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58 頁


什麼?就說你家女兒是條人蛇!走一路想一路,但想來想去,陸子磯覺得還是沒法開口,說什麼?你怎麼也開始做這樣一些沒屁眼的事了?搞得一點章法都沒有,一個上午都整啥了!陸子磯這會兒對自己異常不滿。 「操,這麼六神無主的!還一
作者:胡蜂 / 頁數:(58 / 0)

林立生一歲多一點的小妹,昨兒臨睡前在床上撿了個放屁蟲吃。林立生說,她下嘴很溫柔,但卻一臉痛楚。一看就知道她吃的不是什麼好東西。這個小妹撿過鷄屎吃,那是一粒漂亮的鷄屎,溜光圓滑亮晶晶的,如一粒玻璃蛋,黑黃綠紅白,五色相間。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林立生哄了半天,讓她吐出來。小妹嘴裡冒出兩條腿來,繼而又吐出一隻雖缺胳膊少腿,但還算完整的硬殻放屁蟲,那只放屁蟲還是活的,噗一聲掉在床沿上。
汝月芬咯咯咯地大笑起來,烏黑的眼睛中噙滿了淚水。
陸子磯走到那扇黑漆牆門時止步不前了,那個小子一說到蚌殼弄,他當時就有一種預感,這紅衣女孩該不會是汝家娘子的女兒吧!但竟然真是這樣。
面對這扇大門,他猶豫再三,突然扭頭向來路走去。
對那個女人說什麼?就說你家女兒是條人蛇!走一路想一路,但想來想去,陸子磯覺得還是沒法開口,說什麼?你怎麼也開始做這樣一些沒屁眼的事了?搞得一點章法都沒有,一個上午都整啥了!陸子磯這會兒對自己異常不滿。
「操,這麼六神無主的!還一貫以為自己是一個主意很正的人哪。費大勁搞清了她的住處,就這麼走了?照個面總是可以的,不管這個紅衣女孩是否異類。」
但走到弄口,陸子磯又停住了,「異類?哼,這世上何曾有過異類!」
陸子磯發現自己又回到讓他想了一夜的老路上去了,立馬打住。但一轉眼他又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上去了,她自己知道她自己的事嗎?就是她的牙齒與天下最毒的毒蛇牙齒一般無二這件事。他想了想,回答理當是否定的。這次是事有湊巧,有他搪了搪,如有致人死命的前科,她能活到今朝?嗨,就這樣!不論怎樣,還是該見一見那個可能會造出一個天下奇聞的人!
陸子磯折回身,向前緊走了幾步,但步子馬上又慢了下來。
你憑什麼說王大毛中毒,就是那個紅衣女孩干的?你的依據就是靈蛇毒發,不可救藥。中毒者通體如炭,心口隱有朱紅圓斑?就是那本《明代蛇考錄》?那麼如爹爹所言,這狗屁《明代蛇考錄》有關靈蛇,錄而不考,考而無據,純粹一派胡言,你又在這瞎鷄巴忙啥?!為什麼就不能說那個混子王大毛在其他地方中了什麼毒,那毒伏在那兒,隨着他發力,氣急攻心,就在那發了出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陸子磯的舉止,弄得王大毛的那兩個手下莫名其妙,他們索性站在弄口,看他要幹什麼。
「操!」陸子磯惡罵了一聲,頭也不回地出了弄堂,他看都不看那兩人一眼,直奔王大毛家去了。
一到街上,阿德便與汝月芬拉開了距離,阿德尾隨着汝月芬一前一後地走過了高申店舖門口。
背靠市河的高申蛇行,幽暗潮濕,一片陰涼。裡頭有一筐筐的蛇擱在底腳佈滿茸茸青苔的石墩子上,那是從外地人那兒收來的。蛇行門口兩側擺滿了一排排竹籠,裡頭裝滿了高申從小帶墳捕來的大蛇小蛇。鎮上的人喜食本地貨,不論是瓜果蔬菜,還是魚蝦葷腥。時尚書屋
竹籠裡的蛇有的麻木地蟄伏在籠內的邊邊角角,有的在籠內劇烈地奔走穿梭,躁動不已。
有幾個夥計身手利落地捉蛇、殺蛇,木案下有一隻隻盛滿燒酒的小瓮。他們將蛇血哩哩啦啦地滴入鉢中,然後又將剝離的蛇膽投進十六兩老秤裝的酒瓶裡。青綠色的蛇膽忽忽悠悠地沉入瓶底,有人便來蠟封裝箱。
有一隻大棺材狀的青篾竹箱前,圍滿了人,兩條足有碗口粗的金色大蛇盤滿了半隻箱子。小帶墳一役,後來高申的夥計又在相鄰的一個墳包裡捉住了另一條金黃大蛇,這條是雌蛇,體形比那條一開始落網的雄蛇要略小些。那條雄蛇將蛇首搭在盤中央,滿目哀傷地看著躺在旁邊藤榻上的高申。高申神采飛揚,滿把抓住一把宜興大茶壺,歪着嘴啜茶。時尚書屋
金色的雄蛇突然呼的一聲,慢悠悠地昂首而起,它似乎在人叢中尋找着什麼。
汝月芬停下腳步,像着了魔似的,撇下阿德,一步步地走向那圍着好些人的青篾竹箱。阿德連忙也一頭鑽了進去。
金色大蛇的目光似乎落在汝月芬的臉上,它的身軀紋絲不動,但尾梢卻在劇烈地抖顫着。
天氣有些燥熱,高申霍地起身,將褂子襟角在腹前打個結,拎只水桶啪噠啪噠踩着地上的積水,走到金色大蛇的籠前,人們推搡着說笑着跳到了一邊。高申的水嘩地潑了進去,大家又重新圍了上去。他們裹挾着汝月芬,使她的位置更靠前了。阿德也往前擠了擠,一直擠到汝月芬的身旁。時尚書屋
大蛇佈滿水珠的雙眼仍舊一動不動地凝視着汝月芬,目光極為專注,汝月芬前邊的人群不由自主地頻頻回望身後。
汝月芬同樣目不轉睛地凝視着那條引頸昂首的金色大蛇,她的眼睛閃爍着兩團如烈焰般燃燒着的光波,面孔慘白如紙,胸脯微微地鼓蕩起伏。
阿德一下子想起了當年在蠡湖畔和昨兒在小帶墳的汝月芬。
「自己根本就不能見蛇,可還要看,還要看!」見汝月芬這般模樣,阿德心裡不免有些抱怨。
一個繫著油布圍裙的夥計一哈腰從旁邊竹籮裡又拎一條小黃蛇出來,那小黃蛇被捏着七寸,鼓眼張嘴,彷彿呼救似地拚命將頭轉向兩條大蛇的大竹箱,渾身打結亂掙一氣。
阿德覺得身邊的汝月芬渾身上下都如頭頂那輪烈日,發散着令人昏沉迷亂的光焰,她的額頭鼻尖上佈滿了細密的汗珠,他真想上前為她拭去。
這時,那條雄蛇倏地直立起半身,大力後弓死命撞向箱柱。劈啪一聲巨響,箱角上那根粗大的毛竹霎時碎裂成幾爿。一股鮮血直飆箱外,濺高申一頭一臉,也濺在邊上一些人的衣褲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