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57 頁


然閃過一道毫光,他坐直了身子,近乎溫柔地把前面問過的話又重複了一遍:「你大約幾點去的錢家莊?」 冒闢塵用堅定的語調把剛纔那句話,也重複了一遍。 施朝安向站在門邊的陶巡警使了個眼色,陶巡警順手操起一根毛竹棒掄起來,
作者:胡蜂 / 頁數:(57 / 0)

對這個問題,十多年來,冒闢塵一直散漫虛應,但他知道在這個姓施的這兒不行,否則會出大紕漏的。冒闢塵一掙扎,想報出冒大爹村坊的地址。可話未出口,他心裡一陣大痛。於是,他將原先同娘住在省城的街巷報了一遍。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施朝安示意坐在一側的華書記將這地址記錄在案,又問道:「聽你屋裡的人講,七號中午吃過中飯你就出門了,深更半夜才轉來,這段時間你到哪裡去了?」
「吃過中飯……我四處蕩了蕩,然後去了錢家莊給頭牛瞧病,一直忙到半夜。」
冒闢塵兩眼直視這個施警長答道,而後在心裡罵了陸子磯一聲,這條該死的毒蛇!
「大約幾點去的錢家莊?」施朝安顯得特別地漫不經心。
冒闢塵平靜地答道:「沒注意啥辰光,大約快吃夜飯的時候!」
施朝安的兩眼突然閃過一道毫光,他坐直了身子,近乎溫柔地把前面問過的話又重複了一遍:「你大約幾點去的錢家莊?」
冒闢塵用堅定的語調把剛纔那句話,也重複了一遍。
施朝安向站在門邊的陶巡警使了個眼色,陶巡警順手操起一根毛竹棒掄起來,狠狠地朝冒闢塵脊背上砸下去。
冒闢塵一下跳了起來,回望了一眼陶巡警,對施朝安吼道:「這是為什麼?」
「你很清楚為什麼!」施朝安聲音平緩地答道。他本能地感到這人像是在演戲。
當那個巡警操起毛竹棒掄過來時,冒闢塵意識到壞事了。臥薪嘗膽這麼多年,竟為王莊這點破事而功虧一簣,這使他惱恨至極,他逼視着施朝安發出了類似怨鬼式的一聲嘆息:「一有人犯案,你們就這麼幹!除了找個替死鬼向上頭交差,你們還會幹什麼?」
面對著這聲挑釁似的嘆息,尤其是「找個替死鬼向上頭交差」這句話令施朝安惱羞成怒,他抓起書桌上的茶壺向冒闢塵劈頭蓋臉地砸了過去。
阿德敲開門來,未等郝妹開口,就理直氣壯地告訴她,是女施先生讓他來望望汝月芬,看下午能不能到學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郝妹從頭到腳地打量一番這個鼻頭有點翹的男孩,就把他放進門去。她不大喜歡她家阿芬和男孩白相,一般而言,蚌殼弄裡的男孩,她從不放他們進來。
汝月芬正在堂屋的飯桌上吃飯,看到阿德穿過天井走來,蒼白的面龐上頓時升起兩團紅暈。看到汝月芬好了,阿德高興得心都快要皺縮起來了。這個時候的汝月芬,清清淨淨,一塵不染。走進堂屋時,他一不小心後腳在門檻上一絆,兩邊的落地長窗,弄出了很大的動靜。時尚書屋
阿德不好意思地對郝妹和汝月芬笑了笑。郝妹寬容地擺擺手,表示沒啥。
「吃過中飯了?坐吧。」
汝月芬推開飯碗,站起身來讓座。阿德慌慌張張地坐在飯桌前,但一想不對,趕緊又換到長窗下的竹椅上。看到汝月芬掩嘴一笑,阿德緊繃著的身子也就放鬆了些。時尚書屋
郝妹一邊收拾飯桌,一邊問阿德家中的情況,阿德一一作答,他每次回答郝妹的問話,都要霍地起立,然後坐下,再起立。郝妹對這個男孩,充滿了好感,她索性端着碗,拿着筷子,同阿德攀談起來了,這樣一來,弄得阿德渾身冒汗。
在一邊整理書包的汝月芬轉過身來,向阿德擠了擠眼睛,阿德不知何意,有點不知所措了。郝妹回臉看了一眼女兒,汝月芬馬上繼續一本正經地收拾書包,郝妹一回過頭去,她連忙對阿德指指門外,意即速速離去。
這一會兒,阿德弄清了汝月芬的意思,他站起來對郝妹道:「阿姨,施先生讓我們早點到學堂。」

「好呀,走吧!」郝妹端着碗筷向後面走去,邊走邊問女兒,「頭一點點都不昏了?」
汝月芬用力地點點頭,向外走去。
「好,今天不留你了,沒事來玩好了!」郝妹又對阿德說。
「唉!」阿德嗓子亮亮地應道,而後低頭看著門檻,小心翼翼地跨出堂屋。
阿德憋住滿心的高興,擦着汝月芬先出了大門。
弄口走來了一個長身長頸長腦袋的大漢,他在看巷兩邊的門牌,汝月芬出門一見,臉色一變,對阿德說:「走那頭,快點!」
走那一頭就得路過哈松、泉福這撥小子家的門口,阿德有些不情願,但一見蛇郎中,他毫不猶豫地隨汝月芬快快地向前走去,邊走邊回望那個蛇郎中,他知道這個蛇郎中是幹什麼來的。他告訴了汝月芬,但汝月芬卻有些不開心,她對阿德說,不知道為啥,就像不喜歡那個牛郎中一樣,她也不喜歡這個蛇郎中。可阿德想了想,不管是蛇郎中、牛郎中,這兩個郎中他都喜歡的。
走過哈松、泉福他們家門口時,汝月芬和阿德快速通過,一出弄堂,他們倆相視一笑。沒有碰見哈松這撥人,汝月芬又有點高興了,於是阿德也高興了。
阿德把毒掌的事同汝月芬說了說,他要先拿哈鬆開練。
汝月芬略一沉思,寬容大度地說:「哈松罪不當死。」

阿德不吱聲了,不想與汝月芬意見相左,惹她不快,不過他心裡主意已定,誰勸也不行。他想過,哈松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不共戴天的仇人。
「這世界上真有毒掌?」汝月芬的眼睛透出幾分迷茫。
「當然嘍,你以為蛇郎中有詐?」
汝月芬微微地搖搖頭,依然顯得有些迷茫。
餘下的路,汝月芬一直在問學堂裡的事,好像她已有好多天好多天沒有到學堂了似的。阿德瞞下了他與女施先生那段不愉快,專揀令汝月芬開心的事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