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4 頁


笑笑,趕緊挑上稻擔走了。 「再他娘的亂講,給只卵你吃吃。」那個悶悶的聲音從郝妹的身後傳來。 郝妹胸口一堵,一聲不出地加快腳步走過幾戶人家的門口。 這個連大爺是全莊唯一一個有點錢的主,他年輕那會兒一直在大湖替
作者:胡蜂 / 頁數:(4 / 0)

一隻在路邊東一嘴西一口尋食的母鷄看見稻擔,立馬勾頭撅腚,炸着雙翅衝來,在郝妹沒有反應過來之前,搶出稻擔裡的一株稻穗,掉頭而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嗨,這只瘟鷄,你倒會鑽空子來着!」郝妹喘喘地對那只搖着肥臀遁去的鷄,搖着手中的棍子笑罵道。
「瘟鷄?怎麼說話呢,妹子!」一個悶悶的有點着惱的聲音從連大爺家門口傳過來。
郝妹抬頭,一個精壯漢子在那幢老屋青苔密佈的牆下,正擺弄一柄糞勺,身旁是一片菜地和一口大大的糞缸。這是連大爺的老四兒子,比郝妹大個幾歲,倔頭倔腦的,出了名的暴脾氣,莊上的人几乎都不跟他搭話,小時候,郝妹見他就繞着走。
聽這口氣,那一准是他家的鷄。郝妹帶著幾分歉意笑笑,趕緊挑上稻擔走了。
「再他娘的亂講,給只卵你吃吃。」
那個悶悶的聲音從郝妹的身後傳來。
郝妹胸口一堵,一聲不出地加快腳步走過幾戶人家的門口。
這個連大爺是全莊唯一一個有點錢的主,他年輕那會兒一直在大湖替人開船運貨,掙了些錢。十幾年前,與人打架火拚,身上根根肋骨被人重新排了排,抬回莊上只剩下一口氣了。後來養好傷就再也不外出幹活了。郝妹記得她沒有出嫁時,年年都有人到他家做客。時尚書屋
長得慈眉善目的連大爺,被來人一口一個大哥地叫着,一整天都會樂呵呵地合不攏嘴。
連大爺的老伴早就死了,給連大爺留下了五個兒子,其他四個兒子如他一樣,個個低眉順眼,從不惹是生非,但這個老四卻有點凶神惡煞。有一日,宋老三家的那只老黃狗,不知犯了什麼病,追在他身後連吠了幾聲,竟被他用鍬拍得腦漿迸裂,宋老三的娘衝出門來沒說兩句,他居然掏出自己襠裡的老二,也說是要給只卵讓人家吃吃。因為這些,老四老大不小的,連個娘們也沒討上。沒人肯跟他,這個斷子絶孫的渾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郝妹一路上七高八低地胡亂與人招呼着,橫挑着小山樣的稻擔往家奔去。
幹了一天活的郝妹,累塌了。她攤手攤腳地躺在竹榻上,覺得自己快散架了。上床歇一會兒了,但睡不着,可能吃力過頭了。一回來她就跟爹爹說,黑龍潭那兒又有人在那採藥了。時尚書屋
爹說聲:「作死!」然後便不吱聲了。
農忙一開始,爹娘竟雙雙生病臥床,託人捎話到桐鎮,讓她無論如何進山回家一趟。爹娘就她一個獨養女兒,她不知道有朝一日爹娘老到不能動時,要同根發說把爹娘接到桐鎮的話,根發會咋樣。她常這樣想,但從未當根發麵說過這事。
如果她是嫁在莊上,總能幫爹娘一把手的。想到這,郝妹又內疚了起來。
清風掠過窗外,窗外白場上堆放著的稻柴與周圍一片片的花草木葉送來一股沁人心脾的甜香,郝妹透過沒有窗欞的窗框,向外瞄了一眼,大銅盤似的金紅月亮已高懸中天,時候不早了,該睡了。郝妹微閉雙目,想側身睡去,卻猛然覺得眼前一黑,但待她清清醒醒睜大眼睛時,又是滿眼紅光。看看天上,一團墨黑的雲正掠過紅玉般的明月。
突然一陣勁風吹來,風過後,那些一直唧唧歡叫的蟲兒都噤了口,門外鷄棚裡的那兩隻鷄,發出陣陣不安的咕噥聲,漸漸地,這種不安的咕噥聲演變成了一片驚叫聲。
「不要是黃鼠狼來拖鷄!」郝妹趕緊起身,奔出門。
聽得門吱呀一聲,娘在問:「咋回事,咋回事,山妹子?」
郝妹胡亂應了娘一聲,快步向用碎磚破瓦搭成的鷄棚走去,那兩隻鷄仍然在疾叫衝撞。
這時的月亮又顯示出一片奇詭的暗紅,影影綽綽的樹木則依然如一片化不開的濃墨,在河岸兩邊逶迤而去。堵在鷄棚口的破竹簾,啪嗒嗒一聲被那兩隻鷄死命地撞開了,那兩隻鷄悶着頭跌跌撞撞一陣亂躥亂飛,呼呼啦啦地上了一棵楝樹,咯嗒咯嗒地亂叫個不停。
一陣白裡摻紅的水氣從前面的河岸上裊裊升起,而後向四下里東遊西盪開去。這紅紅白白的水氣突然使郝妹感到一種沒有來由的恐懼,她不由得渾身輕輕一顫。
驀地,一聲令人肝膽皆裂的慘叫聲猛然撞開連大爺家的老屋,在山窪裡久久地迴蕩着。一樹一樹的鳥兒驚叫着呼啦啦地飛離棲身樹,撲向天空。
郝妹立即回到家裡,點上松明子,跌跌撞撞地向連大爺的老屋奔去。
在一片雜亂的喧囂聲中,郝妹看見已經有幾個火把在連大爺老屋裡躥出躥進。
「殺人啦,不得了啦,快來人啊!」連大爺的兄弟,連二爺的黑臉上水漉漉的,額角上根根青筋暴起,他在屋門口蹦腳跳着喊着。
郝妹跟着人群一齊擁入門裡,連大爺的大兒子、二兒子打着赤膊橫死在堂屋的地下,暴突的眼球裡反映着一屋子火把的光斑,這一對兄弟大佬耷拉著的血舌,此時仍在滴滴答答地淌血。門口那兩塊倒塌在地的門板上,滿是一汪汪紅紅黑黑的血跡。
從未面對面地看到過死人的郝妹,嚶的一聲逃到門外,一把抓着同樣是魂飛魄散的關嬸,兩人便抖作一處。
關嬸的男人沿著地下一溜血跡,一走到大門一側佈滿青苔的牆下,便對著牆下菜地裡的糞缸一聲驚叫。郝妹和關嬸碎步過去,一見糞缸邊耷拉著一雙被捆在一處的光腳,也失聲尖叫起來。已經重新落到樹上的群鳥,又呼啦啦地起飛,繞樹發出震天的叫聲。而有的鳥兒則如蚊蚋似地滾成團相互衝撞,高高低低地向着血紅的月亮疾射而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