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21 頁


沒有睡着的人,都感覺到身上那份無形的重壓被撤下。教舍裡有一陣輕浮的窸窸窣窣的聲響。 一個兩個三個……小腦袋從桌上抬起來,像荒原鼠一樣張目四顧。 哈松悄然離座,老一套,哈着腰沿教舍四壁狂奔一圈,坐回去。稍息,又
作者:胡蜂 / 頁數:(21 / 0)

結果是屁也沒有,阿鐘詛咒發誓講他親眼目睹,但這還是讓阿德很失望。不過,阿鐘在下樓時從三樓滾到了二樓,胳膊摔脫了臼,印證了誰見了紅誰倒霉這句話。但就是這樣,第2日每堂課一下,還是有成群結隊的人賊頭賊腦地上了三樓。當然,他們什麼也沒看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決定不把他剛纔看到的東西說出去,不管是真看到還是假看到。他誰也不說。後來,阿德很堅定地對自己說,就是汝月芬的紅衫晃的!他決定徹底忘記這件事情。
女施先生正正眼鏡,理理鬢髮,鷹隼似的眼睛掃視一周。然後躡手躡腳地下講台,走出門去。她的腳步聲由輕而重地消失在長長的廊檐盡頭,阿德早就發現女施先生几乎天天如此。
沒有睡着的人,都感覺到身上那份無形的重壓被撤下。教舍裡有一陣輕浮的窸窸窣窣的聲響。
一個兩個三個……小腦袋從桌上抬起來,像荒原鼠一樣張目四顧。
哈松悄然離座,老一套,哈着腰沿教舍四壁狂奔一圈,坐回去。稍息,又出行狂奔一圈。這殺胚在學堂裡拽得要命,他蚌殼弄的小弟兄全在這兒唸書。除了動不動就哭嘰嘰哭嘰嘰的阿鐘,阿德的哥們一個也沒在這。時尚書屋
不過,除了那次課桌上的留言,這哈松倒是也沒把他怎麼樣過。
「鐺……」
校工伯伯的搖鈴聲,由遠及近。校園裡轟的一聲,又跟炸了窩似的。每回都這樣。
教舍裡那一片睡眼惺忪的眼睛,多半是女生的。阿德神氣十足地看一眼汝月芬,她依然保持剛纔的姿勢,還睡着。他覺得她特別犯困,像睡不醒似的。
「嗨,醒醒,要吃晚飯了!」哈松到東到西,粗聲大氣地拍打幾個還在夢中的女生。他又走到汝月芬桌前,長臉上滿是笑意。阿德很擔心哈松的爪子,再去拍打汝月芬。但她不待哈松觸手,自己醒來了。時尚書屋
阿德鬆了口氣,雙手撐兩桌,蕩空着站起來。她一臉倦意,比沒睡前更加疲乏。
哈松對汝月芬齜牙一笑,走開了,悠然自得地張望着,忽然他的眼裡飄過一絲捕獵者見到獵物時的驚喜。
哈松大步走到仍然酣睡的林立生面前,猛地向前一拖課桌。轟隆一聲,林立生當即一頭觸地,跌翻過去。那幾本香煙殼子訂成的作業本隨之嘩啦一聲散在講台四周。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先生來咧!」有人在門外一聲尖叫,男男女女便紛紛奪門而入,林立生的作業本在眾多匆忙慌亂的腳下碎作一團。
林立生撫着額上一個大青塊,爬起身捧着本子,發出碎碎的啜泣聲。
哈松狂笑着閃到阿德跟前,欲往自己座位奔去。
阿德想都不想,雙手再撐課桌,騰空而起,將哈松踹出去。哈松連滾帶爬嘭的一聲,撞在講台上。
汝月芬在座位上一聲驚叫。
哈松當時像條漢子似的,拍拍身上的灰,硬撐着走到他面前。他盯着阿德的眼睛,從牙縫裡擠出倆字:「有種!」
對哈松可能作出的反應,阿德雖然心裡早有防備,但哈松那種眼神,讓他不由得心頭一凜。
女施先生面孔微紅,嬌喘吁吁地走進門,一見林立生課桌斜橫,一地狼藉,再看默然落淚的林立生,便厲聲問道:「怎麼回事?」
幾個女生七嘴八舌地把剛纔發生的事學了一遍,但誰也沒提阿德。
「哈松同學,到走廊裡站着去!」女施先生吩咐道。
已經回到座位上的哈松吃力地站起來,一瘸一拐地在一片哄笑中走出門外。他臨出門,又毒毒地瞥了阿德一眼。阿德心頭又是一凜。
哈松先前動不動鞠一躬,逼仄嗓門,拿出一副娘娘腔叫聲:「卞德青!」早讓阿德身上有了一股子煙火氣。但入學堂前,同爹一塊兒在錢莊裡做事的賬房先生,他的兒子與人毆鬥失手戳瞎人一眼,賬房先生夫妻先後投井身亡的事一出,爹有言在先,如阿德往後再與什麼人動手,就將他剝皮抽筋。因而,他一直忍氣吞聲。雖然小衝突時有發生,但都沒有動手動腳。時尚書屋
哈松這一眼,意味着這兩年他完全白忍了,他的好日子也就此結束,甚至什麼時候連去蚌殼弄口頭那爿醬油店買買醬油醋,也將成為凶險之旅。
阿德突然有點愁腸百結。
爹中午在錢莊用飯,從不回家。看見阿德一臉新鮮血痕,娘緊皺着眉頭把飯菜端上桌來。阿德執意不說都發生了些什麼事,娘也不問。娘從來就這樣,啥事都放在飯後處置。時尚書屋
阿德闖禍了,娘總關照爹:「吃過飯,把這小赤佬給我拾掇拾掇。」
這一套是從老外公那兒來的,飯前如何如何,吃進去都不長肉的。
「那他媽的,這頓飯吃得怎樣提心吊膽就不管了哇!」阿德曾撩開帳子問外公。
「是那個羊行老闆的兒子!」娘見阿德放筷就問。她一直記不住哈松的名字,但她知道哈松是誰的兒子。阿德說過班上數哈松最痞。
阿德仰起一張被劃破的臉點點頭。
阿德很清楚他和哈松的事沒完。從昨天下午到今兒早上,在路上時,他每一根神經都很緊張,但什麼事都沒出。可在剛纔放學的路上,哈松就在新馬路口等着他呢。
阿德待哈松迎上來,對他當胸一拳,他這才上手,兩手絞緊哈松的胸襟,狠命地往牆上推去。但不料哈松竟騰出一隻爪子撓破了他的臉。阿德鬆開哈松,一抹臉,一看一手血。
「這他媽的也太娘們了!」阿德的眼裡透出火來了。沒交手時,他以為自己還不一定打得過哈松,哈松很快。不過,他並不怯,他覺得只要自己不被哈松壓在地上,就成。但他因極端鄙視哈松這種行為而勇氣大增。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