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210 頁


起來。 陸子磯怒道:他再也不想解釋李鎮公因大蛇而對他的指控了。還是那句話,說也沒用。這陽世有李鎮公這樣自以為是的人,是陰間有諸多的冤魂的重要原因之一。 陸子磯的這話,招來了李鎮公一陣怪梟似的低笑。 突然,李鎮
作者:胡蜂 / 頁數:(210 / 0)

陸子磯明白李鎮公所指的那條大蛇是怎麼回事。他們居然把靈蛇視作他的另一條白頭蟒了。他之所以在高夢軒他們面前不肯說及靈蛇之事,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可以去死,但靈蛇不可以,因為它是這世界上唯一碩果僅存的蛇種,關鍵還是,人類先招它、惹它了。在這之前,在桐鎮和黑龍潭,它沒有濫殺的記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麼,有關山妹子的女兒之事,他們是否會從那兩個登塔的孩子口中知道了些什麼?如果這樣,山妹子的女兒恐怕已為世人所知。如果真是這樣,那麼他陸子磯一生一世最對不住的人,恐怕算是這剛剛死了男人和父親的山妹子母女二人了。
想到這兒,陸子磯不禁心痛了起來。
陸子磯怒道:他再也不想解釋李鎮公因大蛇而對他的指控了。還是那句話,說也沒用。這陽世有李鎮公這樣自以為是的人,是陰間有諸多的冤魂的重要原因之一。
陸子磯的這話,招來了李鎮公一陣怪梟似的低笑。
突然,李鎮公的笑聲戛然而止。他聲色俱厲地問道:「談正事吧,我現在只想知道,你回桐鎮的目的何在?你的同黨又在哪裡?」
李鎮公的笑聲和說話腔調,使陸子磯額頭青筋暴起,大為惱怒。他知道再說什麼,屁也不頂。他雙眉倒豎,豹眼環睜地怒聲道:「我已經兩次告訴你了,我只是將冒闢塵帶回了桐鎮,我就幹了這個!這和亂黨沒有一點幹系。好了,從這會兒起,我不會再回你一個字。時尚書屋
你有什麼招,全使出來,我擱這候着!」
這話一完,陸子磯決定從此緘口不言。
李鎮公沉默了,他直視着陸子磯尋釁的目光,緩緩地離開桌子,向一邊走去,但他又猛地轉過身來對陸子磯說:「請你記住,我李鎮公辦案不是一日兩日,什麼樣的鳥我都見過!今天,你就是座石像,我也要你開口!」
李鎮公一擺手,兩個大漢就擰着陸子磯,將他帶到吊架下。
「羞死你先人!吃這碗飯的全是你他娘的這麼滿嘴胡攪?」陸子磯對李鎮公滿含譏笑地唾罵道。
李鎮公一愣,他從未遭遇過這樣非常民間的喝罵。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兩個大漢還沒等他下令,就已經對陸子磯上手了。
一盞盞噴着「王府」兩個殷紅大字的燈籠,順着這廊道如火龍般一路翻滾,直奔漁園,而漁園裡高低樓閣也同樣大紅燈籠高掛,星星點點,閃爍不定,宛如天女散花。
張阿二興沖沖地出花廳門,順着廊道向靈屋洞走來。王興國讓他依舊回望江園,聽從李鎮公的人調遣。一聽說李鎮公在靈屋洞對陸子磯用刑,他就不顧一切地趕過來,準備到洞裡看看熱閙。
突然,只見前面大樹樹身一顫,樹葉紛紛揚揚如雨,從天而落。
「咦!」張阿二跨出廊道,站在樹下,抬頭望望,再往下看看,看著這一地的落葉,一地的水,他的臉上眼中透出了迷惑不解的神情。他再次抬臉向上望去,但還是什麼也沒有看見,於是便頭也不回地向通往靈屋洞的那孔門樓急急走去。
汝月芬一臉淚水地從床上坐了起來,她發了半天的愣,看看鼻息均勻的萬先生,拖過自己的紅衣裙,動作僵直地將衣裙穿在了身上,而後下床,在房間摸來摸去。她一摸到門把手,就拉開門,走了出去。
汝月芬悄然地在空無一人的樓道里穿行,然後下樓出門。一陣陣烈風,揚起了她滿頭的烏髮和紅裙。她一邊無聲無息地哭着,一邊磕磕碰碰地走在通向望江園的小路上。
從她躺下去之後,她的眼淚就沒有停過。她頭上的那片天塌了。
她在漁園廊橋所經歷的那一切,是她所有噩夢中最恐怖的的噩夢。她竭力掙扎着從這個噩夢中逃出來,但又拚命地掙扎着不讓自己醒來。然而,爹已經沒了,她再不能失去娘了。她知道娘在哪裡,她要救娘。時尚書屋
一路上不時有人向這個淚如雨下的女孩詢問,但她卻一聲不出地向前徑直走去。
「人來了嗎?」李鎮公見到張阿二下到洞裡,瞥了他一眼,問道。
「馬上,就在後頭!」張阿二臉上堆滿了笑。
這兒他來過好幾次了,但從未見過李鎮公他們對人用刑的場面。這一回,他鐵了心地想領教領教,見識見識。一瞅李鎮公沒有說什麼,張阿二便趕緊定定地站在李鎮公的身後,大氣不出地看起來了。
灶邊的那幾具被煮熟的支離破碎的屍體,讓張阿二半日沒喘過氣來。與李鎮公他們比,他和王大毛阮老三捆個人,弔個人,再用竹杠敲個人,簡直是個屁!平日把人踢幾腳,摑幾記耳光,連小打小閙也算不上。他娘的,到底是京城內務府的,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這兒的人,張阿二多半都很熟。看到他們收拾陸子磯,他來勁極了。有人一看他手癢難熬的樣子,就喊他上去搭把手。張阿二看看李鎮公,李鎮公什麼也沒說地向他別別腦袋。時尚書屋
「好嘞!」張阿二興奮地大叫一聲,便跑過去了。
李鎮公意識到這個陸子磯與薄一冰一樣,再怎麼弄都沒有用了,便任憑手下人和張阿二瞎造了。他站得筆直地看著那個面目全非的陸子磯,默默地抽着煙捲。
不一會兒,滿眼放光的張阿二就放開膽子,同李鎮公的手下一起幹起來了。
一個大漢用馬尾捅進了陸子磯的尿道,刺穿了他的膀胱。
張阿二直着嗓子尖叫着,揮舞着那根燒得白亮的鐵釺在陸子磯的臉上划來划去。當他的鐵釺停留在陸子磯的眼瞼下時,他看了一眼李鎮公,李鎮公微微一笑,張阿二臉上的肌肉跳便成一片,他怪叫一聲,將鐵釺直通通地戳進了陸子磯的眼睛。
陸子磯發出了一聲猶如霹靂般的吼叫,而後當即昏死了過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