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51 頁


,直覺一股氣血上湧。 「毛哥,現在跟個小孩較什麼勁呀,咱爺們先把這個傻逼江湖騙子拿下再說!」另一個大漢拍拍大毛說。 「要收拾的,回頭!」大毛毒毒地瞪了汝月芬一眼,又率眾人向陸子磯一擁而上。 陸子磯一手接大毛被
作者:胡蜂 / 頁數:(51 / 0)

汝月芬被勒得滿面赤紫,兩眼突出,只見她兩手往大毛手臂上一弔,拚命一探脖頸,張開小嘴就往那只毛紮紮的手背喀嚓一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直在那發愣的陸子磯腳底生風、欺身上前,從王大毛手裡奪下汝月芬。
汝月芬一下撞進陸子磯懷裡,他身上的蓬塵呼地一下悉數被她吸入。在這一剎那間汝月芬幾近窒息。她胸口發緊,兩眼淚花,掙扎着從陸子磯身上滑下。
一立在地上,汝月芬頓時感到頭暈目眩,兩腳虛浮。雲三霧四的阿德出手一撈,攙着了汝月芬。在他看來,這個汝月芬此刻完全是吃錯藥了。
「原來是隻狗日出來的!」大毛看看一圈紫黑的手背,直覺一股氣血上湧。
「毛哥,現在跟個小孩較什麼勁呀,咱爺們先把這個傻逼江湖騙子拿下再說!」另一個大漢拍拍大毛說。
「要收拾的,回頭!」大毛毒毒地瞪了汝月芬一眼,又率眾人向陸子磯一擁而上。
陸子磯一手接大毛被咬的握棍手掌,一手滿把抓住大毛嘴臉,正待送出。大毛一口黑血從陸子磯指間噴湧而出。陸子磯一撒手,大毛雙手一陣亂舞,三節棍鏘啷墜地,人往後一仰,反身倒下。
眾人一時全都住了手,看看大毛,看看陸子磯。
大毛手背上的黑氣,推向手臂推向前胸,迅速漫向全身,口內大舌漸漸發藍,但心口卻泛出一點色如硃砂的圓暈。
「操他媽的,下這樣的毒手啊,你!」一個跟着大毛出道的小兄弟哭喊着撲向陸子磯。陸子磯一掌撥開那人,蹲下身去察看大毛。
「……靈……蛇毒?」陸子磯不由得抽口冷氣,臉色驟然大變,雙手亂顫。他凝目向渾身哆嗦的汝月芬打量一眼,趕忙取出貼身衣袋中兩丸同樣是祖傳秘製的丸藥。這由曾祖取名為百毒靈的丸藥專克毒症,能解百毒。
大毛這時已開始大吐白沫,全身抽搐。
「這小姑娘咬一口,怎麼會弄成這樣的呀!」一個中年男人在人中間探出長長的脖子驚叫道。
「這個蛇郎中掌上有毒,剛好攻進那個小姑娘咬開的口子上!看半天,連這點都沒看出來!」一個小青年鄙夷地看著中年男人說。
陸子磯嚼碎藥丸,抖手抖腳地撬開大毛牙關,將藥糊送入他的口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快去弄點水來!」陸子磯厲聲吩咐拎着哭喪棒的張阿二。
張阿二飛快地跑出去砸開巷內一戶人家,取一瓢水,又飛奔回來。陸子磯將水一股腦地灌入大毛口中。
「抬我那兒去!」陸子磯對眾人一揮手喊道。他知道如不能救活這個混混,自己的性命就此休矣。
眾人七手八腳抬着氣息奄奄的大毛倉皇退出小巷。陸子磯再次深深地看汝月芬一眼,急急撤步離去。
這一眼看得汝月芬打了個寒戰,她驚惶地看著阿德,有點不知所措。阿德扯着她,繞開眾人衝進弄堂。
看熱閙的眾人精神抖擻地各自散去。
「去看好戲噢!」有的人又拔腳向陸子磯他們追去。
一攤水漬,血漬雜亂交纏,在石板地上留下一個猙獰的印跡。
「你咋了,今天這是咋了!那樣罵人家,還咬人!」阿德走出去幾步,就急吼吼地對汝月芬喊道。他不知道平日溫柔而又文靜的汝月芬竟會有這樣的一面。
汝月芬茫然若失地搖搖頭。
「很醜陋,是嗎?」汝月芬眼睛暗淡無光,微微地垂下頭問。
阿德不知該點頭還是搖頭,猶豫着又問:「你怎麼知道他們連自個兒的媳婦都要換來換去的?」
「我胡說哩,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張口就來了!」汝月芬不住地搖頭。
阿德有些惱火地說:「怎麼敢這樣胡說,我娘說這些人,吃人不吐骨頭的。惹毛了這些人,你爹還能在山塘街開店不?……你……你特別不舒服?」
阿德說著說著看見汝月芬臉色蒼白、大汗淋漓,連頭髮都濕了,他就住嘴了。汝月芬無力地點點頭,依在阿德身上向前走。阿德一下子亂了心脈,攙着汝月芬僵直地穿出小巷,走過街口。
「她不舒服!」阿德對一個死死盯着他看的男孩說。
「怎麼一下子成這樣了,是被那個殺胚勒壞了,還是桑果吃多了,或者是水裡涼了一涼?」阿德看著汝月芬心慌意亂地問道。
汝月芬搖搖頭氣喘吁吁地說:「好多了,這會兒。回去躺躺,就會好的。」

到了那扇黑漆大門口,阿德問汝月芬:「我要不要進去?」
「算了,省得東問西問的。剛纔是我不對,別生我的氣,行嗎?」汝月芬手扶着門框,淺淺一笑。阿德繃緊的面孔鬆下來了,見她晃晃蕩蕩地推門進去,便舉手擺擺,快步離開。
郝妹聽見門響,走出廚房一探頭,只見女兒步履踉蹌,滿臉病容。她衝過來,大驚失色地問道:「你病了,中午出門還好好的,怎麼就會病了?」
「不礙事,我只是有點累。先睡會兒,再下來。」
汝月芬摸着欄杆上樓,聲氣很微弱地說道。
女兒顯然病了,這叫郝妹很是心煩。這人的事怎麼那麼多吶!她一路嘮叨着陪女兒上樓,服侍她躺下後,才下了樓去。
汝月芬一躺下去,看到南窗關了,覺得異常氣悶,她掙扎着起來要開窗,但轉動一下腦袋,便一陣天旋地轉,低吟一聲,失去了意識。
郝妹待陸子磯走後,思前想後也不想用藥了,那蛇也已好久不登門了,再說,要是根發知道了這事,肯定也不依的。又想起陸子磯那一條大蟒,如此靈性,她心裡忽然對那從未謀面的大蛇也多了幾分好感。再看一陣吧,它要是再不來了呢!自從十幾年前養的那只小黃貓失蹤後,家裡再也沒有養過貓,但家中卻再不見老鼠上躥下跳了。她很奇怪,嘀咕過兩次,根發接嘴說那是因為那條家蛇的緣故,想想也對。時尚書屋
再說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