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53 頁


甲魚的老巡警來了。老甲魚扛着長槍,穿著一身警服,先看牛郎中回來了沒,而後關照他,在王大毛沒有好透以前,不准離開桐鎮。不一會兒,王大毛手下的兩個嘍囉就晃着雙肩,走到門對面,守在那兒。 牛郎中仍是過了二更才回來,在門口還
作者:胡蜂 / 頁數:(53 / 0)

張阿二等人被震住了,而看客們則呼的一聲向後撤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看這個蛇郎中是個言而有信,一諾千金之人,他說王大毛能救,就一定能救。算了,算了!」
「是呵,蛇藥王,蛇藥王,也確實不是吹出來的!他在大橋頭露那一手,這兒好多人也都見了。」

「這個人道地得很,不像有的跑江湖的,胡吹。不會滑腳的,人家還要在江湖上混哩!」
門口的人你一言我一語地替陸子磯打圓場,張阿二趁勢下台作罷。但他們將人抬出去時,張阿二撂下話來:「大毛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就拿命來!」
陸子磯看著他們揚長而去的背影,心亂如麻。
昨兒天黑時,一個大家在他背後叫他老甲魚的老巡警來了。老甲魚扛着長槍,穿著一身警服,先看牛郎中回來了沒,而後關照他,在王大毛沒有好透以前,不准離開桐鎮。不一會兒,王大毛手下的兩個嘍囉就晃着雙肩,走到門對面,守在那兒。
牛郎中仍是過了二更才回來,在門口還和王大毛手下的兩個嘍囉說了句什麼,後來又嗞嗞溜溜地喝了一通酒,才睡下。
陸子磯毫無睡意,那個紅衣女孩的事,他怎麼都沒有想通。他一遍一遍問自己: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如果不是他親眼所見,有人告訴他這樣的事,他鐵定認為,對方是吃了兩斤老白干之後在說話。
「靈蛇毒發,短者數步,長者亦在半炷香內立斃,不可救藥。中毒者通體如炭,口吐藍舌,心口隱有硃砂一點。」

明朝萬曆年間有個名震天下的蛇醫叫雷驁宇,對王大毛的這類中毒癥狀有過極為詳盡的記載,此毒根本沒有蛇傷潛伏期一說。王大毛被靈蛇所傷,而傷他的人就是那個看似嬌弱靚麗的紅衣女孩。這事就這麼簡單。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在那本《明代蛇考錄》中,這個雷驁宇還有這樣一段文字:「世有成年靈蛇,長約數丈,體圍數尺,産於南國靈山。此類蛇種,性酷烈,通體赤色,有鱗紋,其吻如蟮,其齒如鋸,毒性天下無雙。此蛇怪異,冬夏皆可入眠,休眠期可長達數年乃至數十年,而孕卵繁殖期百年一遇。靈蛇產單卵,偶為雙卵,破殻幼蛇,細如竹筷,與親蛇體圍重量短長有天淵之別。時尚書屋
惜乎,靖康之前,此蛇已絶!」
思想追憶至此,陸子磯心裡直冒寒氣。
這位雷驁宇的文字給他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就是因為此蛇在明代萬曆年間已屬數百年不遇之蛇種。雷氏更斷言,靈蛇已然絶種!這是陸子磯看到的最早的有關一種中華蛇種絶滅的文字記載。
而爹爹當時與收藏此書的朋友說及靈蛇時,一臉不屑,從嘴裡蹦出四字:「天方夜譚!」爹爹後來曾對他說:「所謂靈蛇者『孕卵繁殖期百年一遇』,這個雷驁宇是怎麼知道的?『靖康之前,此蛇已絶!』他又是從何得知的?正因為『此蛇已絶』,所以他就敢寫下『孕卵繁殖期百年一遇』!《明代蛇考錄》這『考』從何來,何『考』之有?哼哼,民間故事而已,可這雷老先生竟荒而唐之將此傳說載入《明代蛇考錄》!」
當初,陸子磯不能不說爹爹言之有理,他也一直自覺靈蛇有傳說之嫌疑,然而,此時此刻,這紅衣女孩竟以令人無法置信的方式告訴他:這看似虛構的靈蛇之毒,並非如爹爹所言,只是一個子虛烏有的民間傳說。
但世上有關諸如白蛇青蛇的蛇人故事,什麼時候都只是一個美麗或者恐怖的傳說。
整整一晚上,陸子磯滿腦子都是這個紅衣女孩,初步有了結論。且不論蛇人的傳說由來已久,紅衣女孩牙含奇毒,確鑿無疑。然而,人牙又怎麼可能毒如蛇牙?人牙有毒,此等說法,古已有之,可那是指被人牙傷及筋骨,皮肉糜爛,傷口可能敗血壞死,可能久治而不癒,而傷者性命立等可取之事,古往今來,卻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這是一個死結,他怎麼都解不開。最後,陸子磯再也想不下去了,他想得腦子痛,神經痛。時尚書屋
他拿定主意今兒一早就去訪一訪那個紅衣女孩。昨日,王大毛被抬走後,他就問過那些看熱閙的人,可是,他們都不識得紅衣女孩。
抬頭間,天色大亮。陸子磯聽見外屋的白頭蟒尾巴在箱籠來回掃動着,將箱體抽得啪啪作響。他走到外屋窗下,打開箱蓋,那蟒在箱中盤成一堆,微微地欠起身,昂起腦袋,木木地凝視着他的眼睛。陸子磯輕輕地拍拍它的腦袋,白頭蟒又伏下身,將腦袋擱在圓心中,安靜了下來。時尚書屋
陸子磯蓋上箱子,扣上東屋門,咿呀一聲打開了大門。
西屋牛郎中在床上使勁地翻一下身,輕言道:「觸!」
牛郎中出口罵人,陸子磯一愣,他搖搖頭,苦笑一聲衝著西屋道:「都是跑江湖、闖碼頭混飯吃,何苦來着!噢,警所施警長讓你去一趟,說有事找你。」

過了一會兒,牛郎中才應道:「謝謝!」
陸子磯記得他搬來這兩日,他們說過的話,寥寥幾句,數都數得過來,這個牛郎中對他顯得極不友好。不過,這會兒,陸子磯再沒有心思管這個了。
陸子磯轉身走出大門,問了個訊,向桐鎮國立一小走去。那女孩看上去像個學生氏,他想先一所學堂一所學堂地看看再說。
王大毛的那兩個嘍囉,不遠不近地尾隨着陸子磯。
一隻碩大的老鼠躥過前面的屋基,笨拙地向牆角落裡的一個洞口顛去,另有一隻小鼠嗖地從陸子磯腳下躥過,一頭紮進了對面垃圾堆裡。
一個過路的婦人見到陸子磯盯着老鼠看,好似自言自語道:「出鬼了,這兩天,陰溝裡的老蟲都逃出來了,在我家的柴房裡跟開會似的,這一堆那一堆的。」

「哦?」陸子磯應道,看著像風一樣疾馳而去的那個婦人的背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