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41 頁


堆裡,一見這個耍蛇賣藥的大漢眉心上那一顆大痣,心裡咯噔一下。 「哦……天哪!」她瞪圓眼睛低吟一聲,目不轉睛地盯着陸子磯,越看越像當年的小豹子。 有人在大聲吆喝着開道。四個赤腳鄉親肩扛手抬着兩根粗楝樹枝結着些草繩的
作者:胡蜂 / 頁數:(41 / 0)

陶巡警這幾句話深得施朝安之心,自古以來,這些大湖土匪強盜讓官家沒有省過一天心,他們聚則為匪,搶一票,便散則為民,找他們幾近大海撈針,無從剿起,有種他娘的像水泊梁山,豎桿旗,築個寨呢!狗日的,殺起人來如刈草,手條子辣得不能再辣!有人能這樣暗地裡為民除害,這就對了。他上任後,有兩起吃準了是黑吃黑,自相殘殺,他便不再理會。殺,殺得越多越好,殺個精光,就天下太平!仇殺,施朝安也認可,有因有果,不管你的上代頭,還是這輩子裡自家的債,欠下的,總得還。但這世上有許多事,做得說不得,尤其是吃他們這碗飯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放你娘的狗臭屁!」施朝安將挎在身上的短槍取下來,用力拍在桌上,眼睛朝陶巡警一瞪道,「傳出去,敲碎你的飯碗頭!」
郝妹剛剛擠進人堆裡,一見這個耍蛇賣藥的大漢眉心上那一顆大痣,心裡咯噔一下。
「哦……天哪!」她瞪圓眼睛低吟一聲,目不轉睛地盯着陸子磯,越看越像當年的小豹子。
有人在大聲吆喝着開道。四個赤腳鄉親肩扛手抬着兩根粗楝樹枝結着些草繩的擔架,橫七豎八地衝到蛇郎中跟前。擔架上躺着一個粗壯的鄉下小伙,氣息奄奄的樣子。打頭的鄉親說,這小伙割稻時被一條草蛇咬傷腳趾。時尚書屋
想著草蛇無毒,他用水沖沖就算完了。不料幾分鐘內便渾身抽搐,腳掌腳踝腫得跟大腿似的。抬到王記藥局就已不省人事,被藥房坐堂郎中打了回票。他們聽人一說陸子磯在這,就奔攤兒來了。時尚書屋
施朝安低着頭反剪着手大步向大橋頭走來,心情沮喪。王興國當着他的下屬,這麼訓龜孫子似地訓他,他覺得太坍台,太沒有面子了。這會兒,他絞盡腦汁,在想法子。如果王莊案,再那麼不了了之,王伯爵真讓他見顏色,那就難交賬了。時尚書屋
一見大橋頭那兒亂哄哄的一圈人,施朝安就走了過去,從圈外往裡張望。
正在收攤的陸子磯放下手上的活,神情專注地察看一番小伙的傷腿,立即從傷腿高位再扎一根布帶,又從箱櫃的小匣子裡取出一柄小巧的柳葉刀和半截洋蠟。
那柳葉刀在陽光下銀光閃閃,帶著一股子殺氣,施朝安眉頭微微一皺,目不轉睛地死盯住那柄柳葉小刀。
陸子磯拿出洋火燃着洋蠟,將柳葉刀來回在火頭上一撩,刀身迅速變色發藍,他吹吹刀,在小伙的腳趾連拉兩刀,切開一個十字。一股飽滿的烏血即刻從切口中湧了出來,淌了一地。
「毒血!」有人喊一聲,圈中人馬上往後一撤。
陸子磯頭也不抬地順小伙大腿吭哧吭哧用力往下擠壓,地上不一會兒便積了一大攤黑血。陸子磯一頭汗水,摸出兩丸藥,一丸撬開小伙的嘴內服,一丸嚼碎搽於他的傷處。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陸子磯嘴角上沾一抹暗綠色殘液,宛如一汪燕麥的灰白色的汁液。郝妹一時有些恍惚,她想起小連莊上的豹子哥,還有遞到她手上的燕麥粒。
「有得救不,還能活過來不?」抬小伙的鄉親急急地問。
「多大事?」陸子磯操起學來的南京方言,有點調侃地應道,「沒得事!」
郝妹的眼眶濕潤了,她趕緊低下頭去。那時,她只要一不開心,小豹子就是這兩句。
施朝安再次看了看那把擱在箱籠蓋上的帶血小刀,抽身離去。
「草蛇有毒,嘿嘿,草蛇有毒!這些個鄉巴佬和這個江湖騙子一搭一檔,擱這唱雙簧哩!」一個老頭站在圈外,鄙夷不屑地對身邊的人說。
送那小伙過來的鄉親一臉通紅,小聲罵開了。
「嗨,這位老哥哥不能這麼說話!草蛇有毒,還真有這事。甭說草蛇,這兒有的赤鏈蛇也有毒哩,前幾日,我一直在這兒鄉下看病賣藥,被草蛇赤鏈蛇咬傷毒發的還不止一個兩個。葛家莊有仨,張店有倆,宋村還有一老一少。老哥哥若不得空閒,可託人打聽打聽。時尚書屋
我陸子磯這話有半句虛頭,各位老少爺們給咱作個證。這兒有堆下水,老哥哥吱聲,我給摘下送老哥哥家去喂狗。」
陸子磯眉毛一挑,拍拍胸腹,朗聲說道。
「人家被草蛇咬傷先抬王記藥局那兒去,不成了,才抬過來的!」
「捉條草蛇來,咬死這個老翹辮子!」
人叢中好幾個看客同聲叱責這個老頭,這個留着一把山羊鬍子的老頭頭一勾,撤身便走。
陸子磯收拾好箱籠時,小伙竟自醒轉過來,他無力地向陸子磯笑笑,然後又合上了雙眼。一鄉親慌忙拎出草繩擔架邊上的一隻鷄簍,雙手遞給陸子磯。鷄簍裡有幾隻神態安詳的雌鷄,發出幾聲受驚的咯咯聲,紛紛昂起頭來。
陸子磯道聲:「罪過!」接過鷄簍,拎出一隻鷄來,然後將其他的鷄不由分說地退了回去。他與抬擔架起身的幾個鄉親道別,轉身欲將鷄投入蟒箱。
「江湖蛇郎中!」剛纔離去的山羊鬍子遠遠喝一聲,提着一隻小草包噔噔噔地奔過來。有幾個已經散開去的,見此情形馬上又合圍過來。
「這老頭今兒個同這個江湖蛇郎中對上了!」一個叫王媽的熟人對郝妹說。
「哎呀!」郝妹應道,渾身令人不易察覺地在哆嗦。
山羊鬍子從草包裡抖出一條背部黑綠色,並有幾條赤色條紋和斑點的蛇來,叉着腰,翹起鬍子對陸子磯說:「喏,一條赤鏈蛇!」
「老哥哥,我說過這兒每一條赤鏈蛇都有毒的話嗎?」
「這他娘的耍賴了不是!大家看好,這是高申蛇場這兩天剛捉來的赤鏈蛇,貨真價實的!你不能想怎麼說就怎麼說,說這條有毒就有毒,那條沒毒就沒毒,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有人幫着老頭開始起鬨。抖落在地的赤鏈蛇悄然游向一邊,陸子磯伸手撈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