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54 頁


西望望。斜對面的大橋上也是人流如織,上上下下的人大多是賣菜和買菜的人。 「喔喲,快點看呢!」一個有點娘娘腔的老男人站在橋頂上翹着蘭花指,指着駁岸肚襠的一個出水口。 阿德娘恰巧路過此處,探頭向下看去。 一隻肥肥
作者:胡蜂 / 頁數:(54 / 0)

桐鎮有許多街路面上几乎全是一條條滿是麻麻點點的寬石板路,石板下是一條條四通八達的下水道,間或可以聽見叮叮咚咚的流水聲,雨天時則水聲洶湧,嘩啦啦嘩啦啦地響個不停。貼近石板縫可以看見青黑色的水流如游龍般地綿延而去。這個鎮的下水道出口,几乎都在駁岸的肚襠處,有的下水出口高懸河道之上,出口處外有石雕獸面龍首,逢大雨便不分晝夜地向河中大股噴水,水在河面上激起一個個歡蹦亂跳的水柱,猶如活物。而潛入河中的下水口,每逢此刻就會在河面上泛起一個個巨形水渦。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些停靠在駁岸下的船,停船時毫無例外地會避開這些水上水下的出水口,那兒即令不出水,也會臭氣熏天。
阿德娘提着菜籃子走在駁岸上,向下面賣菜蔬的船裡東瞅瞅,西望望。斜對面的大橋上也是人流如織,上上下下的人大多是賣菜和買菜的人。
「喔喲,快點看呢!」一個有點娘娘腔的老男人站在橋頂上翹着蘭花指,指着駁岸肚襠的一個出水口。
阿德娘恰巧路過此處,探頭向下看去。
一隻肥肥壯壯的老鼠在石雕的龍嘴裡猶豫了一下,撲通一聲躍入了河中,隨即又有幾隻老鼠也奮不顧身地一躍而下。阿德娘看到水裡已經有好幾隻老鼠拚命將嘴臉探出河面,奮力地向下游游去。那些平日不見天日的老鼠,毛色黑中帶藍,渾身油膩,入水時,水面上便會化開一圈淡淡的油污。
再一看有好幾個出水口也有成群的老鼠像下餃子似地撲通撲通地躍入河中。
岸上船上的人大眼瞪小眼地看著這些搬家老鼠水上大逃亡。
阿德娘胃裡一陣翻騰,當即抽身而退。老鼠集體出逃這種事,阿德娘從小到大聞所未聞,她買了幾樣小菜,就匆匆回去了。
阿德娘一到家中,阿德早就不見人影了。這小子從來都要她從小菜場回來後,三遍五遍地喊了又喊,才磨磨蹭蹭地起來,東倒西歪地刷牙洗臉,冬天,有時嘡嘡嘡地下樓來,竟然連眼都沒有完全睜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今天這是怎麼了?真是日頭西邊出!」阿德娘嘀咕了一句,開始擇菜、清掃,又把垃圾攬進竹畚箕裡,端出去倒掉。
有兩個與阿德年紀相仿的男孩背着書包在前面街邊的牆基下賭銅板,離牆基不遠的地方,斜擱着一塊長磚,銅板被用力甩在斜磚上,活蹦亂跳地躥出去,誰的銅板滾得遠,就由誰優先去吃對方,站在銅板倒地處,瞄準對方的銅板擲過去,擲中即贏,銅板就歸吃家,而後再重頭來過。如若吃家失手,被吃的這家便可以倒過來反咬一口,如若不中,便得重新開戰,再決雌雄。
那倆男孩一身野氣,一望便知就是那種有人養沒人教的主,阿德娘看看時辰,忍不住遠遠地喊一聲:「啥辰光了,還不到學堂呀!」
其中一男孩抬頭看了阿德娘一眼,只裝沒聽見,往自己手裡的銅板吹了口氣,然後又將銅板從斜磚上擲下來。那枚銅板一蹦三跳,一下超過了那個男孩的銅板。阿德娘聽見了一聲歡呼,但緊接着便是一聲驚叫。那枚銅板滴溜溜地滾到石板街上,一下落入石板縫裡。時尚書屋
失手的男孩對著石板縫捶胸頓足一番,便高翹着屁股趴在石板上絶望地往下張望。
「啥東西,這底下是啥東西?」男孩不知從石板縫裡窺見了什麼,神情激動地招呼另一個也來看。
阿德娘倒掉垃圾過來時,兩個男孩已經找來了一根破竹竿,埋頭往石板下使勁地猛戳。她懶得再管這兩個無心向學的孩子了,一聲不出地回家去。阿德如果也這樣,她要麼不知道,但凡穿幫,她會打得他稀屎直流。不過,阿德雖然學得不怎麼的,但倒是一直在學,遲到早退逃課之類的事,倒一次也沒有過,除了前兩天請家長的這一次外,還算省心。時尚書屋
看看這兩個男孩,阿德娘心裡還是有幾分欣慰的。有時看見先天肢體殘疾或者是咧個大嘴,涎水往下直流的孩子,再看看眉清目秀的阿德,一種幸福感會從她心中油然而生。學習不好就不好吧,將來一碗飯總是有得吃的。忽然,汝月芬那張秀秀氣氣的面龐浮現在眼前,阿德娘咧嘴笑了。時尚書屋
阿德娘走到家門口,還遠遠地往那兩個孩子那兒回望了一眼。但當她洗了個手,上樓開始收拾房間,推開阿德房間的窗透透氣,再朝那段街路看去時,除了戳在石板縫裡的那根竹竿,兩個孩子已不知去向了。那段街路很長,可是沒有一個人影。阿德娘覺得好生奇怪,怎麼頃刻之間人就沒了呢!她疑疑惑惑地離開窗口時,還往那條空蕩蕩的街上看了一眼,隔開竹竿幾步路的地方,有兩塊街路石被翻起來,撂在了一邊。時尚書屋
要死了!她罵了一句,便離開了窗口。
隔了好一會兒,有一個水夫挑擔水桶,立在兩塊橫七豎八的石板邊上罵天罵地:「誰他娘的這麼缺德,把這兩塊石板撬成這樣,就不管了呀!」
水夫吭哧吭哧地將兩塊石板復歸了原位,再把竹竿咔咔咔折成幾截,扔在一邊,挑起擔桶走了。
阿德一進教舍,就迅速向汝月芬座位溜一眼,見是空的,心裡有點空落落的。林立生一個勁地看著他,想同他打個招呼,但阿德沒有看見,不見汝月芬,他覺得有些脫力。
上課了,女施先生對汝月芬的空座哼一聲,很不屑地說:「這人咋回事,誰知道?」
「生病了,汝月芬的娘讓我代請個假。」
哈松馬上舉手回答。
女施先生對哈松點點頭,大聲道:「上課!」她威嚴地掃視了一圈,但未說坐下,阿德就欠欠腰就坐下了。女施先生逼視着阿德不說話,大家也那麼站着看他。阿德省悟後垂着眼皮又重新站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