書屋
這會兒,他為了苟活,不分青紅皂白交出這個女孩,那他陸子磯還有什麼臉活在這個世上!如果因為王大毛,他們想把他怎麼著就怎麼著吧!但三潭投毒之類的說法,純粹是放他娘的狗臭屁!
陸子磯清清嗓子,異常肯定地告訴李鎮公,桐鎮人用三潭水而中毒之時,他正在追蹤一條大蛇。
「你的過人之處就在於此。我想在許多事上,你都會有不在現場的證據,這正是你還敢回花山頭的原因。我也沒說是你親手在三潭投毒,但是都一樣。順便問一句,你的那條被你馴化、為你所用、助你行兇作惡的大蛇,如今在哪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