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50 頁


。阿德想起了汝月芬當年站在鎮南看高申殺蛇時的那一幕。他因為汝月芬難過而難過,也為那些蛇而難過。「人是什麼?」汝月芬仰天低語道。 汝月芬低垂着頭向前走去。 「一個一生下來就始終遭人憎惡嫌棄和虐殺的生靈,它還要活
作者:胡蜂 / 頁數:(50 / 0)

「哈哈哈哈,操他姥姥,這蛇還會這套?」高申狂笑不止。他已讓幾個夥計回店裡去再多取些裝蛇的家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又有幾條蛇從墳崗中冒出來,幾個農人呼嘯着將它們的腦袋砸扁搗碎。小帶墳裡人歡馬叫,有越來越多的人嗷嗷直叫地介入了這場殺戮之中,亂墳崗中瀰漫著一股濃重的血腥氣。
高申心滿意足地俯視着腳下奮力掙扎的一網袋大蛇。這幾年,鎮子周圍几乎已無蛇可捕了。
一座古墓邊上有一個守墳的白鬍子老頭,一身農夫打扮。他依樹而立,不停地撇嘴而後用力地朝地下啐一口,眼睛看天道:「吃蛇,吃蛇,吃你們十七廿八代祖宗!」
墳場地裡四處都可以看見烏紫的血腸和紅白相間的蛇段。汝月芬渾身顫抖着牽牽阿德的袖管,拔腳就走。阿德想起了汝月芬當年站在鎮南看高申殺蛇時的那一幕。他因為汝月芬難過而難過,也為那些蛇而難過。時尚書屋
「人是什麼?」汝月芬仰天低語道。
汝月芬低垂着頭向前走去。
「一個一生下來就始終遭人憎惡嫌棄和虐殺的生靈,它還要活在這個世界上嗎?」汝月芬沉默很久又開口說道。阿德從來沒有想過這類問題,阿德無語。但有一點,他現在吃準了,汝月芬昨晚踩碎那些個蛇蛋是刻意的。
他們一直肩並肩地走着,但離鎮上越近,汝月芬和他的距離越遠。
一路上,汝月芬再不說一句話。她時而陷入沉思,時而雙目含悲,時而又怒容滿面。看著她這麼不開心,阿德心情也不由得沉重起來。
他們走到一條叫混堂弄的弄口,看見有一大群人嘰裡呱啦地在說話。
「能不能滾遠點,再瞎鷄巴跟過來湊熱閙,當心招傢伙。」
張阿二拎根哭喪棒反身趕幾步,人群嘩地往後退去。但張阿二折身向前走一段,人群又你推我搡地向前蹭幾步。
袒胸露腹的王大毛臉色鐵青地轉過來對張阿二說:「攔住這些傻逼!」
張阿二往巷壁一靠,拄着哭喪棒,一腳蹬踏在對面巷壁。
「繞到北弄吧!」阿德拉拉汝月芬的手說。汝月芬似乎沒聽見,一直走到橫斷的大腿跟前。阿德只好跟過去。
「幹啥?」張阿二乜着眼問。
「回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汝月芬平靜地說。
「繞過去。」
張阿二揚手向外劃半圈。
「不!」汝月芬斷然回絶。
「嘿,我還從沒碰見過你這樣的姑娘家!」張阿二咧嘴一笑,放下腿來。
阿德一步上前擋住汝月芬。汝月芬一把扯開阿德往前走去。阿德對汝月芬一下變得那麼好鬥,十分惱火。
張阿二一掌向汝月芬推過去,汝月芬靠在阿德身上,兩人騰騰騰地退回人叢中。
陸子磯見大毛敞着懷站在巷口,玩弄着一截三節棍。他身後高高低低地站着七八個齜牙咧嘴的漢子、一群看客和兩個孩子。陸子磯撇撇嘴,苦笑一聲,在石板上跺跺腳,抖去沾在鞋面上的一團絮狀積塵。他將手裡的酒肉揣入懷中,不緊不慢地向大毛走去。時尚書屋
「借光!」陸子磯一拱手,貼近大毛。
大毛展開三節棍,低聲道:「陸爺,剛纔得罪了!小的們也是受人之託,傳個話。陸爺開個價,有人願出高價買你老的方子,一塊兒做也行,只要你給個話。」

陸子磯衣袂發須飄然而動,他向大毛微微一笑道:「有這麼談生意的嗎?你看看這陣勢!一會兒買藥,一會兒買方子,幾位爺叔只要捎個話,說我陸子磯不能在這碼頭混,我立馬就走人,不必這樣勞動各位大駕!」
「毛哥,同他囉唆什麼。交出方子,咱們大路朝南各走一邊。要不行,咱爺們在這對開。」
阮老三說。時尚書屋
「剛纔用他媽的蛇耍弄爺們,現在就在這真刀真槍見個高低!」張阿二說。
「哈哈,青天白日,竟如此行事,一個個像山大王似的!話這麼說吧,我陸子磯祖祖輩輩,走南闖北,這等事肯定不是頭一次撞見。幾百年來,風風雨雨都這麼過來了。不然,陸某還怎麼可以自稱湘西蛇藥王呢!」
「說半天,我這是瞎耽誤功夫。那就滾你媽!」大毛頭一揚,舞動三節棍殺過來。
「怎麼說翻臉就翻臉?」陸子磯一側身,一抖肩胛。那大毛如彈丸反彈,嗖的一聲撞回人堆裡。但陸子磯的鼻樑被揚起來的三節棍稍帶了一下,一股鮮血緩緩地從他鼻孔中奔流直下。
「這不是強盜搶嘛!」汝月芬怒目而視大毛眾人。
阿德沒弄明白,這汝月芬一腔怒火怎麼能在這時發出來!他趕緊向後扯她的手,不解地問道:「你瘋了呵,今天!你不知道他們是誰呵?」
大毛一干人轉過臉來,驚愕不已。站在汝月芬阿德身後的看客忙不迭地向兩邊散開。
「你,一個傻逼小丫頭!你在說誰啊?」大毛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在說你們這些人渣,你們這些在鎮上偷拿扒搶的人渣。」
汝月芬滿面通紅,一字一頓地說道。
「偷拿扒搶?還人渣?」大毛邊上一個大漢笑了。
阿德簡直不認識這個一向文靜得連大氣都不出的汝月芬了,他拖着她的胳臂往外逃去。汝月芬甩開阿德的手繼續大聲說道:「你們個個人面獸心,連自個兒的媳婦都要換來換去,不是人渣是什麼?」
王大毛、張阿二和阮老三幾個相互愕然而視。
「好,有種!上去咬!」
「喔喲,娘呵!這樣的姑娘家大了,連人都嫁不出去!」
「換媳婦睡覺,這小姑娘家的怎麼知道!」
人群中像開了鍋似的,一片鼎沸。
連脖子都紅了的大毛從齒間迸出一句:「今天,我要捏死你!」
大毛一個箭步,用三節棍照伸手阻擊的阿德頭上猛擊一記。阿德腦袋轟的一聲,眼前金蛇狂舞。大毛一把擼開東倒西歪的阿德,一手提起汝月芬胸領,用力向地上摜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