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52 頁


去大連莊的私塾讀了兩年書,現在能夠識文斷字,多少還能幫根發理理賬,全是陸老伯之故,老伯動輒便與爹嘮叨她應當知書明理的事。不過,那時她更喜歡和豹子、宋老三、巧巧他們漫山遍野四處瘋跑,或者是進東家出西家妖門子亂竄。小豹子常趁
作者:胡蜂 / 頁數:(52 / 0)

她靜靜地靠在床上,今晚她已有好幾次想起那個陸子磯了。在花山頭,他從東屋出來,用毛巾擦汗撣灰,一身的栗子肉上下跳來跳去,顯得特別英武。無論他在大橋頭還是面對那伙躺在地下碰着天的滾刀肉,什麼時候都不慌的。尤其是喚那條大蟒出箱的模樣,真是有點神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男人躺在一邊,鼻息均勻。他每天都很累,店裡有很多事,進貨出貨他都要親自操持。一上床,常常是倒頭就睡。這幾天鎮上嚷着一月一次的稅費改作半年一次交清,男人這幾天拉不開栓,到處去籌款借錢,煩着呢,他又什麼事都窩在心裡。時尚書屋
郝妹撫摸着勃起的雙乳,輕輕嘆口氣。根發不好那個,她已經不記得他有多久沒動她了。心頭一熱,陸子磯的面容又極為清晰地在眼前晃來晃去。
陸老伯在她家養傷期間,每天教豹子讀書識字,就將郝妹也一起捎上。後來爹肯出錢讓她去大連莊的私塾讀了兩年書,現在能夠識文斷字,多少還能幫根發理理賬,全是陸老伯之故,老伯動輒便與爹嘮叨她應當知書明理的事。不過,那時她更喜歡和豹子、宋老三、巧巧他們漫山遍野四處瘋跑,或者是進東家出西家妖門子亂竄。小豹子常趁他爹一個不留心時,就帶上她溜出門去。時尚書屋
朱家五小子家後院那幾棵山桃開花了,一串一串地綴滿枝枝杈杈,燦燦爛爛。郝妹伸出舌尖舔着花苞上的露水,她們說這水養人,弄巧了,還會成仙呢。蹲在樹下玩泥巴的五小子突然站起來,將手裡的泥團掰開一半,遞給嘴唇濕漉漉的郝妹,然後壓低嗓門對她說:「脫掉褲子,給我看看!」
「不!」郝妹朝豹哥看看。但豹子手裡團着泥,眼睛看到別處。
「脫不脫?……我來剝嘍!」朱家五小子把手中泥巴摔地上,用手將褲腿上揩抹一下,就過來了。
「姨娘!」郝妹護着褲腰,喊五小子的娘。
「唉,啥事?」五小子的娘在前院菜地裡忙活。
朱家五小子立即罷手,掏出硬邦邦的鷄兒向那團泥巴滋出點尿,又開始和泥。郝妹也忙着蹲下身摻和進去。但不一會兒,五小子又要動手動腳。郝妹又喊:「姨娘,你來看五小子呢!」她喊的時候看著豹哥,而豹子眼睛又看著別處。時尚書屋
「唉!」五小子的娘便走過來問,「又有啥事呀?」
郝妹還是沒說,說出來她再不能在這玩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准欺侮郝妹,好生玩呀!」五小子的娘狐疑地看看他們三個,關照一聲兒子,走了。但沒兩分鐘,這個沒底貨又蹭了過來。
「觸你娘,你又來了!」豹子突然怒了,單腿蹲地,伸出一隻腳鈎倒再次起身的五小子說,「不玩就不玩,你當你家是金鑾寶殿呵!」
豹子拖着郝妹氣勢洶洶離開朱家。
到了一片青楓林中,郝妹仰臉問豹子:「你剛纔也想看,對不?」
豹子一下閙了個大紅臉,他眼睛看著別處,沉默一會兒,輕輕地點點頭。
「那……那我脫給你一人看……」
郝妹羞羞答答,但心甘情願地說。
「不……不……」
豹子雙手掩面,蹲下身來。
在那一刻,郝妹決意長大後嫁給這頭豹子。
豹子和他爹在離開小連莊後的相當一段日子裡,郝妹常常爬到嶺上,看那一條盤山小道。她覺得當年陸子磯跟在他爹和腳伕後面,挑着盛滿各種毒蛇和草藥的箱籠,跌跌撞撞走四方,也是一件有趣的事。豹子當時還對她說,他們家在江邊曾經還有過一艘船。從小就歡喜船家生活的郝妹羡慕極了,她真想當時就嫁給這頭小豹子。時尚書屋
小豹子對她說,等她長大了,可以生娃了,他就進山來娶她,那種八抬大轎,嗚哩哇啦,嘭啪!郝妹真心實意地等這頭豹子,矯健地沿著山道一路走來。
等她知人事後,才知道那是小孩的把戲,不足數的。後來,郝妹就想著嫁給那些能夠自由進出大山的貨郎,以及開來開去游碼頭的草台戲班裡的人,多老的,她也嫁。根發來採辦山貨見過她後,一託人來說媒,她就跟他了。
郝妹東想西想,直到鷄叫頭遍才有些迷迷糊糊的。在她猛地墜入睡谷中時,格嘣格嘣,幾片屋瓦破碎的聲音隱隱傳到她的耳裡,但她掙紮了一下,終究沒能醒來。
房間裡的東西顯出了模模糊糊的輪廓。陸子磯一夜未睡,他弓着腰坐在方凳上,雙肘撐膝托着腮幫子,眼中佈滿一綫一綫枝狀血絲。僅僅過了一夜,他一下子似乎老了很多。
那個王大毛居然渾身呈中靈蛇毒癥狀,這令他大為驚駭。
把人一抬回來,陸子磯又是三顆百毒靈碾碎灌將下去,王大毛一口氣回來了,但他眼歪鼻斜地看著陸子磯,抖着雙唇一句話也說不上來。陸子磯知道此人因為百毒靈,不至于很快斃命,但因為所中之毒乃天下第1毒——靈蛇之毒,而且中毒之時又拚力運氣,以致毒血攻心,傷及五臟六腑,百毒靈也很難徹底奏效。這個混子,恐怕時日不多了!可惜他這五粒百毒靈了。這丸藥的配方,至父親這一輩,有數種藥草已無處可採了。時尚書屋
張阿二和阮老三一直在旁邊嚷嚷,要將陸子磯押到鎮公所看起來,待大毛徹底好轉過來再放人。
「那麼,這個人現在就得死!」陸子磯霍地站起身來,圓睜着通紅的雙眼,指着躺在長凳上的王大毛說,「你們一個個也別想再活着走出這屋門檻,我陪你們一起。這個人受傷的原因,連我自己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我也聽見了有人說什麼我掌上有毒的話,就算是,這也是誤傷。我招誰惹誰了?是你們在尋釁生事!捆我?誰有種試試看,今天我是活膩味了,就這麼一百來斤,今兒個就擱這了!」
陸子磯紮穩盤子,拉開架勢,準備豁出命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