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44 頁


德不要吭氣。阿德邊跑邊向身後那片草叢望去。整條長長的溝槽忽然轉向而去,漸漸地消失了。 草波無痕,一陣風過,萬重綠浪似從天邊而來。 一逃出林子,阿德這才開腔問道:「一條大蛇,是吧?」 「見是沒見,但剛纔你沒
作者:胡蜂 / 頁數:(44 / 0)

「快點下來,快點呢!」汝月芬匆忙嚥下桑果,仰起雛菊般的面龐,壓低聲音急喚阿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看見汝月芬皺在一處的眉毛,阿德便應了一聲,向下爬去。
「那就算了吧,這蛇藥回頭還可以再買的。」
阿德想了想,藉著桑葉遮蔽,他又掏出那四丸蛇藥,掐下兩粒白桑果,連藥一齊向外用力擲去。風將他的丸藥桑果,送得很遠很運,而後紛紛落進了那片長草叢中。
又是一陣風來,阿德也清清楚楚地聞到了一股濃烈的腥味,覺得胃裡一陣翻騰。被鋸齒形的密密麻麻的桑葉遮掩的天空,碧藍如洗,賞心悅目。阿德順勢看去,長草中那道朝兩邊劈開的溝槽向前延伸的速度,越來越慢。
阿德明白了那是什麼,他趕快溜下樹,瞪大眼睛看著汝月芬。汝月芬向他使了個眼色,一聲不響地拖了他一把,拔腳就向林子的那一頭奔去。一路上,她始終示意阿德不要吭氣。阿德邊跑邊向身後那片草叢望去。時尚書屋
整條長長的溝槽忽然轉向而去,漸漸地消失了。
草波無痕,一陣風過,萬重綠浪似從天邊而來。
一逃出林子,阿德這才開腔問道:「一條大蛇,是吧?」
「見是沒見,但剛纔你沒有聞到一股子腥氣?」汝月芬氣喘吁吁地搖搖頭道,「像蛇!」
雖說阿德自己也見了長草中那道朝兩邊劈開的溝槽,但他仍渾身一顫。
「如果是,肯定是一條蠻大的蛇,不然不會這樣腥氣。」
汝月芬回望那片桑林,拖一把阿德繼續往前走去。
「天呀,老天爺呀!」阿德興奮地喊一聲。
顯然是受了刺激的阿德,開始喋喋不休地說個沒完,而汝月芬仍然不住地回頭張望,步子仍然是那麼急切。她這會兒看上去有幾分神思恍惚,一路上她老是不停地撩開掛在雙頰邊上飛來飛去的那縷長髮。
一隻喜鵲聳頭抬尾扎翅,在一棵冠如華蓋的老白果樹上叫喳喳。不知為啥,阿德聽見喜鵲叫,就會有一種快意,有一種安全感。他的幾個兜都癟了下去,在逃時桑果被顛落大半,但他仍舊快活無比。
一片小摺扇樣的葉子,打着旋從白果樹上飄蕩下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觸!」阿德像剛哭過那樣,身子一痙,顫顫地說道。他知道這事要是講出來,給阿鐘、金山聽聽,那就饞煞這兩個傢伙了!
「想必這位就是陸爺!」四條大漢中打頭的那個大漢一臉青氣,他用掌在門上重叩一記,門咣啷咣啷響半天。那只仍舊搭在門上揸開的大掌,五指中有三指帶著寬大厚實的銅箍。郝妹有時到商會裡代男人去交錢時,聽那兒的人管他叫大毛。這是個鎮上出了名的強盜胚,即令下油鍋滾釘板眼睛都不會眨一眨。時尚書屋
爹娘老子如若招惹了他,他照捆不誤。
陸子磯連忙拱手招呼。這一行四人全都踏進門來,屋裡頓時窄了許多。
「你、你、你,還有你,請回吧!今兒陸爺這兒的藥我們哥幾個買下了!」大毛揮揮手說。
陸子磯沉下臉來,看著人們一聲不吭地魚貫而出。老漢也抖抖索索地去摸棍,郝妹將棍子遞給老漢,想跟他一齊走。
「各位好漢,有話請講。」
陸子磯一把拖着老漢和郝妹,將他們摁在長凳上,直視着大毛說道。
「這還有啥要講的,咱買藥呵,你不就是跑江湖賣藥賺錢的!」斜靠在門上的張阿二道。
「是賣藥賺錢的,可也要看賣給誰了。南方多蛇,誰都可能一朝被蛇咬。我陸子磯不敢說什麼懸壺濟世,但我的藥至少得讓這位老伯一樣的人看得見,買得起。」
陸子磯一聲冷笑,指指老漢道。時尚書屋
「咱爺們還真沒見過誰,這麼不受抬舉的!」門口的阮老三對門外的人說,引來一陣討好的笑聲。
「陸爺的意思是不賣藥給咱哥幾個,我沒聽錯吧?」大毛提提褲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門口有幾個腦袋急不可耐地拱進來,阮老三一甩胳膊肘將門砰的一聲關死。
屋裡頓時黑了下來,有幾縷陽光從護窗板的縫隙裡射進來,在地上划出幾道棍狀的光線。
郝妹撇下老漢一個箭步衝過去開門。
「這會兒誰也別想出去!」張阿二反身用背一下一下磕打着門板。
「開開門,你們做啥,做啥!」郝妹漲紅着臉大叫。
「你在這叫床啊!」大毛一抖雙肩走過去,扯着郝妹頭髮一把拖過來。郝妹頭皮一陣劇痛,眼淚出來了。她使勁地將眼睛轉向站在凳旁的陸子磯。
「放手!」那女人的眼睛令陸子磯渾身一震,他低喝一聲。
「咋,要你心疼了!」大毛將手中一把頭髮往地下一甩,拍拍手還要說什麼。
陸子磯撮圓嘴唇一聲呼哨。
依窗排開的那幾口大箱子中的一個箱蓋,悠悠地頂開了。一條巨大的長着鉻鐵頭的白頭蟒徐徐從箱內升起,大蟒呈七字形微微地偏轉頸子,綠瑩瑩地輪番注視着屋內四條大漢,不住地吐出丫形血舌。
陸子磯的哨聲由高到低,大蟒勾頭直立在大毛眼前。
大毛背脊直抵東屋門板,後背上的門一下被碰開了,一個冰潤黏滑的物體一點一點地貼在他的後背。
王大毛一回臉只見那個蟒頭閃電般地從他背後擺了出來,白頭蟒那對木森森的眼睛凝視着他的脖梗子。
大毛眼睛一閉,額角冷汗涔涔。他垂下不可一世的眼睛,對陸子磯啞聲叫道:「陸爺……陸爺……」

屋內悄然無聲,掩面落座的郝妹竟然聽見一陣咂酒聲從西屋傳來。張阿二等人瞠目結舌,如泥塑木雕。
施朝安帶著陶巡警急匆匆地向花山頭而來,他渴望在這個蛇郎中這兒有所斬獲。剛纔在大橋頭看到那個蛇郎中操弄那柄柳葉刀時,他腦袋裏刷的一響,有道光亮一閃而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