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25 頁


灰,也掉頭而去。 「下次再不許這樣,都吃多了。幸虧像爛阿七這樣的人家搬走了,否則被他們兄弟大佬看見你欺負蚌殼弄的人,不要給他們敲殺。小赤佬!」蒲包老太的聲音和關門聲悶悶地被傳得很遠。 阿德慢慢地向前走去。他胸脯一
作者:胡蜂 / 頁數:(25 / 0)

「叫你爺叔,總行了吧!」恐懼和疼痛使哈松眼裡噙滿淚水,他嘶嘶倒抽冷氣地對阿德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當下鬆手起身立於一側,圓睜着血紅的眼睛俯視着哈松。
阿德身後的那道黑漆大門一開又飛快地碰上了。
「幹啥在這相打,有啥事要這麼動手動腳?」蒲包老太高高地立在門口對阿德聲色俱厲道,而後又轉向哈松道,「你這哈松,前幾天啥人被弔在樑上用皮帶抽過?」
哈松悶聲不響,吃力地爬起身來。
蒲包老太又對阿德喝道:「趕緊回去,頭都摔開的人,跑這兒來相打!你爹娘叫啥?」
哈松依然一聲不出,收拾起書包,頭也不抬地走了。
阿德拍打身上的灰,也掉頭而去。
「下次再不許這樣,都吃多了。幸虧像爛阿七這樣的人家搬走了,否則被他們兄弟大佬看見你欺負蚌殼弄的人,不要給他們敲殺。小赤佬!」蒲包老太的聲音和關門聲悶悶地被傳得很遠。
阿德慢慢地向前走去。他胸脯一鼓鼓的,感到全身酥軟無力,但內心充滿着不可名狀的愉悅。這時,他聽到身後有一陣碎步嗒嗒地在石板上急促地響過來。
阿德驀然迴首。
一個中年女人匆匆忙忙地從他身邊掠過,帶著一股風。阿德很奇怪,人走路竟會掀起一陣風來。突然,又是咿呀一聲門響,一個壓得很低的女聲向他喊道:「卞德青!」
一道黑漆大門的門縫裡,有一張潔淨的臉龐搶入阿德眼帘,他不由得喜出望外。
一個微笑在他凝重的臉面上蕩漾開來。
汝月芬輕輕地向他招招手,而後隱入門內。
阿德向弄堂前後一瞅,兩步並一步地鑽進門縫。
阿德一進門,縮在門後的汝月芬立即咣噹一聲,把青灰色的弄堂關在門外。
「哈松叫你爺叔啦!他怎麼會叫你爺叔的呢?」汝月芬背着手靠在門上,聲音仍舊壓得低低的。她的臉頰紅艷欲滴,兩隻眼睛大放光彩,一臉壓抑不住的興奮。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從未見過汝月芬這般模樣,她的頭髮披散在肩,烏黑鋥亮的頭髮油光溜滑,髮梢還帶著絲絲縷縷細碎的水珠,渾身上下有着綢緞般的光澤,散髮着一種好聞的清香。
他驚喜地看一眼這長方形的天井,又看一眼天井上方那一爿瓦藍色的天空,再看一眼窗明几淨的堂屋,心裡樂陶陶的。
天井角落裡的一盆有一個小小花蕾的雛菊,深綠色的葉面如蓬蒿似的層層疊疊,生機勃勃。他詫異自己怎麼以前就沒有注意過菊花呢!幾個石鼓隨意地擱在牆根下,如排排坐吃果果似的,他喜歡。這座陰重高大宅院裡的一切,包括滿是青苔味兒的潮濕潤澤的空氣,他都喜歡。
「嗨!」阿德開心極了,絶口不提在哈松底下那一手。
「這哈松壞死了,惡人,常常藏人家的東西!你沒到學堂來之前,沒人敢跟他動手的。」
汝月芬眼睛黑沉沉地看著阿德。
這話汝月芬跟阿德說起過,前幾天在出傷科診所的路上。那時,阿德什麼也沒顧上說,但這次他有點憤憤然了。
「他老欺侮人咋不說,光是藏人家東西!」
汝月芬笑了,連披在肩上的散髮也似乎滿含笑意。
阿德忽然覺得他和汝月芬已經相識八百年了。
他們一直在門背後壓低嗓子說這說那,啥都說。本來阿德還想說說住在他家斜對門的玲玲,但想想還是不說了。很早很早以前,玲玲說要做他的
新娘子的。
「哎,阿要看看井裡的金睛魚?」汝月芬突然指指那兩口井這樣問。
娘買小菜時,賣金睛魚的人死活賤賣了兩條不死不活的金睛魚給她。一條養了沒兩天就肚皮朝天,死了。另一條雖然養活了,但汝月芬小的時候,看它什麼髒東西都吃,噁心得很,再說,那魚一來勁,就橫跳豎跳,有一回跳出瓦盆,差一點兒就死掉,她就用吊桶載着它,把它放井裡養了。那金睛魚後來竟長得像條大紅鯉魚,整日價頂着紅高頭,在井裡神氣活現地游來游去。時尚書屋
「看!」阿德興緻勃勃地奔到井邊,打開井蓋。
汝月芬和阿德一人一邊地趴在那開始找魚。但半天沒見那金睛魚的影子。汝月芬反身奔進屋內,不一會兒便拿着一個飯塊出來,如天女散花般地撒進井裡。
只見紅光一閃,那條獅頭紅金魚搖擺着花團般的鳳尾,如雍容的貴婦,悠然而至。阿德一下子看到那金睛魚碩大的尾翼上有一對猶如彩蝶雙翼上的假眼似的黑斑。他從未見過如此亮麗奪目的金睛魚,不由得發出幾聲驚嘆。
阿德、汝月芬在井口一會兒移到東,一會兒移到西地追逐着那搖頭擺尾、優哉游哉的紅金魚。在不知不覺中,阿德與汝月芬的頭臉慢慢地快挨到了一起。汝月芬猛然一驚,迅速與阿德分開,立即起身,站到一邊,面孔血紅。阿德也馬上不自在地退到一邊。時尚書屋
他們不看魚了。
「你娘啥時回來?」阿德蓋上井蓋問。一進門,汝月芬就說她娘到店裡送飯去了。
「不知道。準備好沒,明天算術又要小考了?」汝月芬撣撣後背,仰面問道。
阿德一聽這話,臉上的笑意一點一點褪去。
「這次……恐怕麻煩。」
阿德像牙痛似地抽口冷氣。這幾天,他既聽不懂課,又看不進去書,後腦勺一直錚錚錚地跳着痛。
「你不是不太在乎分高分低嗎?」汝月芬垂下眼睛幽幽地說。
「我是不在乎,可我爹在乎。」

小考的事說了好幾天了,阿德一想起來,胸門口就堵堵的,說不成。
「活不成,真個活不成。」
阿德知道明天晚飯後得脫層皮。
汝月芬斂起笑容,不吱聲了。
天井裡有一隻金鈴子在石縫中發到短促的鳴叫聲,唧唧唧唧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