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36 頁


想了一番,還是放棄了去藕河街找王瞎子的想法,抑制着想出屋的衝動。那男孩今兒剛說到麒麟玉珮和王瞎子,王瞎子如果出事,男孩勢必會聯想到他們在司空坊老橋上的那番談話。 這時,街對面那屋人家養着的狗突然狂吠起來,他認識那一條
作者:胡蜂 / 頁數:(36 / 0)

飄來蕩去,冒闢塵開始了他几乎夜夜都會舉行的祭奠。他沖照片雙膝跪下,口中唸唸有詞,而後三磕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祭奠完畢後,冒闢塵坐回椅子裡,一手緊緊地攥着錢袋,一手又從內衫衣袋中取出那只用一塊深藍緞子包裹着的小銀鐲。
他把握著鐲子,鐲子很涼潤,帶著一種金屬的固執蜷在他的掌中。握著這鐲頭,他閉着眼睛也能感到鐲上那條張牙舞爪的銀龍片片鱗甲。
過了很久很久,他才重新將銀鐲內衫衣袋,又把照片夾在本子裡,和錢袋一起收入匣中,連同汗巾包一齊塞回磚洞,再將磚復歸原位。他隨手把那柄柳葉刀擱在桌上,便開始吃酒。
冒闢塵直接對著酒壺一口一口地啜着酒,他那一雙在暗中隱隱發光的眼睛,盯着那塊在簾後已被覆歸原位的磚洞。
冒闢塵左思右想了一番,還是放棄了去藕河街找王瞎子的想法,抑制着想出屋的衝動。那男孩今兒剛說到麒麟玉珮和王瞎子,王瞎子如果出事,男孩勢必會聯想到他們在司空坊老橋上的那番談話。
這時,街對面那屋人家養着的狗突然狂吠起來,他認識那一條通體墨黑、威風凜凜的狼狗,這狗平日几乎從不亂吠,一副冷眼看世界的樣子。
他豎起耳朵傾聽了一會兒,捻小油燈,
這狗越叫越凶,冒闢塵眼中掠過一絲不安,立即取刀在手,貼在屋內門框一側,屏心息氣地警視着堂屋大門。
忽然,那狗怒氣沖沖的狂吠聲變成求饒似的哀鳴。
堂屋窗下的箱籠中發出一片啪啪嗒嗒的撞擊聲,那裡的蛇奮力在箱籠裡穿梭頂撞。門外街路上的石板似乎有颶風掠過,與街沿石碰撞發出一陣連綿的叮咚聲,而後一切都歸於沉寂。
阿德一走到教舍樓的那片鋪着大塊方磚的空地上,就看到幾個低年級小男生在走廊裡激動地四處亂竄,接着是一片「來了,來了」的亂喊聲。
樓上樓下的窗檯上立馬擠滿了一個個毛茸茸的腦袋,這些密密麻麻的小腦袋相互詢問,竊竊私語。過道兩邊也有不少表情嚴肅的人貼壁而立,過道里那唯一的一扇窗戶的玻璃上有幾張壓扁的小臉向阿德吐吐舌頭。阿德前後一瞅,然後從容不迫地伸出右手中指舉過頭頂,打一片驚恐地說不出話來的小臉前通過。
阿德走進教舍,大群人一擁而上,鷄一嘴鴨一毛地問個不休。阿德邊應答邊去看汝月芬。一件荷葉領的紅罩衫將她那張白皙面龐襯得格外嬌艷,她愁眉不展地在看書。林立生在座位上羞澀地微笑着,又去開食盒。時尚書屋
待人散開,他顫巍巍地捧着兩塊光鮮的南瓜餅來到阿德面前。昨晚上今早上都沒吃東西的阿德看著南瓜餅問林立生:「我吃了,你吃啥?」林立生興奮地拍拍腦門:「忘了,今兒下午不是不上學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狼吞虎嚥把餅填進肚裡,汝月芬憂鬱地瞥了一眼阿德又繼續埋頭看書。
阿德爹對阿德娘說:「這幾日這小子可以不吃飯,餓餓醒!」阿德也定下來,他們不喊他吃,他堅決不吃。
阿德壓低嗓門問林立生煙殻上兩道題的事。林立生大驚失色,他居然壓根兒不知道這事,阿德向他使眼色,打手勢,他還一直以為阿德在求援哩,但他開始抄題時,阿德竟然交捲走人了。不過,他記得哈松交卷路過,在他跟前撿過什麼的。
林立生目光如炬地向哈松看過去。
哈松臉朝窗外,趴在桌上。這個狗日的不知為什麼很興奮,搖頭擺尾的。
「這一切都因為這個該死的哈松!」阿德心頭的火一點一點地躥上來了。
上課了,女施先生大步流星地走到講台上,阿德第1次感到女施先生步態中有一種逼人的氣勢。她一上來便宣佈了學堂對阿德的一個決定:卞德青先寫一份檢討書交到教導處,再聽候處理。阿德很清楚他們會做點什麼的,但這麼當眾說出來,他的心還是止不住一陣狂跳。
「報告!」哈松的聲音高高的,手也舉得高高的。
「說!」
「汝月芬也要受處分!」
「為什麼?」女施先生皺着眉頭問。
「她先從先生那兒偷出題來,幫卞德青做,卞德青考的時候就抄!」
教舍裡掀起一陣聲浪,目光刷地看向汝月芬。汝月芬雙臂掩面趴在桌上,她的雙肩微微地抽動着。
「安靜!」女施先生猛擊一記講桌,教舍裡即刻靜寂無聲。
林立生見女施先生猛然朝他撲來,兩眼一閉。待他再次睜眼,見女施先生正用力將卞德青按在座位上。
「卞德青,你今天再炸翅,今天就開除你!」女施先生平和地對掙扎着的卞德青說。
卞德青臉憋得通紅,在座位上咬牙切齒地掐大腿,林立生的眼睛也紅了。
「哈松同學,你是怎麼知道的。」
女施先生回到講台。
「汝月芬不是在考的時候傳的條子。老米頭,米國強事先在廁所裡就見了汝月芬做好的題目,卞德青上廁所還看來着。米國強昨天下午同我說的!」一直垂着眼皮說話的哈松嘭的一聲坐回座位。
「我沒說,哈松瞎講!」老米頭對女施先生說。繼而又轉過去對哈松咆哮道:「你不是說,不講出來的嗎……」

「哈松、米國強兩位同學空口無憑不行。上課!」女施先生一臉狐疑地走向黑板開始板書。
阿德和哈松四道目光同時向老米頭逼視過去。
教舍裡再次掀起一陣小小的聲浪。
阿德被停了一節課,在先生辦公室寫檢討書。當他將檢討書交給下課回到辦公室的女施先生時,女施先生都沒有正眼瞧他,只是向他甩甩手,如甩掉臭狗屎那樣,讓他回教舍上課。後面兩節課,阿德一直趴在桌上沒動窩。上課的先生也沒管他,誰都知道他的事,他們一如女施先生那樣,也把他看做狗屎。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