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43 頁


自散去。鎮上王記藥局的蛇藥,今兒同陸子磯的藥丸一比,便落了下風。 門口的石板路上有篤篤篤的木棍觸地的聲音傳來,郝妹目光轉向門外,要看看是誰。突然啪嗒一聲一根雜木棍直接甩進門來,有人結結實實地摔在地下。 郝妹和其他
作者:胡蜂 / 頁數:(43 / 0)

外屋呈長條形,陳設簡單,一張桌子兩把靠椅三條長凳,家什都顯得陳舊不堪。屋內四壁粘着一層細密的浮塵,東西兩頭的套間各有一塊同樣灰濛蒙的竹門帘垂下。進門的外牆有一扇大窗被護窗板遮蓋得嚴嚴實實,固定護窗板板條和橫杠的鐵搭扣銹跡斑斑,顯然已很久沒人動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陸子磯將一挑箱籠置於護窗板下,另一挑箱籠拎入東屋。
無論在大橋頭,還是在屋裡,陸子磯的目光在她臉上掠過幾次,郝妹看出來,陸子磯已對她沒有半點印象。
東屋裡傳出來的藥杵搗擊聲讓郝妹心緒不寧,陸子磯讓大家等着。
三條長凳上坐著滿滿噹噹的買藥人,雖然有些人從沒碰到過什麼蛇,但是這幾年老聽說有人被蛇咬傷毒發身亡的事,他們都想備點蛇藥以防不測。剛纔陸子磯挑擔回來的路上,鎮上有不少沒買上藥的人紛紛尾隨而來,後來聽陸子磯說他還要在此住些日子時才各自散去。鎮上王記藥局的蛇藥,今兒同陸子磯的藥丸一比,便落了下風。
門口的石板路上有篤篤篤的木棍觸地的聲音傳來,郝妹目光轉向門外,要看看是誰。突然啪嗒一聲一根雜木棍直接甩進門來,有人結結實實地摔在地下。
郝妹和其他幾個人奔了出去。一個鼻青臉腫的老漢掙扎着從地上爬起來,他是住在鎮南斜橋河的篾匠,一輩子光棍。
「一個賣蛇藥的可在這住?」老漢露出一口殘缺不全的牙齒問。郝妹點點頭,攙老漢進門。
三年前,老漢在鄉下走夜路,小腿肚不知被什麼蛇咬傷後,一直潰爛滾膿。他拄棍坐下,撩起褲管示人。一截黑紫腫脹佈滿蚯蚓般的筋結的小腿,一個爛如絮狀的創口,令郝妹一陣噁心。
陸子磯關上了裏屋的門,端着盛滿藥丸的一個小竹匾走到外屋。他穿著汗褂短褲,雪白幹淨,沒有一點污漬,郝妹見了很舒服,她不喜歡邋遢的男人。豹子小時候就很愛乾淨,和莊子上其他男孩不一樣。但剛纔一坐下,她思前想後,覺得還是不與豹子廝認為好。時尚書屋
月芬二三歲時,小伙計有事回鄉下去一趟,根發又不想臨時用人,她就把月芬託付給蒲包老太,天天到店裡去幫忙根發,結果隔壁的顏老闆也就天天捧個茶壺到他們的店裡來報到,連自己的生意也不管了,也再看不見任何人了,只是一門心思地有一句沒一句地與郝妹說話,一雙眼睛黏黏糊糊地在她的臉上身上轉來轉去。連郝妹自己都覺得這個顏老闆有些過頭了。那一日,顏老闆頭髮梳得油光,賊兮兮地笑着,雙手捧着一大把香瓜子,一個勁地往郝妹懷裡塞,她知道根發醋勁大,誰與她的話多了,他就給人臉子看,而這個顏老闆,根發已經忍了他很久了。正當郝妹左推右擋,頻頻迴首看根發,擔心他大發作時,只見根發抓起柜上的茶杯死命地往地上一砸,臉色鐵青地對顏老闆大吼一聲:「吃豆腐吃到我這來了,滾!」
顏老闆滾是滾了,但從此就結下怨了,貼隔壁的鄰舍,從此誰都不看誰一眼了。這事弄得郝妹想起來就閙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突然,郝妹感到有一大片陰影堵在了門口,她抬頭一看,那兒齊刷刷地立着四個彪形大漢。他們的身後有幾個從鎮中一路跟到這兒的閒人,他們去的地方往往意味着有一場熱閙可看。門口隨即也有人圍將過來,如嗡嗡嚶嚶的一群綠蠅。
第5章
奇 毒(1)
桑林如海,濃蔭匝地。一棵棵白皮桑樹,枝幹曲裡拐彎滿是節疤,那些節疤比教舍裡板壁上的那些陰影圖案更加具體生動。桑樹枝幹上綴滿了肥厚的桑葉,一張張深綠色的桑葉下觸目皆是纍纍的黑紫桑果,瑪瑙似的晶晶發亮。
阿德笨拙地爬上了一棵去採桑果。他上的這棵樹,有桑果的樹杈太細,似乎有點承受不了他的份量。他一動,腳下身上的樹杈就顫個不停,讓他感到如履薄冰。他戰戰兢兢地摘下一串桑果,然後就豪氣萬丈地扔給樹下的汝月芬。時尚書屋
「我也上來,上那棵!」汝月芬把那串桑果填進嘴裡,指指阿德旁邊的那棵樹,含混地說道。
汝月芬使勁地將一嘴桑果嚥下去,像阿鐘一樣,朝手心裡噗噗吐上兩口唾沫,噌噌噌地就上去了。
「你咋會爬樹的呢?」阿德的眼睛圓了。他原來以為像汝月芬這樣的女生,根本不可能會爬樹。不曾想到,汝月芬竟然會爬樹,她不僅會爬樹,而且上樹的速度快得驚人,遠遠在阿鐘之上。
「天生的!」吃桑果吃得手指嘴唇一片黑紫的汝月芬,這時顯得有幾分妖艷,她的聲音也含着千般風情,與平時沉靜冰冷的態度判若兩人。
阿德心裡充滿了得意和幸福,因為他能與這樣美貌活潑可愛的姑娘在一起。
桑樹下落有不少已經開始腐爛的桑果,黑紫的半紅半紫的。樹上樹下還可以看見一些灰白色的桑果,果形完好無損,但沒有一絲光澤。
「這些白的是咋回事呀?」汝月芬含着一嘴桑果,坐在對面那棵桑樹的樹杈上,嬌媚地揚起頭來,指着幾粒白化的桑果問阿德。
阿德柔聲柔氣地回道:「聽說是蛇呵啥的含過一含!」
「噢!」汝月芬乖順地點着頭。
采了一會兒桑果,汝月芬突然看到那邊的桑樹下,開着一片明麗的小黃花,又哧溜一聲地下了樹,一蹦一跳地顛了過去。
阿德忽然看到汝月芬的雙眉微微一皺,隨即緊鎖起眉頭,鼻子使勁地向外嗅一嗅。
「真神了!」阿德心裡一動,以為汝月芬又聞到了他內衫袋中的蛇藥味兒。
一片深綠色的長草忽然向兩邊劈開,一道深黑色的長長的溝槽緩慢地向桑林迫近,濃濃的腥味隨風飄來。
阿德在樹上採下了更大更紫更亮的桑果,將衣兜褲兜揣得滿滿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