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28 頁


了。在這期間,汝月芬一直不肯與他說話,他很納悶。 教舍裡照舊人聲鼎沸,鑼鼓喧天。 女施先生悶悶地立在門口,掃視眾人。教舍裡立時鴉雀無聲。女施先生還像上午那樣眼圈發黑,面目陰沉。她突然聲色俱厲地喊道:「卞德青,出來
作者:胡蜂 / 頁數:(28 / 0)

阿德笑了,他立在尿池的踏步上面對著幾個新新鮮鮮的粉筆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兩腳擺成八字開,雙手請出祖宗來,此地不是墳場地,何必到此哭起來!
老米頭也笑笑,用力將祖宗抖三抖,收兵歸營,但阿德尷尬地發現自己一滴尿都尿不出來。驀地,他腦袋空了,今早拚死拚活記下的幾個公式眨眼間全沒了。阿德的心亂了,趕緊取出那兩頁紙頭急急忙忙掃一眼。
「啥呀?」老米頭探身一問。
「祖傳秘方!」阿德立即收好。
嗆啷啷,嗆啷啷,鈴響了。
圓頭圓腦的小傢伙未擦屁股,一提褲子和另一小子衝出門去。阿德打個寒噤也隨老米頭奔向教舍,但這時他滿腦子的尿意。
午休結束,汝月芬滿面愁容地向他抬眼一望。阿德感到她的眼睛濕乎乎的,似乎快哭了。在這期間,汝月芬一直不肯與他說話,他很納悶。
教舍裡照舊人聲鼎沸,鑼鼓喧天。
女施先生悶悶地立在門口,掃視眾人。教舍裡立時鴉雀無聲。女施先生還像上午那樣眼圈發黑,面目陰沉。她突然聲色俱厲地喊道:「卞德青,出來!」
那聲音猶如一道滾雷,在阿德頭頂炸響。他在眾人的注視下,目光迷離地走出教舍。
「給你一節課時間,想仔細想清楚,這次考試你都幹什麼了!想好了,到教導處去說明白。你不肯說明白,從明兒起再不必到學堂。聽、清、楚、了、沒、有?!」
眾人大惑不解,但個個噤若寒蟬。汝月芬的臉深埋在雙臂伏在桌上,紋絲不動。哈松情不自禁大喊一聲:「好!」
「哈松同學!」女施先生低喝道。
哈松兩眼一黑,一副死相。林立生咬緊嘴唇輕輕地擂一記桌子。
門砰的一聲關上了,阿德心裡一抽。風和日麗的陽光世界轉眼間成了一片漆黑的地獄。
上午那會兒,阿德一拿到捲子欣喜若狂,試題竟然全是他早上仔仔細細看過做過的那些習題。阿德感到筆端下從未有過的順暢,猶如神助,很多答案如熱炒毛慄,噼噼啪啪自個兒往外直蹦。時間過半,有幾個女生早早交捲出門而去。阿德也迅速做完了所有試題。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凝神想一想,他又擦去最後兩道應用題的式子和答案,那是最有難度的兩道題。
汝月芬開始收拾文具,而林立生則疾首蹙額,一直在抓耳撓腮。
阿德取一張香煙殼子,撫平。他的香煙殼子是清一色的老刀牌香煙殼子。那個手執彎刀盾牌、目光悠遠的強盜,是阿德心中的英豪。金山他們都說這人是個武士,但他寧肯相信這人是個強盜。時尚書屋
香煙殼子是他向爹一張一張討來的,湊齊一摞就送給林立生。林立生得空就滿大街亂轉,撿拾各種牌子的香煙殼子,而後訂成作業本子。
阿德將他剛擦去的答案抄在香煙殼子上,他清楚林立生絶對列不出這最後兩題的式子。阿德目光游移不定地掃一圈,把香煙殼子揉巴成團,輕輕拋在林立生腳下。
哈松躲躲閃閃的眼睛一亮,見阿德看過來便低下眼去。林立生滿臉通紅地看阿德一眼,又看看踱過來的女施先生,趕忙垂下頭去。
汝月芬不知何時已經離去,阿德瞥了一眼林立生腳下揉巴成團的香煙殼子,再次示意一下林立生,就緊着交捲出門追人,他要問問汝月芬那些題目的來歷。
新馬路上空空如也,只有幾隻家雀在路面上蹦蹦跳跳,東啄西啄。
阿德在走廊裡,看看天棚看看地板牆板看看樓梯踏板,突然發現那些板上大大小小的結疤都像豬牛馬羊的屁眼。
辦公室裡的先生一個不剩地全走了。他們剛纔事不關己,說說笑笑的樣子,使阿德透心涼,乃至于對這世界都充滿着強烈的惡感。
他開始打量這辦公室,像一個卑微的食客,趁主人離席之際,趕緊動動筷子。阿德的頭轉向窗外掛在屋檐下的銅鐘。
銅鐘生滿銅銹,銅銹像一塊塊霉變糕點上的菌斑,綠瑩瑩的。連繫銅鈴的麻繩一頭劃一弧掛在窗外的木柱上,阿德伸手可及。他有一種牽動鈴繩,敲響銅鐘的渴望。阿德的手心潮膩膩的,很黏糊。時尚書屋
他攥緊拳頭,將視線從銅鐘處移開。
一隻大手罩着阿德頭頂,大手發力將他的腦瓜用力一擰。阿德的頸骨咔吧一聲,他的頭臉又面向屋角。阿德的頸骨很痛,他挑動眼梢看見了周教導的刀條臉。
「還不老實……到這兒來了,還不老實!」周教導怒目而視,咕嚕一聲把嘴裡的什麼東西嚼嚼嚥下去。
周教導什麼時候都在吃東西,阿鐘說周教導吃的全是胃囊裡翻上來的東西。
那叫「反芻」,阿鐘曾洋洋得意地告訴阿德。
阿德想笑,但馬上又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又笑不出來了。
「你竟然還想笑,你老皮肛瘡!」周教導勃然大怒。
阿德渾身一抖,他閙不明白這個常常咕嚕一聲的人能從他的後腦勺看出什麼來?他知道什麼叫老皮肛瘡,那叫痔瘡,他阿德怎麼成了痔瘡?
「我怎麼啦?」阿德挺挺脖梗轉身反問。
「呵,你怎麼啦怎麼啦?你不知道你怎麼啦!」周教導跳起身來,拉開抽屜拍出那張香煙殼子。阿德傻眼了,他想不通這煙殻怎麼會落在他們手裡。但轉而一想,日他媽的傳個條子也不至于閙成這樣。
「僅僅是傳張條子,你以為你這僅僅是傳張條子的問題?」周教導簡直他媽的神了,他咋就啥都知道!
周教導壓低嗓門說著,從抽屜裡又拉出一張捲子用力拍在桌上:「過來,我看你的小聰明用的實在不是地方,你這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阿德走過去一看,那是他的捲子。捲子和煙殻有什麼關係,他糊塗了。
「這兩道應用題,你擦掉的。」

「做不出,就擦掉了!」
「那這香煙殻上的題呢?」周教導變得和顏悅色起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