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212 頁


絲無奈和惋惜,高夢軒知道魯美倫也完了。 漢斯醫生指指那兩具覆蓋着被單,躺在擔架上等着被抬走的屍體,用德語告訴高夢軒說,他們都是中毒身亡! 「中毒?」高夢軒全身一抖,雙目噴火地掃視着堂屋外面的那些天官的侍衛和漁園的
作者:胡蜂 / 頁數:(212 / 0)

門外的走廊裡突然傳來了一陣慌亂的腳步聲,有人高喊道:「快,快請醫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魯美倫擱下筆,想出門看看,可她還未起立,便感到那一陣疼痛又來了,但這會兒的疼痛卻帶著一種尖利,猶如有一鈎剪,突然攮入體內後,又向外一拖。
魯美倫低吟一聲,連人帶椅地倒了下去。
四條大漢抬着兩具屍體從高夢軒面前快步通過。高夢軒一個箭步衝進這幢樓裡臨時被改作搶救室的堂屋。
魯美倫赤裸的胸脯騰起一片黑霧,黑霧漫過她的脖子漸漸地向臉部推去。突然她的面孔扭曲成一團,全身如遭到電擊般地開始劇烈地抽搐。
看到那個戴着夾鼻眼鏡的漢斯醫生湖藍色的眼睛中掠過一絲無奈和惋惜,高夢軒知道魯美倫也完了。
漢斯醫生指指那兩具覆蓋着被單,躺在擔架上等着被抬走的屍體,用德語告訴高夢軒說,他們都是中毒身亡!
「中毒?」高夢軒全身一抖,雙目噴火地掃視着堂屋外面的那些天官的侍衛和漁園的家人。忽然,他反身衝出搶救室,奔進自己的房間,從抽屜中一把抓出冒闢塵的筆盒,又奔回搶救室。
那幾絲形同須舌從蛇首花苞裡向前引伸的花蕊,在高夢軒手中抖抖顫顫,猶如活物。
「這是什麼?」漢斯醫生指着金龍草用德語問高夢軒。
高夢軒一言未發地看著停止了抽搐,已經滿面漆黑、氣若游絲的魯美倫,立即將金龍草填入口中細細嚼碎。金龍草入口,高夢軒覺得滿口生香,如沐三春,那異香令他一陣暈眩。驀地,一股清氣迅速貫徹他的五臟六腑。
高夢軒渾身精神不覺為之一振,連忙將金龍草連汁帶渣地喂入魯美倫口中。
「這是什麼?」漢斯醫生看著剛剛闖進門來站在他身邊的王四海,用夾生的漢語問道。
這位漁園總管眼中飄過一絲令人不易察覺的陰影,他看著臉上霎時滲出一層薄汗的魯美倫,煩躁地擺了擺他那肥大的腦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還有兩位中午同魯美倫小姐一桌進餐的人也在搶救。」
從省上請來的謝醫生向王四海通報道,他是因三潭水毒案而來到桐鎮的,他說,「這些人的中毒癥狀與那些飲用三潭水中毒身亡的人不差毫釐。」

「真該死,這是怎麼搞的!」王四海向臉色青白神情冷峻的高夢軒迅速地瞥了一眼,咕噥道。
一直在半邊天忽閃着的閃電,突然又刷的一聲撕裂了整個天空。
「阿……德……」
汝月芬仰起臉來,泣不成聲地說道,「我爹……死了,我娘被他們捉……捉……到這兒……我……她們說……我……」

阿德摀住了汝月芬的嘴,緊緊地將她摟在懷裡。她無須為她自己作任何申辯解釋。剛纔他還想從陸老伯嘴裡討句話——汝月芬是人,還是蛇,但現在什麼都無所謂了,如今這世界上已經沒有一種東西能將他從她身邊帶走了。眼前這個被污濁的髒水澆了一身的人兒,就是他的汝月芬!即令全世界的髒水都澆在她的身上,她還是他的汝月芬!
阿德咬牙切齒地告訴汝月芬,他潑出命,也要救下她的娘來。
「走!」阿德拖着渾身顫抖的汝月芬,重返那棵楓楊樹下。
阿德汝月芬一前一後地爬上了半倚在廊屋沿上的那枝樹梢。阿德顫顫巍巍地一腳搭在廊沿上,而後使勁向前一撲,攀上了廊道的屋脊。他回身來接汝月芬,但汝月芬撥開了他的手。她止住抽噎,吸了口氣,輕輕一躍,便直接上了廊道的屋脊。時尚書屋
兩人搖搖擺擺地走到靈屋樓的外牆脊,繞大圈避開門樓後的喑哨,便雙雙進入內庭院的院牆。一看院內空無人影,他倆即刻由牆及樹,順樹而下。忽然阿德看到了那個宛如獅子大開口的洞穴。
一大片光亮從那洞穴裡,散散淡淡地漫入院內,洞中還隱隱傳來瓮聲瓮氣的陣陣人聲。
阿德又緊緊地攙着汝月芬的手,不顧一切地向洞口摸去。
高夢軒伏在魯美倫房間外的欄杆上,看著移春樓一律被輕薄重色的大紅綢簾遮掩着的花格樓窗,又看了看在移春樓一側的觀月樓。他現在明白那十來個女孩和她們的先生,為什麼要被安置在與移春樓比鄰的這幢小樓上了。他不期然而然地想起了那個雙目含悲、一臉冷艷的紅衣女孩。
高夢軒覺得在這幾個時辰裡,他一下子變得通透了。對這個國家,這個世界,他已了無牽掛。在這之前,他一直為榮譽、榮耀和這個國家活着,殊不知,什麼都是身外之物。你不屬於任何人,唯有你自己才是屬於你自己的。時尚書屋
高夢軒發現,人永遠不會真正成熟,今天你會覺得自己比昨天成熟,而明天你又會覺得比今天比昨天更加成熟。從此時去看彼時,有多少事、多少話、多少想法,都會顯出它可笑荒唐的一面!
哼,老夫子在千年之前就對他的門生說,「亂邦勿入,危邦不居」呵!
我走,我走還不行嗎?我再不陪你玩了,還不行嗎!從現在開始,高夢軒他開始要為自己活了。
魯美倫還在沉睡,高夢軒命唯一還留在他身邊的貼身侍衛,守候在魯美倫左右,便獨自走出了魯美倫的房間,漢斯醫生說她已無性命之憂了。
他決定下樓去找洪士牧,一齊面見天官。他想讓天官準他出洋考察,他想隨魯美倫一起去美國,他要找個清清靜靜的地方去讀《孟子》。
高夢軒一走,魯美倫醒了。不用別人告訴她,她也知道自己剛纔是躲過了一劫。她虛弱地微笑着,帶著一種死裡逃生後的喜悅向替她擦汗的德國女護士道謝。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