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22 頁


布包,摔門而去。 「你立功了你,跟我回來!」娘追到門口。 阿德頭也不回地站在當街。 「我等一會兒去學堂!」娘的口氣明顯軟下來了。 「你去學堂,我就再也不進學堂!」阿德揚起頭來斬釘截鐵地回道。 娘愣住了
作者:胡蜂 / 頁數:(22 / 0)

他揮着亂拳頭,撲上去,將哈松掄得連連倒退。要不是男女施先生和徐先生去商業食堂吃中飯,遠遠地大喝一聲,還不定誰吃虧誰賺便宜呢!他和哈松在一片亂哄哄的聲音中,各自逃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為什麼受傷的總是你!」娘有些氣急敗壞。
阿德拒絶回答這樣愚蠢的問題。哼,這些年,不管同什麼人交手,他什麼時候吃過敗仗?頂多也是個兩敗俱傷。阿德悶坐在那,任憑娘去嘮叨。哪怕拳頭雨點般地落下來,只要不吭氣,挺着!最先敗下陣來的是爹和娘。時尚書屋
他現在不要阿鐘他們來叫他一塊兒到學堂,他喜歡獨享上學路上的那段時光。看看時間差不多,阿德挾起紅布包,摔門而去。
「你立功了你,跟我回來!」娘追到門口。
阿德頭也不回地站在當街。
「我等一會兒去學堂!」娘的口氣明顯軟下來了。
「你去學堂,我就再也不進學堂!」阿德揚起頭來斬釘截鐵地回道。
娘愣住了,她驀地感到兒子長大了。
「這只短棺材。」
她低聲罵道。
阿德不知娘這是罵那個羊行老闆的兒子,還是罵自己。他覺得從前傻着咧,一有禍事,就怯怯地看看娘,看看爹,馬上開口自辯。不吭聲,一副痛不欲生的樣子,再不就是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他們反而沒戲了。時尚書屋
這一招很管用,阿德有點得意,雖然臉上火燒火燎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河中的荷葉生青碧綠,圓圓潤潤的,它們或者舒舒坦坦攤在水面上,或者俏皮地支棱着,令人幽情頓生,而那些含苞欲放的荷花蕾和皺縮着未能張開的荷葉,在阿德看來,像壽桃粉拳,像蜆子大蚌,半開半合,令人期待。
一個蹲在石橋堍石階上洗碗的大姑娘,露出雪白粉嫩的一小片脊背,一揚手將碗中的些許飯粒,向河心一撒,一群青脊白肚的梭條魚嘩的一聲搶水而出,爭相奪食。另有幾條形如鯧魚,魚身點點紅藍閃爍的小魚也蜂擁而至,有的則真奔洗碗女浸在水中石級的碗邊爭食。一條小石斑魚竟游入一隻碗中,輕啄碗沿上的飯粒,被那大姑娘連魚帶碗地提了出來。看著在碗中驚慌失措亂游一氣的小石斑魚,那大姑娘臉上如夏花一般地綻放著燦爛。時尚書屋
阿德繃緊的臉鬆動了,眼睛亮亮地看著大姑娘碗身一斜,連魚帶水地向河心一潑。嘿,要是他就把小石斑魚盛在碗裡帶回去養在臉盆。阿德又看一個捉魚人敲着船幫將魚兒趕向他布在橋下的絲網,耐下性子等着捉魚人起網。網一出水面,阿德看到網上只掛着幾條貓魚和一隻起勁地彈跳着的白殻小蝦,他心裡不免一陣高興。時尚書屋
什麼都捉不住,才好咧!他媽媽的,人家在水裡那麼費勁地長大,被他們隨便這麼一撈,就沒得命了。
阿德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就在一處街沿石下,找着那粒石子,那是一粒溜光圓滑的石子,跟了他好一段時間了。他一腳一腳地踢着,走了。一踢到學堂門口,他會用足尖將石子踢到一個隱蔽處,放學時再踢回家去。
路邊的冬青樹枝頭結滿籽實,沉甸甸的。他采一把冬青籽。這些籽多半生青碧綠,也有些是淡紫色的;籽的頂端赤紫,中間如褪色一般又呈淡紫,收到尾梢仍是青綠色的。他有時為此很憤慨,這麼悅目的東西,竟不能吃。時尚書屋
他把青籽擼下揣進兜裡,其餘的任其從指間漏出。青籽實在生硬,待會兒一見哈松就擲他臉上。
日頭白花花地灑滿一地,新馬路上到處是三三兩兩往學堂去的學生。他們邊走邊玩邊聊,似馬路邊上的那條小河,漫不經心,拖拖沓沓。
阿德小步踢着石子,走到三岔路口。有一條岔路直通他原來唸書的私塾,他去過好幾回,那兒已大不如從前。讀書聲稀稀落落,院內冷冷清清。幾次他都沒有進去,接替曲老先生的那位先生說阿德是災星,阿德走後,陸陸續續走了很多孩子。時尚書屋
不論早上中午,每到岔路口,阿德就開始東張西望,一到這個地方,這個時辰,那個紅晃晃的身影有時會在他前面不遠處飄飄忽忽的。
他的眼睛一亮,用力一腳將石子踢得遠遠的,大踏步趕上去。
小風輕輕地吹拂着她頭頂上一對紅蝴蝶結,蝴蝶結忽東忽西,活物似地隨風輕揚。她的身姿婀娜娉婷,如微微綻露花苞的紅蓮,鮮潔美艷。
阿德與她保持一段適中的距離,往學堂走去。
在一塊兒唸書也這麼兩年了,但他一直沒能和她說點什麼。她總是那麼文文靜靜地坐在那,搖頭點頭,不出一聲。不像那些傻逼瘋丫頭,成天價唧唧喳喳,老家賊似的。還啥時候都愛扎個堆,連他媽的上個茅房也聯袂而行。時尚書屋
阿德知道自己成天惦着這個人,與人說話,總想著她能聽見看見。先生提問時,他舉了左手舉右手。這樣做也全是為了這個汝月芬,他是要說給她聽的呵!如若答錯了,他是肝腸寸斷,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出錯。誰答得出來,誰就是他的仇人。時尚書屋
但她從不正眼瞧他,昨兒他和哈松交手,她也未置一詞。有時真叫人沮喪!幸而,她對所有的人都那樣,這也就罷了。
前面路邊有一條黑巷,裡頭住着個瘋婆子,她家人一不留神,她就衝出弄堂,在新馬路上指天罵地。他們誰都知道,沒一個敢貼那邊走路,別給一把搭進去,煮煮吃掉。
款款前行的汝月芬突然反身回顧。她牽動着小口櫻桃,但什麼也沒說。猶豫片刻,汝月芬幽幽地看他一眼,走進學堂大門。
這一眼看得阿德心口一陣亂跳,他漲紅着臉稍作遲疑,又大步地跟過去。
午睡睡到一半時間,汝月芬身子一顫,醒了。阿德的座位還是空着,女施先生的位置也是空的。
哈松眼睛發獃,趴在桌上發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