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214 頁


蛋……」阿德高舉着石卵子又奔向目瞪口獃的李鎮公。 那個胖頭漢子一步上前,一手撈過阿德,掐着他的脖子給拎了起來,然後像殺兔子似地將眼珠暴突的阿德狠狠地摜在地上。張阿二抹抹血臉,嘴角上掛着幾縷血漿,抄起扔在一邊的竹杠,
作者:胡蜂 / 頁數:(214 / 0)

阿德聽見從洞穴中響起大貓和郝妹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聲,他拉著汝月芬從芭蕉叢中衝出來,再次奔到鐵柵欄門前。汝月芬見親娘光着上身在下面瘋跑狂叫,她額上暴出根根青筋,渾身立時抖在了一處。她的手腳穌軟,如遭遇夢魘,不能發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壓下嗓子眼裡的哭叫,原地團團亂轉地尋找着木棒鐵棍之類的東西。見洞口有一堆石卵子,他撲過去撈了兩塊,撇下傻獃的汝月芬,轉身飛入柵欄門內。
「媽啊!」阿德面無血色地從石階上貼壁飛下,未等李鎮公和他手下反應過來,便舉着手中的石卵子拍在剛剛轉過身來的張阿二門面上,緊接着又是一下。張阿二扔下鞭子,只覺臉面轟的一聲,一股暴烈的刺痛霎時向腦際放射開去,他眼前一黑,嘴巴鼻子中頓時充斥着滿滿噹噹的一腔苦辣咸酸。
「你們這些個畜生王八蛋……」
阿德高舉着石卵子又奔向目瞪口獃的李鎮公。
那個胖頭漢子一步上前,一手撈過阿德,掐着他的脖子給拎了起來,然後像殺兔子似地將眼珠暴突的阿德狠狠地摜在地上。張阿二抹抹血臉,嘴角上掛着幾縷血漿,抄起扔在一邊的竹杠,死命地向雙腿陣陣抽搐的阿德頭上砸去。
「啊!你們這些殺千刀呵,殺千刀……」
眼神散亂的郝妹如旋風般地刮過來,一下撲倒在阿德身上。
張阿二突然覺得大腿被人雙手一緊,腿腱上被人狠命地咬了一口。他一看又是這個小兔崽子,老根發的女兒,便抬腿拚命一抖,然後大腳將被他抖落下來的汝月芬踹翻在地。
那根竹杠再次高高舉起,又呼呼砸下。
陸子磯緊緊地閉起了那一隻獨眼,整張臉擰作了一團。
那竹杠在郝妹頭上炸開來,緊接着便是一聲悶響,一股又一股的鮮血從她頭上如泉湧,向四下里拖拖拉拉地流淌開去。
「娘——」汝月芬從地上跳起來,撲倒在娘身上死命地嚎叫。
郝妹睜眼看看女兒,牽牽嘴角,露出一個淺淺的慘笑,對汝月芬喃喃道:「到……底是從……娘……肚子裡出來……的,還知道痛……痛娘……」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郝妹抽搐着的四肢突然一犟,便向四面散蕩開去。
那個胖頭漢子走到郝妹身邊蹲下,探了探她的鼻息,然後站起來對李鎮公說:「死了!」
「娘呵!娘呵!不要死……不要剩下我一個人……」
汝月芬呼天搶地搖着娘軟綿綿的屍體,慘叫道,「不要死呀!娘呵!娘呵!」
突然,汝月芬的聲音戛然而止,她的一口氣沒上來,便大睜着雙眼直直地仆倒在娘的屍身上,昏死了過去。
「殺……」
陸子磯拚命地掙扎着,發出一聲聲撕心裂肺的吼叫。一縷縷血水從陸子磯的眼耳鼻口中慢慢地爬了出來。
望江園中那座巨菇形的假山孔中,有一雙眼睛大睜着,萬分詫異地看著池內的水變得越來越混濁。泥水先是一絲一縷地向外飄散開去,而後是如霧似絮地扯成一片,一波一波泥水疊疊相因。他繞出假山,立於小徑,向池內探頭一望,池岸上有一塊一塊的大湖石連結着泥團卟落卟落地滾入池內,又慢慢地化而開去。他拔出槍來悄然無聲地往前跨出了兩步。時尚書屋
一個滿掛泥漿的巨大的蟮首,徐徐升起,蟮首上大張着的兩隻綠瑩瑩的眼睛定洋洋地看了一眼一塌糊塗的池面,然後目光轉向那個暗哨。暗哨與那一雙巨眸一對視,便傻了。
一條粗大如原木的長帶呼嘯着一躍而起,裹着那個始終張口結舌的暗哨兜入池底。水池內泛起一個巨大的漣漪,一圈圈地向四處擴散。潺潺的水溪川流而過,帶走了混濁的泥水,水面上恢復了以往的寧靜。
兩個巡邏人似乎感到池內的異樣,一前一後地向這兒快步走來。
水面上一簇簇荷葉相觸相拱,在水中悠閒地上下輕漾着。他們在池岸上駐足良久,才轉身離去。
一條結滿暗血痂蓋的長尾從池中靜靜地漫上池岸向那兩人滑去,池中央的王蓮葉邊豎起一個龜紋密佈鱗甲起翹的蟮首,目不轉睛地看著齊刷刷向前邁動的腿腳。巨尾突然朝那兩人一抬一掃一收,那兩人悶哼一聲在空中舞動一番手腳,便耷拉著腦袋,不動了。
血色蟮首看著巨尾纏着兩個軟綿綿的人兒緩緩地沉入池內,便也徐徐地下潛而去。
微風拂來,吹皺滿池清水。池水在暗中閃現出鮮活的粼粼波光一片。
山門內的那片大林子裡,有兩人和一犬在穿行巡查,其中一邊走一邊用手中的竹竿,抽打着草叢樹身。那犬忽然一陣狂吠,向前猛烈地撲騰着。
在離他們不遠處的竹林中,橫臥着一條嘴裡仍在滴血的犬屍和兩具遍體黑紫的人屍。
「真是活見鬼,還防蛇!」一位士兵拍拍狗頭,向更遠的草叢走去。他覺得這事簡直可笑之極。
「更他娘的滑稽的是,裡頭有兩組巡邏隊還為這配備了機關槍呢!」另一位士兵向他的夥伴追說道。他支起竹竿,吐了口氣,一手扶在並排兩棵大樹中的一棵樹幹上。他一觸手,覺得手上滑膩膩的,私下一驚,立即抽手。但還未等這倆人再次作出反應,他們已猛地被一股根本無法招架反抗的大力攔腰抱起。時尚書屋
那倆士兵只覺得五臟六腑往上一湧,胸口一悶,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林中發出了一陣又一陣輕微的嘈雜聲,那狂吠着的大犬,忽然夾着尾巴趴在地上發出陣陣嗚嗚咽咽的哀嚎聲,但不一會,一切聲響都慢慢地消失殆盡。
一股又一股暗血,從不同的地方,如涓涓細流順坡而下,注入湍急的水流,紅紅黃黃地飄蕩開去。
李鎮公看看浸于血泊中的郝妹和那個闖進來送死的男孩,瞅一眼已經昏死過去的女孩,仰面對陸子磯冷冷一笑道:「殺?是你殺了這女人和孩子呵!」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