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213 頁


名捕時,屁都不敢放一個。 李鎮公已經發現這個王興國的外甥是一頭天生的嗜血的野獸,他向這個張阿二微微一笑,點了點頭。那倆嘍囉放下竹杠子,手忙腳亂地拎着竹篼將郝妹從中抖了出來。他們頭也不抬地開始解開捆紮郝妹手腳的繩子,但
作者:胡蜂 / 頁數:(213 / 0)

漢斯醫生向她講述了她獲救的全過程,並對她說她是這七個中毒者中唯一的倖存者。魯美倫聞言,不禁喜極而泣。她雙手合十,大段大段的祈禱詞從她心中噴湧而出,她為那個古老的復仇故事中的主角冒闢塵祈禱,為那個視死如歸的有着俠士風骨的陸子磯祈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洞口的鐵柵欄門被砰的一聲踢開了,張阿二的人抬着竹篼從濕漉漉的石級上走下來。
「那女人來了!」眼球血紅的張阿二興奮地對李鎮公道,然後又問他的人,「阮老三呢?」
「半道上被四海爺的人叫上,去火燒弄了。」
那嘍囉埋頭說道。
「哼,這堂堂漁園總管四海爺的人要去火燒弄,恐怕誰也攔不住吧!」張阿二看了李鎮公一眼,心想。他對李鎮公連他們的人在桐鎮各處通行都被禁止,大為不滿,但他見到這位京城名捕時,屁都不敢放一個。
李鎮公已經發現這個王興國的外甥是一頭天生的嗜血的野獸,他向這個張阿二微微一笑,點了點頭。那倆嘍囉放下竹杠子,手忙腳亂地拎着竹篼將郝妹從中抖了出來。他們頭也不抬地開始解開捆紮郝妹手腳的繩子,但搗鼓了半天也未能解開。
李鎮公向他的手下一努嘴,一個胖頭大漢拎着把快刀走過來,打發了張阿二的倆嘍囉。那兩人看到胖頭大漢割開郝妹繩子的同時還切開了她手腳的皮肉,他們即刻邁開大步,走出洞去。
躲在洞口鐵柵門柱子後的阿德和汝月芬一聽見有人走上來,便雙雙飛快地退了出去,閃進了山岩下幾根粗大的筍石和一蓬高大如樹的芭蕉後面。待他們走遠後,才又回到了半開半合的鐵柵門後,引頸向下張望。
一具裹在漁網中的殘破的男屍,橫臥在熱氣騰騰沸水四溢的鍋台下邊,他已經被煮熟了,皮肉顯露出令人心悸的慘白。另外有兩具死屍渾身上下一片死白,炮烙過的胸脯翻起的焦疤裡還在滲出淡淡的血水。而那個鐵鏽蟹和他的人這時個個凶神惡煞,儼然厲鬼模樣。
阿德的手探過去,一把抓住了汝月芬的手。只要一有可能,他就會來抓她的手。汝月芬也反手緊住阿德的手,她覺得她從來沒有這樣需要過這隻手。
陸子磯耷拉著腦袋,懸在半空,看似性命交關。緊接着,阿德又看見了汝月芬的娘,扭作一堆地趴在血水橫流的地上。阿德頓時頭暈目眩了起來。但這時他聽到了一陣腳步從門樓那兒傳來,同時還聽到了那個暗哨的低語聲和一隻老貓歇斯底里的嘶叫聲,他拉著汝月芬連忙又退回到芭蕉叢中。時尚書屋
郝妹忽然覺得手腕和腳脖上的那種針扎般的又麻又痛的感覺,被一陣無比鋭利的刺痛代替了。她猛地醒了過來,但仍然眼睛緊閉,只覺得渾身骨斷筋銷,頭痛欲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過了一會兒,郝妹才慢慢地噓開了眼睛,但當她漸漸釐清她所看到的一切時,她困惑極了,不知道自己究竟算人,還是算鬼!
她鈍鈍地轉動着腦筋在想,這到底咋回事呵!
慢慢地,她終於想起來了,根發死了……死了。
想到根發的死,她的胸口一陣悶痛。她守靈來着,蒲包老太去廚房間了。有人來了,不止一個,但還沒看清楚進來的人都是誰,便被一悶棍敲昏了過去。
郝妹第1次覺得自己真算不得一個人,他們要打、要殺、要捆,全由着這些人了!
郝妹恨之切骨地睜開眼睛,但她胃裡又是一陣翻江倒海。
又一桶冷水嘩地潑在陸子磯赤裸的身子上,血水相混着從他身上一齊淌了下來。他微微地睜開一隻獨眼,模模糊糊地看見郝妹在一次一次地乾嘔。他吃力地思索着自己和這個女人為什麼會被弄到這裡。
看著陸子磯慢慢甦醒過來,那個用桶潑水的精壯漢子用手一指灶邊的屍體,對他說:「稀里嘩啦全往外抖落吧,要不我們馬上給你煮嘍!」
郝妹突然抬頭看見了弔在十字木樁上的那個血人,終於慢慢地認出了那是陸子磯。看著已經沒有一點人樣的陸子磯,她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猛地爆發出一陣哭叫:「豹子哥……」

「看看這個女人吧,她是因你才來這兒的!」李鎮公反抄着手,示意手下截住向陸子磯撲去的郝妹,緩步過來對陸子磯說。
「豹子……哥……」
郝妹看著陸子磯拚命地哭叫掙扎。
李鎮公的手下開始剝郝妹的衣衫。
「我……是……兄……弟……會的……」
陸子磯對仰起臉來看他的李鎮公嘶啞地低語道。
赤裸着上身的郝妹發出一聲聲哭叫,滿洞亂跑,她後邊有個壯漢拖着皮鞭不慌不忙地追着,並一鞭一鞭甩在郝妹的前胸後背。突然,李鎮公一擺手,站在一旁的兩條大漢一下將郝妹撲倒在地。他們摁住掙扎喊叫的郝妹,將她的雙手反綁在後,又用布帶扎死她的褲腳管。
一聲貓叫從洞口傳來,一個人抱著一隻大黑貓顛顛地奔下石階,徑直走到郝妹跟前,而後將那只亂叫亂犟的黑貓塞進了郝妹的褲腰。
同樣也打着赤膊的張阿二直到看見他們扎死了郝妹的褲腰時,還是沒有明白過來這是要幹啥。
那個手執皮鞭的壯漢看到張阿二一臉疑惑,便又取了一根鞭子交到他手裡,笑嘻嘻地對他說,這叫「貓蹬襠」,我們老祖宗發明的,專門用來懲處淫婦的一種刑法,來,你試試,抽下身!
他們放開已被捆紮停當,發出一聲聲瘮人的尖叫的郝妹。張阿二比劃了一下鞭子,而後揚起鞭梢,一鞭接着一鞭地抽了下去。汝月芬一家給他帶來的所有的難堪、憤怒和麻煩,都隨着嗖嗖嗖的鞭聲揮發了出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