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60 頁


從船艙口走出來,拎起吊桶從河裡弔了一桶水,嘩的一聲將甲板上的殘酒碎壇衝進河中。那個面無人色的搬運工獃獃地站在原地,看著漾入河水中的那一團團一片片紅紅黑黑的酒液順流散去。 王興國向那個對他抱拳致意的船老大擺擺手,又對高
作者:胡蜂 / 頁數:(60 / 0)

「燒湯,女人馬上要養兒子,吃點補補!」壯漢將一條斬頭去尾的剝皮長蛇,扔在籃子裡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鎮長,辛苦,從縣上迴轉來了!」高申趕忙起身招呼。
「迴轉來了。」
王興國道,「生意興隆呵!」
「托福,托福,托你鎮長的福!喔,對了,王鎮長你訂的活蛇酒,蛇膽蛇鞭酒,還有盤蛇干,正在裝船,你老要不要過過目?」
那艘泊在河道里的大船上傳來一聲悶響,一罈蛇血酒在甲板上碎裂開來,血酒順着甲板流入了河中,並很快在河中淡化開去。面孔紫醬色的船老大,衝著失手打碎蛇血酒的搬運工皺了皺眉,大聲喚出一個水手:「阿四,弄乾淨!」
「我來,我來!」一個塌鼻樑後生從船艙口走出來,拎起吊桶從河裡弔了一桶水,嘩的一聲將甲板上的殘酒碎壇衝進河中。那個面無人色的搬運工獃獃地站在原地,看著漾入河水中的那一團團一片片紅紅黑黑的酒液順流散去。
王興國向那個對他抱拳致意的船老大擺擺手,又對高申說:「高申會跟我玩勺子?」
「小的不敢!」高申一臉正色地說。
王興國哈哈一笑,向高申等人擺擺手,朝着警所走去。
鎮公所和商會在一處辦公,此時正有幾個鎮上的店東匆忙地進出。王興國與他們客氣幾句準備走入警所,只見張阿二也從鎮公所門裡走出來,一見王興國,連忙奔過來,向他說了昨兒下午王大毛出的事。
王興國就與張阿二一起走進鎮長辦公室,阮老三他們就擁過來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王興國坐在屋裡唯一一把太師椅裡,他對王大毛自說自話,不同他商量,就對那個蛇郎中霸王上弓,很是氣惱。他張大眼不屑地看著張阿二、阮老三說道:「毒掌,說書!」
張阿二、阮老三不吱聲了。
「那就先養着,看好毒傷再說!」王興國目光透過六角形的窗格,看著對面庭院一角幾株新發的芭蕉。那幾片寬大舒展的芭蕉葉生青碧綠,與聳立在側的一高一低兩根表面佈滿蜂窩狀的青紅石筍,相映成趣。
王興國一直覺得王大毛身邊這些人,包括王大毛本人,一幫粗胚!除了耍橫鬥勇,一無是處。王大毛這樣公開胡來,這樣行事,指不定會閙出什麼亂子來呢!但王大毛是王伯爵的遠房侄子,他也不好說什麼。不過,即使說了,也沒什麼用。在王大毛眼裡,這桐鎮恐怕除了伯爵,誰都不會入他的眼,他王興國也是。時尚書屋
有時,王大毛想看見他,就看見他,想看不見他,就可以看不見他。也好,強中自有強中手,這小子吃點苦頭也好。
王興國朝着窗外略一沉思,呷一口賬房先生端來的茶,慢聲道:「這兩天,你們和那一撥小兄弟再別到外頭惹是生非,別給捅婁子!省上的幾個大客人這一半天就到。」

張阿二不服氣地咕噥道:「就這樣栽了,還能叫這個江湖郎中在咱這二畝三分地上興風作浪不成?」
「那是不是有點便宜了那小子了,我們在鎮上還從來沒有這樣跌過份!昨兒下午丟死人了,連個小姑娘家的也敢澆我們一頭糞水!我們前面剛到施警長那兒,要他捉人,但他一點賬都不賣!」阮老三垂着眼睛,告了施朝安一狀。
「你們的意思讓施朝安立馬把那個蛇郎中給捉起來?你們讓那個施朝安這樣捉人,他就這樣捉人,這警所是你們哥幾個開的?真是吃了燈草灰,放屁輕撣撣!」王興國不耐煩地斥責道。然後伏在桌上雙手抹一把臉,疲憊地說:「再說吧,過了這一陣再說!縣上通告,一年的各種稅費再不一月一交了,半年收一次。先吹吹風,對那些商戶,告訴大家,這樣都省心。另外,成立商團要收的那一塊,也一併收齊……這事肯定有點難度,但不能拖,一拖,弄得一點威勢都沒了,往後再怎麼講話!這些話我都同財稅所的周所長都講過了,所裡的稅警明天下鄉了,這幾天你們就幫着周所長他們的人一起跑跑。時尚書屋
好了,辛苦各位了,拜託!」
張阿二、阮老三無趣地點點頭。他們也知道在很多時候,王興國當不了施朝安的家,這傢伙拗着呢。施朝安是縣局直接任命的,除了伯爵,一般情況下,施朝安只聽他自己的。況且施朝安和陸子磯說的,王大毛有可能在其他地方中了什麼毒,隨後發力時伏毒發作,也不是不在理,他們只是嚥不下這口氣。時尚書屋
「不成,現在不成。聽講,這個蛇郎中也是見過世面的人,上過報紙。要沒有蛇藥方的事,還行。辦這種事,居然還敲鑼打鼓的,生怕外邊的人不知道!談是可以談的,但只能智取不能強索,觸,你們還硬來了。時尚書屋
傳出去,被報界什麼人捅出來,哼哼,伯爵他要不扒你們的皮,你們來問我!天官的聲譽,天官家鄉的聲譽,不容敗壞!」王興國沉吟片刻,一揮手又道,「回頭再說,先找人把他看起來。病麼瞧著。回頭,我再找伯爵說話吧。好了,就這樣!」
「有數,娘舅!」張阿二、阮老三他們齊聲應答。張阿二的娘親和王興國沾親帶故,所以管王興國叫娘舅。而阮老三他們則是跟着張阿二叫。
張阿二、阮老三他們走了。
王興國大張雙臂,伸了個懶腰。賬房又顛顛地進門,他扶扶眼鏡在門口大叫一聲:「王先生的參湯,端過來!」
王興國向賬房擺擺手,起身向外走去。他走到遍植花木的後院,拐進通向警所的一扇小門。
王興國挨着文書坐在一張書桌邊上,施朝安則坐在書桌的中間,一手把玩着他那把五連發短槍。
「走,快點!」門口傳來一陣吆喝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