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221 頁


聲和一片鬼哭狼嚎。但緊接着便是一陣異常激烈的槍聲,被拋在岸上的士兵與已經登船的士兵開始相互對射,而那艘游輪吭哧吭哧地慢慢離岸而去。忽然,一個被擊傷的士兵向游輪奮力擲去了一枚手雷,隨着笫一枚手雷投出,又有幾枚手雷擊中了駕駛
作者:胡蜂 / 頁數:(221 / 0)

施亞平他們扔下已經寸步難行的洋龍,在瘋狂的人流的裹挾下向東門南禪寺逃來。他們的身後是接二連三的爆炸聲和房屋的倒塌聲,隨着一聲更大的爆炸聲響起,兩岸頃刻間便變成了一片火海。但東門這邊已經燒過一燒,沒有任何可以過火的東西,至少現在,這邊是整個桐鎮最安全的地方了,可是打那聲震天動地的巨響之後,施亞平再也未見一人逃出東門,除了幾條畏首畏尾的長蛇,只有滾滾洪流的老鼠洶湧而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聲如牛哞似的汽笛聲破空而來,游輪甲板上艙頂上游輪的每個角落都是黃蠟蠟的士兵,登船者用槍托用腳將那些死命想擠上船去的士兵和桐鎮人趕上岸去。跳板已被強行撤去,有些從船舷上從跳板上落水的人,立即被游輪泛起的大浪衝向兩邊和河灘,而有的落水者則直接被吸入船底,待再次浮出水面時,已成一堆破爛。
一時間河埠口罵聲不絶,繼而是零星的槍聲和一片鬼哭狼嚎。但緊接着便是一陣異常激烈的槍聲,被拋在岸上的士兵與已經登船的士兵開始相互對射,而那艘游輪吭哧吭哧地慢慢離岸而去。忽然,一個被擊傷的士兵向游輪奮力擲去了一枚手雷,隨着笫一枚手雷投出,又有幾枚手雷擊中了駕駛艙和輪機艙,輪機如牛大喘,而後慢慢地熄了。在手雷的爆炸聲中,立即起火了的游輪,失去動力一頭撞向了對面的駁岸上,而後又彈了回來。時尚書屋
游輪上的人猶如下餃子似的,又撲通撲通地投向河中。
那艘空無一人的游輪冒着滾滾濃煙,七扭八歪地順流而下。
施亞平他們與留守寺中的士兵一起登上塔頂,遠望漁園,但一見之下,個個魂不附體。桐鎮上空已完全被厚厚實實的煙霧籠罩,一場連天大火席捲了桐鎮的四面八方,處處可見衝天火浪,如怒潮翻滾。
幾條大蛇小蛇忽然批開池中的浮萍水蓮,上了池岸。只見一條被捶扁了腦袋的黑蛇,風馳電掣地飛過甬道,鑽入塔門,然後一層一層地攀上了塔梯,舞動着如章魚觸手似的分叉舌,向一臉痛楚的施亞平搖頭擺尾地游去。
黑壓壓的老鼠覆蓋了河面,覆蓋了大街小巷,如前僕後繼的軍團穿越火海,穿越堆積如山的屍骸和殘壁斷垣,一浪一浪地通過寺門寺牆,浩浩蕩蕩,翻捲呼嘯而去。
望江園園牆外的山門口此時也是火光衝天,山門口一股股大火如蟠龍,團團盤繞在門洞中,張牙舞爪地吞吐火舌,園內沿牆的樹木這時也各自搖搖擺擺地發火噴焰,形如通天火柱。
滿頭、滿臉、滿身是血的阿德衝出靈屋洞,沒頭沒腦地四處亂躥,他在找汝月芬。他在洞裡醒來,汝月芬和她的娘都不見了,洞裡只有屍體,陸伯伯也死了。
突然他看到一瘸一拐的王興國和阮老三引領着滿臉污黑的大隊人馬呼地湧出月洞門。
長蛇陣的人流一路叫喳喳地向着這邊奔來,阿德仰面看看這一道由此彎曲向上,伏壁直達山巔的爬山廊,王興國和他的大隊人馬想從這兒的廊道逃生。聳于山巔的螺髻亭四下的草木四周也飄搖着一蓬蓬狼煙,那兒好像是整個漁園唯一沒有起火的地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個不知從什麼地方鑽出來的老家人突然奔過來,氣喘吁吁地攔住王興國,大叫道:「李先生和他的人,還有張阿二全死了!」
王興國一時氣結,張口結舌,一句話也說不上來。
廊道內突然砰的一聲,剛纔沒有發出來的火,全都變成蓬蓬勃勃的火頭。這些火頭不一會,便化作一條大火龍迅猛地沿著那一道彎彎曲曲伏壁直達山巔的爬山廊奔去。
聳于山巔的螺髻亭上空,也立即與漁園望江園一樣完全籠罩在一片薄薄的淡紅色的衝天煙霧之中。
看著孤山也化為一片火海,王興國一聲慘叫,掩面大哭起來。跟在他後面的大隊人馬,一見之下,也立即哭叫起來。整個望江園霎時哭聲震天。
阿德這才意識到汝月芬她們要完了,他拚命地逆人流而動,向着漁園跑去,邊跑邊向人打聽萬先生和她的學生,但無人回答他的問題,他們統統自顧自地逃命而去。
阿德忽然聽到一群女孩的哭叫聲,他便迎着聲音向前飛奔。
萬先生文先生領着那群始終哭天喊地的女生,一路逃來。
一個軍服被燒得千瘡百孔的侍衛走在她們的前頭,差點兒與阿德撞了個滿懷。那侍衛背着一個黑糊糊的小孩,阿德定神一看,那黑孩子竟然是范小嫻。
「范小嫻,天哪!」阿德驚呼道。
范小嫻伏在那人背上痛哭不止,她渾身上下的衣服和頭皮眉毛已全都被火燎去。
「汝月芬呢,汝月芬呢?」阿德搖擺范小嫻上氣不接下氣地問。
范小嫻張開沒有睫毛的眼睛看看阿德,淚如泉湧道:「萬先生聽他們說,汝月芬燒死在移春樓了!」
「快逃,根本就沒救了……快逃吧,火就燒過來了……」
那侍衛指指熊熊燃燒的移春樓向阿德喊道。
「不……」
阿德嚎叫着,撇下侍衛范小嫻,從萬先生她們身邊奔過。
「卞德青!」萬先生文先生和那群女生齊聲高喊。
阿德向着火浪滾滾湧來的移春樓飛奔而去。他不信就是不信,那個對他說過「你看著吧,這一生一世,我就跟着你」的汝月芬會這樣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高夢軒的馬弁分別馱着魯美倫和胸口打着十字繃帶的高夢軒,像急行軍似地向阿德奔來,身後跟着漢斯醫生和護士。而緊隨其後的兩個衛士背着洪士牧和段督軍,也迎着阿德疾步走來。
「幹什麼去,你……你個孩子,不要命啦!」高夢軒看見一個淚流滿面,從頭到腳渾身是血的孩子奔過來,睜大眼睛,低聲喝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