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55 頁


裡伸出中指抖一抖。 從昨晚開始,他一直在想蛇郎中的毒掌,日他的,如果能練成像蛇郎中這樣的掌上功夫,他就先請這個女施先生吃一掌,但細想一想,還是算了,沒到那種程度!那麼哈松呢?一想到哈松,他的呼吸就粗重了起來。全是這傢
作者:胡蜂 / 頁數:(55 / 0)

「哼,一個乾脆不來了,一個是這副弔兒郎當的樣子。一點點做人之道都不講了,先生是仁至義盡了,還要怎樣?」女施先生把課夾拍得山響。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汝月芬的娘讓哈松代她請假,令阿德有些受傷。他一聲不吭地看著女施先生,眼裡冒出一股子邪氣。女施先生的課夾在講桌上發出一聲更加猛烈的聲響,全班人的心不由得為之而一顫。女施先生隨即咆哮道:「卞德青,你今天瘋了?」
也被女施先生的拍課夾聲嚇了一跳的阿德,這才意識到自己的眼神不對了,趕忙斂起眼睛中的鋒芒,垂下頭去。
女施先生在講台上站得筆直,凜然不可侵犯地昂起腦袋,將他一頓訓斥和威脅,直到他眼中飄過一絲又一絲驚惶的神情,她才慢慢收聲。
這節課,女施先生不論講什麼理,他都在課桌裡伸出中指抖一抖。
從昨晚開始,他一直在想蛇郎中的毒掌,日他的,如果能練成像蛇郎中這樣的掌上功夫,他就先請這個女施先生吃一掌,但細想一想,還是算了,沒到那種程度!那麼哈松呢?一想到哈松,他的呼吸就粗重了起來。全是這傢伙!他目前的處境全是這傢伙造成的,而且還累及到汝月芬。一旦能練成像蛇郎中這樣的掌上功夫,那就呀呀呸,定要請這傢伙吃他一毒掌的,他想好了。
阿德趁施先生沒留心,就向哈松投去一個陰惡的眼神。
施艷林在講課時,目光幾次落到了汝月芬的位置上。昨天下午她同施亞平說,她一定要把這件事弄個明白,不過,她原本就不打算問這個卞德青什麼,現在就更加不想問了。這個孩子剛纔用那種眼光看她,使她感到寒心。從她第1次見到這個孩子起,她就喜歡上他了。時尚書屋
神清俊朗且有俠義心腸,雖說算術差,但國文超群,有所短有所長,因而這並不影響她對他的好感,即便認定他算術考試作弊,她還試圖說服自己別歧視他,可是,從今天開始,這個孩子在她眼裡算是完了。
阿德一節課一節課等着,他總盼着有個脆脆的聲音喊一聲:「報告!」第3節上課鈴響了,他才死心。
中午一放學,阿德第1個衝出教舍門,憋足勁向學堂大門衝去,他想趕緊回家吃完中飯,就去蚌殼弄看看汝月芬。「是我們施先生讓我來看汝月芬的。」
對汝月芬的娘就這麼說,阿德這樣告訴自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連連超過幾個人,一馬當先地衝出了學堂大門。
大門一邊的那棵洋槐下,站着一個鬍子拉碴的大漢,目光憂愁地看著阿德,阿德向他瞥了一眼,正準備加速離去,那個大漢眼睛突然一亮,大聲嚷着,邁大步向他走來。大漢的身後還有兩個不三不四的人,遠遠地跟着在一邊。
阿德向這個大漢正眼瞧去,也認出了此人就是在大橋頭賣蛇藥,昨天又出手援救汝月芬的蛇郎中。
阿德如被猛然勒住嚼子的小馬,顛顛地立住了。
第6章
殺 蛇(1)
冒闢塵很清楚施警長請他去警所,絶不是為了與他說說劁豬閹鷄的事,顯然這與王莊有關。雖然他也知道目前只是例行調查,心裡還是不免有幾分忐忑。陸子磯一走,他一躍而起,以免被警所的人堵在屋裡。
冒闢塵又撬出磚塊,從磚洞掏出一隻沉甸甸木匣子,揣進懷裡,再匆匆抹一把臉,就急忙走出門去。
冒闢塵大步穿過兩條小巷,確信施警長沒有派人盯着,便又重新折回大街,沿街走去。
從前,他們哪一次不是像沒頭蒼蠅,亂哄哄查一通,就不了了之了。有時則斃了幾個不知從哪弄來的人,就結了案。不過,這十多年來,一直讓他如墜雲霧中的是,那年在小連莊,是誰趁勢踏沉船,勒殺了連老頭以外的兒孫,使此案成了轟動全省的一大案。那起滅門案,他知道無數人因此而遭了殃,尤其是周邊的採藥人,僅屈打成招的就有七八人。時尚書屋
一路上他一直在想,這個鳥毛施警長這一次吃了什麼靈丹妙藥,一下子就瞄上了自己,竟然直接找上了門來。
他仔仔細細地回憶他進出王莊的所有細節。一離開王莊,他就直奔了錢家莊。越想他越覺得自己無懈可擊,便又放下心來。他想著回頭再去警所走一趟。時尚書屋
冒闢塵出東門,沿著寶塔街信步而去。
東門一向有冷水東門之稱,早市一落,這一帶的街面上,几乎看不到人影。
一個身穿長衫的中年人,反剪着雙手消消停停地步出一條狹巷,踏上街面。那人生着一張北方漢子的大臉,五官也還端正,但卻透着一種鐵鏽蟹似的青紅顏色,令人有幾分悚然。他好似閒來無事,隨意走走的樣子。
冒闢塵不經意地向那中年人瞥了一眼,但那人回眼看來時,眼睛霍地一亮。冒闢塵毫不示弱地回視一眼,與那人擦肩而過。
這兩日,鎮上驟然多了一些陌生面孔,他們眼睛賊亮,步履沉着,舉手投足與鎮上的土著迥異。王府的船隻這兩日似乎也顯得特別的忙碌,從市河裡開進開出,而那些船艙都被黑蘆席遮蔽得嚴嚴實實,引人好奇。
立於古驛道與河口一側的是南禪寺。望夫塔,七級浮屠層層疊疊,從中拔地而起,一路向天。那一層層如傘坡檐,點綴着幾蓬勁草雜樹,與塔檐翹角銅鈴一起颯颯而動。有一群吱吱嘰嘰獰笑着的黑蝙蝠,不論白天黑夜,從每一層塔身的四面殘破的門洞裡掠出掠進,繞塔翻飛。時尚書屋
冒闢塵每次路過這寶塔時,都會慢下步來,打量一番。但近觀望夫塔,便可看出此塔因年久失修,已呈頽勢,每層塔的坡檐上除了風風火火地生着的大片雜草外,還可見不少疏鬆碎裂的檐瓦,而塔身紙筋灰也大都剝落殆盡,露出了蒼苔點點的老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