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27 頁


他們無法容忍他學業平平,何況有時還要弄個不及格出來。 現在每天一放學,爹娘就把他關在房裡溫課,但阿德的成績依然如舊,沒有太多的起色。阿德也看出來,爹娘很是泄氣。 他知道自己當個好學生是不夠格的,但他娘的學習不行,
作者:胡蜂 / 頁數:(27 / 0)

他無望地看著過道對面的林立生,林立生也同樣無望地看著他阿德。汝月芬冷若冰霜,完全無視他的存在。紅眉毛綠眼睛的哈松則齜牙咧嘴地盯住他的後腦勺,不住地拖出短舌舔一圈嘴唇,又舔一圈嘴唇。他知道坐在後面的哈松他們幾個,全是抄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來,他也可以抄個及格,但他來晚了。於是,阿德的眼淚不爭氣地淌下來了。
「啥人在嗚哩哩嗚哩哩的呀!」娘亮亮的嗓音從樓下傳上來。
阿德哆嗦一下,醒了。已經大天白亮,樓下街面上不時有匆匆來去的腳步聲。他摸摸枕席一點濕漬也沒有,但他胸口仍在隱隱作痛。
阿德清清楚楚地記得,他在這所學堂上幾天課後,女施先生就開始看不見他了。幸而在這兩年中,他從不惹是生非,故而女施先生對他還能容忍。但是爹和娘的脾氣卻越來越暴躁,他們無法容忍他學業平平,何況有時還要弄個不及格出來。
現在每天一放學,爹娘就把他關在房裡溫課,但阿德的成績依然如舊,沒有太多的起色。阿德也看出來,爹娘很是泄氣。
他知道自己當個好學生是不夠格的,但他娘的學習不行,就連做這家人家的兒子,都不行了呀!前一次數學考試不及格,爹娘的毛栗子就像雨點一般落到他的頭上。
「為什麼不去死掉,你這個不爭氣的東西!」娘這樣對他說。
他常常在晚上,獨自一人躺在床上時就想,功課不好,何以活着都不配了呢?
阿德從未這麼早起過,他撩開帳子,雙手合十拜拜外公,祈求外公幫幫。
後門口的弄堂裡,似有汝月芬的聲音。阿德對自己說:睡昏了!
他胡亂拾掇一下房間,下樓洗漱。爹也起來了,用娘給他備好的水在房間裡洗完臉刷完牙。咣噹一聲,爹將用過的水倒在窗沿下的喇叭狀漏斗裡,水在通向樓下天井的洋鐵皮管中隆轟隆轟作響。
娘帶著滿身小菜場裡的味道從灶間出來,她伸出濕漉漉的手向吃飯桌擺擺說:「喏,你一個叫汝什麼的同學給送來的,說是先生出的複習題。到學堂交給你都來不及?呃,你們今早考啊?你……你怎麼吭都沒吭一聲?」
吃飯桌上有兩頁從算術作業本上撕下的紙。阿德一愣,應一聲走過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怎麼會沒有複習題的?」娘很是惱火。
「忘抄了。」
阿德囁嚅道。
他不記得女施先生出過什麼複習題,也不知汝月芬打哪弄來這些複習題。
「什麼都忘,你能記住什麼,除了吃!」娘用力將一張黃菜葉扔在簸箕裡,「要考個一塌糊塗,再來收拾你。繃帶解掉,弄得跟個敗兵似的!」
不論題從哪裡來的,阿德決定抓緊時間一看。他飛快地拆下繃帶,渾身上下一提勁,拎着紙片飛快地奔上樓去。
「小姑娘倒蠻俊的,又文靜又乖巧,誰家的小囡?」娘一臉沉思,又軟聲款語地在他身後問。
紙上除了幾個公式,所有的列題都有答案,應用題不僅列了式子,還有一步步豎式計算,好幾道習題還有塗改印跡。是汝月芬做出來的!題末還有一行小字:做一遍,再背熟!這些題目必是汝月芬從女施先生處偷抄來的,她一天不知道要進出女施先生辦公室和宿舍多少回呢!汝月芬為他居然肯冒身敗名裂之險,阿德直覺一股暖流湧心間。
爹路過阿德房間,推開半掩的房門,目光鋭利地掃了他一眼,冷笑道:「這會才知道用功了,臨時抱佛腳。我看你這幾天魂都不在身上!」
爹將手裡的長衫從左手換到右手,用力地關上門,嘭嘭嘭地下樓了。
在老時間老地方,阿德沒有尋着汝月芬的身影。一到教舍,他看見她正在預習國文。早自修這會兒,阿德覺得全世界的人都該做算術習題。他一個勁地往她那兒瞄一眼瞄一眼,但她什麼反應也沒有。時尚書屋
好像他昨夜根本沒去過她家,她今早也根本沒來過他家似的。阿德還特意從她桌邊走過,她還那樣。後來,他索性不看她了。
沒人注意他繃帶已被拆下,他也不知道後腦勺的頭髮被老方寶亂砍濫伐,弄得跟狗啃似的。只有林立生盯着他的腦袋看半天,而後從課桌抽屜裡取出一個小紙包,塞到阿德鼻子底下。
「肉饅頭!」林立生說。
自阿德摔傷在潘家巷,林立生隔兩天就有隻饅頭遞過來。不過前幾回都是菜的。阿德堅定地將林立生桑桿柴棍似的手臂擋回去。林立生又漲紅着瘦削的面孔,退回到座位去。時尚書屋
林立生家住鎮外的小李莊,中午不回家。阿德有時特想吃時,就問自己:你吃了他的,他中午吃啥!阿德就不想吃了。
哈松今天安靜極了,在後面什麼聲音也沒出過。男施先生還誇了他幾句。男施先生今天對哈松相當友善,弄得哈松有點受寵若驚。
阿德起初看哈松像隻偎灶貓,但當哈松勾頭抬眼向他一看。阿德知道哈松不是偎灶貓。從那一眼中,他看得出來他和哈松的事根本沒完。
下課鈴一響,大家不像平時那樣嗷嗷直叫奔出教室。每次小考大考都這樣,氣氛凝重。
坐在阿德後面的老米頭拍拍他的肩膀說:「走,撒尿去!」
老米頭姓米,額上有幾道粗重的抬頭紋,大家就叫他老米頭。每下一節課,他都要上廁所。阿德覺得尿也可以,不尿也行。但想想,還是去一趟吧。時尚書屋
茅房裡的牆根下一字形排開一溜方形馬桶,一個圓頭圓腦的低年級小子坐在上面,又白又大的肥臀像隻白胖的蘑菇。他對收拾停當後仍站在面前等着的另一個小子說:「今早上我吃了三碗雪菜肉絲麵二碗小餛飩一客生煎饅頭!」
「屁話三千!」另一個小子說。
「我騙人?我騙人是狗日的!」圓頭圓腦的小傢伙眨眨眼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