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40 頁


開過船、落過草的背景。在大湖開過船的肯定未必等同於落草為寇,但落過草的卻必定是開過船,否則怎麼叫大湖強盜呢!這些賊胚當年在湖上岸上打家劫舍,殺人越貨,要麼分臓不勻,要麼是被人尋仇。這些人現今七老八十了,二十多年前便金
作者:胡蜂 / 頁數:(40 / 0)

「是!」施朝安低聲下氣地應了一聲,但他心裡想:照例先應下再說,破破看,破不了了,再拉個確有嫌疑,但查無實據的,墊背交差,實在辦不了,就拖,最後拖來拖去,拖得大家沒脾氣了,就不了了之了。你王興國那會兒吃這碗飯時不也這樣。從黑龍潭那起滅門案開始,這麼多年,那麼多案子,你又破了幾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王興國一瞪眼睛道:「老伯爵問過這案子了,我這會兒是認真的,你得動真格的了,好好想個法子,千萬再別稀里糊塗的!否則這一起一起的,再沒個完了。你當警長這幾年下來,已經有多少起這樣的殺人大案,沒破的,全成了無頭案,四起還是五起?」
施朝安點頭認可。不過,他認為他對那五起殺人案的案情,應當說是清楚的。那些死胚,同他知道鄰鎮前一陣子被殺的一個叫孫永官的老頭子一樣,他們都有在大湖開過船、落過草的背景。在大湖開過船的肯定未必等同於落草為寇,但落過草的卻必定是開過船,否則怎麼叫大湖強盜呢!這些賊胚當年在湖上岸上打家劫舍,殺人越貨,要麼分臓不勻,要麼是被人尋仇。時尚書屋
這些人現今七老八十了,二十多年前便金盆洗手,吃吃白相相,在各自的村裡莊上坐在牆根和老槐樹下打打瞌睡,吹吹牛。這些兇案,大都像是黑吃黑。王莊這起兇殺案,也應當沒有例外。
二十年前,也就是王天官剛出道那會兒,在省城做捕快的叔父受天官之托,專門到桐鎮來了一趟,他一人隻身去了趟大湖,從那之後,大湖強盜便在桐鎮地界絶跡了,二十年來桐鎮也就這麼太太平平地過來了。天官官至陸軍總長時,施朝安才明白天官托叔父回桐鎮的用意,想想也是,一顆一路升起的將星家鄉,常常是殺人放火強盜搶,小報大報頭版的通欄標題老將天官的大名與他家鄉的匪患聯繫在一起,委實有礙於他的仕途。
但自黑龍潭的小連莊那起滅門案之後,十多年來,陸續發生了七八起殺人兇案,除了二三起謀財害命和原因不明的殺人案而外,全都是這類火拚或者說是仇殺。
「鎮上的人一直覺得咱們都是吃草的,一群牲口!要不是老伯爵給咱們搪着,你我做個屁鎮長警長的?實在不行,到外面請人去!」王興國一掌擊下去,茶壺在桌上跳了幾跳。他覺得這兩年這個施朝安不大聽話,他早就動了要換掉施朝安的心思,無奈施朝安從縣上到省裡都有人,施朝安的叔父當年做過省城最大鏢局的首席鏢師,這一綫吃刑偵飯的大大小小的頭目,有些與施朝安的叔父不是師徒關係,就是同門兄弟。但他只要見一回縣警局的季局長,就抱怨一回。他想總歸會起點作用的。時尚書屋
施朝安低聲地應了一聲。他知道自己不行,所以才心甘情願地在這個鎮上做個小小的警長。但他在心裡又回敬道,誰不想動真格的?你也得有這個本事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施朝安記得清清楚楚,有一年,從大江上游漂下來一具死屍,漂到桐鎮地界被水草纏上再不走了時,就是王興國派他用竹篙拖出來,再讓死屍漂下去。王興國當時對他說,別管,根本破不了的。這種案子,耽誤功夫!
「光天化日之下,也敢出手殺人!就一點線索也沒有?」王興國身子往後一仰問道。
施朝安眼光一閃,向王興國看一眼,輕輕地搖搖頭說:「一個孤老太婆第1個看見那兩個死人。能問的人都問過了,這期間沒有一個外鄉人到過莊上。我細細地查過一查,這起殺人案,和前面幾起,包括鎮長你當年和我一齊去踏勘過的那起黑龍潭的滅門案一樣,死胚都有在大湖吃船上飯的背景。我在想,這是否有連環案的可能。時尚書屋
這些個死胚不知在什麼時候與兇手結下仇怨,才招致殺身滅門之禍的。還有一點,就是被殺的這些人在村坊上都是有點錢的人,包括王莊兄弟大佬,這些死胚家裡值銅錢的東西都沒了。我說,吃船上飯的人多了,但都不像他們那麼有錢,而且都是在短時間內一下子有了吃不完用不完的錢,有的可以說是富得流油。村坊上的人也覺得那些死人的錢物有點來歷不明,就是說可疑得很。時尚書屋
所以這不排除有黑吃黑和仇殺的可能。」

王興國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對施朝安擺擺手說:「廢話,殺這樣的人又是這麼個殺法,現如今除了黑吃黑和仇殺,還有什麼?我問的是有沒有殺人兇手的什麼線索!」
「暫時沒有!」施朝安有幾分抱歉。
「那就下去查,這個人危險得很咧,不要殺來殺去,殺紅眼了,亂殺一氣!」王興國站起身來,頭也不回地往外走去,邊走邊扔下一句話來,「把你手裡那十幾個人都撒下去,王莊周邊的村坊也都跑跑!」
「我看這些死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有的還在村坊上欺男霸女,作威作福。要我說呵,一夜暴富,這錢物不是做賊偷來的,就是做烏龜強盜搶來的。」
王興國一出門,陶巡警,一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站在一邊說,「我看也沒啥,他們殺起人來,連眼都不眨一眨,只準他們殺人,不准人家殺他們?殺,這叫一報還一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