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6 頁


兩側。他們小歸小,但知道豬馬牛羊發情交配的事。 「硬要吃,也是可以吃的。」豹子後來正色地告訴郝妹。他捋下一串燕麥粒,拍入口中,嚼一嚼。郝妹翹出蘭花指,摘一粒燕麥,又一粒,捏進嘴裡。她細細辨辨味兒,沒有麥香,一股
作者:胡蜂 / 頁數:(6 / 0)

「我說可以就可以,我說可以就可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郝妹帶著哭腔一聲比一聲高地叫道,她邊說邊挺着肚皮推着宋老三。
宋老三在一堆泥團上絆了一腳,他往後退一步,一個飛腳踢在郝妹黑胖的小腿肚上。
「豹哥……」
郝妹捂腿倒地大哭。
眯着眼抬頭看天的豹子,眼睛由長而圓,放出兩朵毫光,兩手一絞一飛,宋老三立即一頭栽在地底下。郝妹止住哭聲,一骨碌爬起來,縮頭縮腦地立在豹子一側。宋老三爬起來,抹抹下巴頦,悄無聲息地走了。走出很遠,宋老三兩手攏嘴奮力一喊:「豹子、郝妹觸屄嘍,觸三萬一千兩百次……」
喊畢,拔足狂奔而去。時尚書屋
豹子和郝妹臉紅脖粗,迅速閃開,分立兩側。他們小歸小,但知道豬馬牛羊發情交配的事。
「硬要吃,也是可以吃的。」
豹子後來正色地告訴郝妹。他捋下一串燕麥粒,拍入口中,嚼一嚼。郝妹翹出蘭花指,摘一粒燕麥,又一粒,捏進嘴裡。時尚書屋
她細細辨辨味兒,沒有麥香,一股草味,還糙牙糙舌。郝妹呸地吐掉渣滓,嚯嚯嚯地笑了。
豹子嘴角沾一抹青白色的黏液,嘿嘿嘿地笑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隻大拇指粗的老螞蚱,馱着碧綠如燕麥粒的兩隻小螞蚱,無事生非地在他們前面的草叢中蹦高跳。瓦藍瓦藍的天空,有兩片雪白晶亮的雲兒,悠悠然隨風飄蕩而去。
豹子在小連莊那會兒,連大爺家的老四見了她再不找茬尋事了,這是她最舒心的一件事。從前,一旦要路過老四家門口,她的心裡就亂亂的了。不過,這個老四從那晚起,再也不會動輒要給人一隻卵吃了,他永遠不會再炸翅耍橫了。
連大爺的五個兒子、四個媳婦、三個孫子、兩個孫女在那個晚上,全死了。死者個個眼球暴突,七竅出血,耷拉著血舌。大傢伙說他們這是被人勒殺的,但只有老四像是被人紮紮實實摜翻在屋後河灘上的一塊大夯石上,摔得肝膽皆裂。而連大爺自己則被剜眼割舌,捆成粽子,倒栽蔥插進他自家門口的那口糞缸裡,活活嗆殺。時尚書屋
連大爺一家被滅門的事,驚動了四鄰八鄉,連鎮上也來人了。鎮上警所那個叫王興國的警長,手裡握著一隻黑牛皮錢袋,向連二嬸問東問西。他手裡的皮錢袋,顯然是一隻女式錢袋,袋外有銀絲綴成的一隻翩然翻飛的鳳蝶,做工很是考究,但袋口的邊緣有些磨損起毛。這袋是在連大爺的屋裡發現的,袋的繩結已被生生扯斷。時尚書屋
但沒人知道這錢袋到底是殺手的,還是連大爺自己的。郝妹盯住黑牛皮錢袋看了半天,她打心眼裡喜歡這只錢袋,尤其是袋上用銀絲綴成的那只翩然翻飛的鳳蝶。她被施警長他們請出門外時,還不由自主地向它看了好幾眼。
連二嬸張牙舞爪地追着王警長帶來的那個年輕人說,她搜遍了兩樓兩底的角角落落,說他大爺那只帶銅鎖的楠木盒不見了。連大爺積攢了一生的錢財,全在那只寶盒裡。
連大爺是小連莊唯一接濟過郝妹一家的人,因此爹爹雖然仍在病中,仍然撐着身子來了一趟。爹爹和人到河灘看過後,回到連大爺家的靈堂裡說,那個老四,根本就不是人殺,這世上沒有人有如此神力,會把一個人高馬大足有一兩百斤的精壯漢子給摜成肉餅。他當時這麼一說,把一屋子的人都聽得心裡毛紮紮的,他們誰都看得出殺胚老四確乎是被活活摜殺的。
王警長和那個叫施朝安的警員在這座宅子裡,像兩條狗似地東嗅西聞,但始終不發一言。施朝安長相清秀,一點也不像吃這碗飯的人。郝妹還知道他與她同歲,一日她在大橋頭買小菜,聽得他的家主婆對人講,她男人屬羊的。
一聽有人說,郝妹見到過黑龍潭對過山岩上有人採藥,那個王警長一直死樣活氣的眼睛一亮,他把郝妹叫進裏屋,細細地問了起來。
在桐鎮的兩年裡,郝妹在街上見過王警長好幾回,但從未說過話。每次碰見,他都那麼冷冷地看郝妹一眼。王警長坐在連大爺平日坐的那把竹椅裡,還是那麼冷冷地看著她。郝妹知道門外所有的人都紮起耳朵來聽她在說些什麼。時尚書屋
她在一片黑壓壓的目光中,聲音顫顫地回答了王警長的每一句問話。在這期間,她知道爹感到風光極了,她對自己也非常滿意。
「該不會是那黑廝變作個人形在那兒消遣吧?」有人在門外問。
王警長鄙夷地朝門外掃了一眼,向郝妹擺擺手,示意問話結束。
連二伯坐在靈堂邊一個非常顯眼的位置上,捋捋一捧雪白的鬍鬚道:「來的時候,莊裡的狗不叫,鷄上樹,連小蟲兒屁都不放一個,你說來的不是伊,是啥人?」
哦,那個高懸中天的大銅盤似的金紅金紅的月亮!
小連莊的人都深深地記住了那個有一片奇詭暗紅的月色夜空。
郝妹在藤榻上長長地嘆了口氣。
午飯後,巷內半陰半陽,有幾分灼熱。郝妹搬出藤榻直對著敞開的大門躺下,想歇一小會兒,再幹活去。
根發在山塘街開一爿山貨店,一直要做到夜深才回家。她一天忙三頓,整日燒燒洗洗涮涮,一得空,她就到後面的灶間柴房,搓草繩打草包,她的草繩草包賣相極好且結實,因而是出多少就可以賣多少。所以對過蒲包老太有時又叫她巧手郝妹,蒲包老太說她單憑賣賣這些個草繩草包就有得吃了。
「給你掙錢看家,燒飯洗衣,還陪你困覺,人又年輕又好看,你這個木頭根發,真是前世修來的福!」這個蒲包老太在郝妹嫁過來不久,有一日,用手點點根發的額角,當着好些個鄰舍這樣說。
根發黑蒼蒼的臉上大放光彩,只是咧個大嘴,呵呵呵地笑個不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