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23 頁


「施艷林先生怎麼會在這,回教捨去!」 汝月芬幽幽地順着原路往回走着,她感到有些若有所失。 鈴還在一路響着,教舍裡開始沸騰了。哈松傷心地看著汝月芬出去進來,林立生用手背擦着口涎。 汝月芬坐下不久,女施先生進門
作者:胡蜂 / 頁數:(23 / 0)

她輕悄悄地向門口走去,哈松將長臉深深埋在臂彎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汝月芬走完鋪滿方磚的陰涼過道和長長的木地板迴廊,上樓下樓,繞了大半圈,仔仔細細地辨認一間間毫無區別的屋子。
汝月芬在一間門窗玻璃都被細心糊上報紙的房門口立定,躊躇再三,輕輕地叩響房門。門內沒有一點兒聲響,但她仍敲個不停,篤篤篤篤篤……
門猛地拉開一半,徐先生的短髮根根直立。他一臉怒氣堵住門,生氣地說:「亂敲什麼,敲什麼!」
徐先生高大英俊而又威猛,學堂裡有不少女先生和女生都很喜歡他。汝月芬原來也很喜歡徐先生,但從現在起,她再也不會喜歡這個徐先生了。
房間裡滿是新鮮的膠皮味道,她知道在裏屋門後,有幾個開綫破口的足球和鋪着報紙的棕墊。

汝月芬垂下眼睛怯怯地說:

「找施先生,施艷林先生。」

「施艷林先生怎麼會在這,回教捨去!」
汝月芬幽幽地順着原路往回走着,她感到有些若有所失。
鈴還在一路響着,教舍裡開始沸騰了。哈松傷心地看著汝月芬出去進來,林立生用手背擦着口涎。
汝月芬坐下不久,女施先生進門了。她的頭髮有點散亂,眼神有點慌張。
汝月芬一雙眼睛黑沉沉地看著她。
「有事嗎?」她扎着雙手問汝月芬。
「卞德青在潘家巷躺着,出好多血。」
汝月芬冷冷地掃一眼哈松。
教舍裡掀起一陣小小波瀾。大家七嘴八舌互相詢問。
哈松低下頭去,用大拇指甲狠刮桌面的油漆。
林立生從座位上吃力地站起來,可憐巴巴地看著哈松。
「哈松,到走廊站着去!」女施先生向哈松喝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哈松躬着腰低着頭到走廊,面壁而立。
女施先生在門口差點兒與男施先生撞個滿懷。
「你知道我在等你嗎?」男施先生氣沖沖地問,女施先生說好了下午上課前要到他那兒去取一筐枇杷,那是他早上去大湖毛公島順便幫她買的。
「……回頭再說!」女施先生領着汝月芬出門就小跑。
「回自己座位上去!」男施先生凶神惡煞地呵退也想跟出門去的林立生,疑惑地看著女施先生離去的背影。
眼前一片紅光初現時,阿德就慢慢醒過來了。醒來時,阿德直覺收緊的頭皮臉皮頸皮一陣刺痛,他抬抬手,腦袋裏一片金屬聲大作,只好一動不動地依牆而臥。一地的冬青籽浸于一團干血之中,這次虧吃大了。
巷內和新馬路上空無一人,靜得連一絲風也沒有。歇息一陣,阿德記起來方纔發生了些什麼。
走到巷口頭,他一抬腳,肥肥大大的泉福就撲出來。他順勢狠命一推,只聽見泉福嘭的一聲撞牆倒下。但未來得及進退,他便被幾隻手死死摁住。一陣狂拳狂腳後,他就被抬起來甩到牆上。時尚書屋
阿德眼前當即一片金碧輝煌,後腦勺有一股黏稠的液體順頸而下。他瞪大着眼睛看著哈松對他當胸大腳踹出,然後心口一悶,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巷口一陣急促的腳步傳來,阿德用力抬頭一看。一張細如凝脂艷如桃花的面龐映入眼來,阿德鼻子一酸,眼淚就下來了。
「卞德青,卞德青……」
一聲聲碎銀般的呼喚聲,撞入阿德耳鼓。一隻暖暖的小手像一抹陽光,溫情脈脈地落在他的臉上。阿德一陣天旋地轉。
阿德被汝月芬攙進鎮北的老方寶傷科診所時,一路上走得好好的他,腳步有些踉蹌,傴腰曲背的,一副體力不支的樣子。但他一見跟在他和汝月芬後面的女施先生有些鄙薄地掃了他一眼,就立即又站直了。
老方寶在阿德後腦勺的傷口撒上藥粉,開始往他頭上扎繃帶。老方寶沒說什麼「幸虧送得早,再晚來一會兒就有大麻煩」,也沒說「怎麼弄成這樣,殺人呵」,只說阿德不礙事的,阿德深感遺憾。
女施先生撮圓嘴唇,叮囑阿德幾句,她有課先走,讓汝月芬送他回家。阿德精神一振,腦袋裏一片清涼。
「你先出來一下。」
女施先生在診所門口對汝月芬說。一到外面,女施先生問道:「你怎麼知道卞德青在潘家巷?」
汝月芬眼瞅足尖,略一沉思,低聲說道:「我上學堂路過潘家巷,見哈松他們在巷口等卞德青,卞德青上課了又沒來。」

「噢,先生以為你出學堂看過。那你怎麼想起來,要到徐先生的體育器材儲藏室去找先生的?……我進教舍前碰見徐先生了。」

「瞎找找。」
汝月芬的臉和身上的衣衫一樣的紅。
「怎麼會想起來到那兒去瞎找的呀!」女施先生緊追不捨。
「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

一天魚鱗狀的雲,挨挨擠擠地佈滿天空。
女施先生一臉困惑地看看汝月芬,心緒煩亂地走了。
「過兩天,就可以去翻本!」老方寶樂呵呵地說。
很小的時候臂膀摔脫臼,老方寶用掌在他肩臂處一模一捏一擼,將手臂往上一提一推,未等他哭出聲來,嘿一聲就把榫頭接上了。阿德非常信得過老方寶。
老方寶利利索索地擺弄着家什,量出一大包藥粉,塞給阿德。阿德非常敬畏地看著那些瓶瓶罐罐裡的藥粉。鎮上人都知道老方寶看傷科,外敷內服就兩種藥粉。早些年,他走江湖打拳頭賣膏藥時,也就這兩種藥粉。時尚書屋
汝月芬跟着阿德出門,來時是她攙着他進門的。
滿頭白花花的紗布,阿德願意,這模樣有幾分悲壯。一走在街上,他這才發現自己罩衫上的扣子全沒了。一陣小風吹開他的衣襟,衣角臨風飄舞,阿德覺得很神氣。但走着走着,他覺得在那一對墨玉般的眼睛注視下不會走路了。時尚書屋
阿德雙腿夾襠,步履歪斜,有幾分醺醺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