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62 頁


,你說只講看見沒看見他下橋,朝哪邊方向去了就行了,其他的全是廢話,然後你就把我領來了!這可以問我們先生,是你自己不要我講睡覺的事的!」阿德開始裝糊塗。 施朝安盯着老甲魚,像是問是不是這回事,老甲魚猶猶豫豫地點點頭,表
作者:胡蜂 / 頁數:(62 / 0)

施朝安狠狠地瞪那只老甲魚的時候,被阿德看見了,阿德很高興。他原來親眼看到過這只老甲魚打過一個挑籮筐的鄉下老太婆,還踩扁了那兩隻籮筐。那個鄉下老太婆扁擔橫過來時,沒有看見這只老甲魚,刮了他一下,他就打人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施朝安對阿德道:「你剛纔那些話,不是你自己造出來的吧?」
阿德一臉真誠地看著施朝安,堅定不移地搖搖頭。
「這些事兒你剛纔在學堂裡怎麼不講?這會兒到這了,就瞎講!」那只老甲魚嘟囔道。
「我才沒有瞎講呢,你自己才瞎講!剛纔在學堂裡,你問我,那個賣蛇蛋的人走了,牛郎中同我說過啥,後來又到哪去了。我摸出玉珮,說到牛郎中同我說玉的事,話還沒說完,你就叫我不要講了,還有白果,你也不要我講,你說只講看見沒看見他下橋,朝哪邊方向去了就行了,其他的全是廢話,然後你就把我領來了!這可以問我們先生,是你自己不要我講睡覺的事的!」阿德開始裝糊塗。
施朝安盯着老甲魚,像是問是不是這回事,老甲魚猶猶豫豫地點點頭,表示是有這麼回事。「當時……當時我覺得這小孩有點吞吞吐吐,東拉西扯,就以為他要扯些完全不搭界的事了,我就叫他不要講下去了。」

王興國微微地對施朝安擺擺腦袋,眼睛去看大樑上的那幾個專門弔打人的鐵吊環。施朝安有點敗興地對那只老甲魚和阿德揮揮手,老甲魚沒好氣地一把拖着阿德出去了。
阿德出門時回頭看了看牛郎中,牛郎中的眼睛這會兒又閉上了,但他身上還在一滴一滴地往下滴血水,血水裡還帶著一些小血泡泡。阿德打了個寒噤,擠在那只老甲魚之前,跨出門去。
施朝安沒勁透了,剛聽到從肖家浜摸來的情況,有人在司空坊老橋上看到要下鄉的牛郎中冒闢塵,他心裡就一動,一審問,這個牛郎中露出破綻——去錢家莊的時間碰不上,他簡直欣喜若狂,可是因為阿德的這番證詞,他感到一隻快要煮熟的鴨子要飛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施朝安用力地將他那把短槍砸在桌上,對睜大着眼睛的冒闢塵厲聲說道:「我現在不管你上橋下橋的事,你現今只要說清楚,你在去錢家莊前,也就是吃夜飯之前,這幾個鐘頭在哪裡,只要有人證明,馬上放你!」
阿德一出門就和一個人撞了個滿懷,抬頭一看,那是一個高個穿洋裝的大姑娘。這姑娘,阿德在鎮上從來沒見過。她留着一頭齊耳短髮,有一張俏麗的面孔,但此刻面孔漲得血紅,一臉怒容。她推開阿德,又撥拉開隨後跟阿德走出來的老甲魚,闖進門去。時尚書屋
「他在我那兒,我可以證明。」
那個洋裝大姑娘脆聲應道。
王興國從書桌邊霍地立起身來,大驚失色地喊道:「憶陽,你啥辰光迴轉來的!」
施朝安垂下了眼睛。
門砰的一聲,在阿德和老甲魚身後關上了。阿德突然聽見門裡爆出一聲壓抑着的長長的號叫。
阿德原本以為一出門,這只老甲魚會同他過不去,嫌他在學堂裡似乎故意沒把話講清,弄得自己丟人現眼的。誰想老甲魚瞪着眼睛,垂着兩隻大手,一個勁地嘟囔着這樣一句:「阿是做夢呵,真個像在做夢呵!這種事怎麼可能!」
他奶奶的,跑吧!阿德頭也不回地奔出這道石庫門,像匹小馬駒似地蹦高跳着,沿河駁岸逃走了。
河道里傳來一聲聲極為霸氣的吆喝聲,一艘滿載着罈罈罐罐的大貨船船首船舷上站了幾個手執鐵頭長竹篙的壯漢,他們左點一篙右支一篙地將船駛出一段較為狹窄的河道,這艘貨船仿如一艘威風凜凜的官船,迎面搖來的大小船隻紛紛貼岸讓出河道。
面孔紫醬色的船老大扳着大舵,如海軍上將般地威嚴,筆直地立在船尾的艙房裡。而站在一邊搖大櫓的老卜頭,阿德認識,他是紹興阿婆的男人。紹興阿婆在斜橋河口擺了個蔥攤,娘要用蔥時總打發阿德到這個紹興阿婆那兒去買的。老卜頭對一個沿著船舷撐篙一路走近的赤腳漢子說:「阿四呵,你家主婆在岸上送你呢,你看伊的眼睛呢,夜裡你沒喂飽人家唄!」
兩岸都有看他們出船的人堆,如夾道歡送一般。
「老翹辮子!」那個叫阿四的往人堆裡瞅了一眼,沒找着,便笑罵一聲,又拖着竹篙往船頭走去。
那艘船一駛入較為開闊的河道,船上大櫓都搖將起來,船速驟然快了許多。阿德一直站在那兒看船,他突然看見大船駛過後的河道里,竟有許多小魚像着了魔似地紛紛躥出水面,向兩邊逃散開去。有兩隻小划子上的漁夫,見此情景,便操起趕網,喜滋滋地劃了過去,另有一艘烏篷船也急忙追過去,加入捉魚人的行列。於是岸上的人又改看捉魚了,他們的神情投入而又專注,眼睛一律都是直勾勾的。時尚書屋
阿德始終在詫異,怎麼一下子會有這麼多魚躥出來呢?他問旁邊一個小伙子,不料那個小伙子竟怒氣沖沖地反問他一句:「你問我,我問誰呀?」說完又津津有味地去看那些划來划去的船了。
阿德看到那些頗有斬獲的捉魚人都收船劃向河灣河汊,看到人都散盡了,才怏怏離去。原本一有點什麼事,他想用最快的速度告訴的人是阿鐘、金山,但現在對他們,他再沒有那種迫切的訴說慾望了。他只想同汝月芬說說那個牛郎中的事,分享他把老甲魚和施警長他們耍了一耍的秘密。但汝月芬與他分手回家時的那份冷淡,令他心裡很是添堵。時尚書屋
那個該死的邋遢高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