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63 頁


也非常簡陋。 但老山泉茶館店在桐鎮卻是獨出一角的茶館,首先這茶館開在一片古宅中,它本是明朝萬曆十五年間的一個探花的府第。很多年來,這是鎮上有頭有臉,有銅鈿的吃茶人常常聚首吃茶的地方,在老山泉館店吃茶那是一種身份的標誌
作者:胡蜂 / 頁數:(63 / 0)

學堂,阿德這會兒是不肯去了的,回家時間又尚早,到汝月芬家裡去看她,他又不敢。於是他便百無聊賴地四處遊蕩,但一會兒,他有些口渴難耐,剛纔講得太多了。突然,他看到橋堍下的那家茶館店的茶房,拖了一板車的竹殻暖壺噹噹心心地從七高八低的碎石路上推過,他立即想到了老山泉茶館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去聽會兒書吧!」阿德對自己說。他做賊心虛地朝四面一看,什麼熟面孔都沒有,立即躥進混堂弄,向老山泉茶館店跑去。
桐鎮有好幾家茶館店,但在鎮頭街尾的茶館店,大都是鄉下人有事出街或者是做做小生意的人落市後吃茶海聊歇腳的地方,這種茶館店只供粗茶,店堂裡也非常簡陋。
但老山泉茶館店在桐鎮卻是獨出一角的茶館,首先這茶館開在一片古宅中,它本是明朝萬曆十五年間的一個探花的府第。很多年來,這是鎮上有頭有臉,有銅鈿的吃茶人常常聚首吃茶的地方,在老山泉館店吃茶那是一種身份的標誌。在這兒吃茶,不僅有茶點,而且還可以叫外賣,店裡唱戲說書的檯子雖然比書場戲館的要小,但卻比那些地方更精緻考究。
老山泉的地界在府前街,在鎮公所的後面。阿德是這兒的常客,他一放夜學,只要可能,常常會繞到老山泉,站在大門外聽立壁書,要是茶房振興伯伯當值,看到阿德來,他便會從大門出來進去時將門留出一道縫來,讓他聽得更清楚些。有時乾脆還會把他放進去,直到曲終人散,他才迴轉家中。
有時阿德因為在學堂未能飲水,再加上一路狂奔,到老山泉時,阿德已是口乾舌燥,乾渴難耐,書場散場後,他便逮住那一隻隻茶壺,將其中茶腳一一逼干吃盡。三伏天氣這茶腳既解渴又降暑,但一來二往,阿德在吃茶方面被慣出一身毛病。茶非精品不飲,而且碧螺春雨前毛尖,他一飲便知。
振興伯伯比爹大個一歲半歲的,但比爹有精神氣,還有孩子緣。阿德就很喜歡他。阿德帶林立生到老山泉來過幾趟,林立生同振興伯伯也熟識了起來。阿德有時不去,他也去。時尚書屋
一到茶室關門打烊,林立生就幫着掃地抹桌子,抱著一畚箕一畚箕的瓜皮果殻去很遠的地方倒垃圾,因而老山泉裡的香煙殼子都歸他了,即使他不去,他們也會替他留着,振興伯伯有時還會將煙殼子拆開撫平,湊成一小摞再交給他呢。
阿德興沖沖地向老山泉趕去,那個身板永遠挺得筆直的振興伯正巧迎頭走來。一見阿德,他向老山泉茶館店方向努努嘴,輕聲輕氣地問阿德:「阿是去我那兒?」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有幾分羞澀地點點頭。
振興伯一臉嚴肅地對阿德說:「趕快迴轉去吧,有人剛剛碰上你的娘,對她說了你老在這聽書,吃茶腳的事,你娘已經火透火透了!過掉一段時間再來吧!」
阿德聞言,點點頭,手腳冰涼地走開了。振興伯伯沒講是誰向娘告發了他,但這不妨礙他將那人的祖宗十八輩罵得在棺材裡翻身。這一天對阿德來說也是最倒霉的一天,汝月芬麼汝月芬不理他了,聽書吃茶的事麼也被娘知道了,他清楚他回到家中,會有什麼樣的事在等着他。
「倒霉呀!」阿德怨天尤人地向家中走去。
阿德在通往藕河街弄口的一家人家門前的台階上,一腦門子的官司。他哪兒都不想去,也不想動,一直坐到日頭西落,看見三三兩兩的小不點背着書包,咿咿呀呀地唱着山歌回家去,他才磨磨蹭蹭順着街路,走進大敞着的家門。
灶頭上的鍋蓋騰騰騰地跳着,呼呼地冒着熱氣,灶膛裡的桑桿柴也在畢畢剝剝地發出零零星星的爆裂聲。阿德賊頭賊腦地側耳聽了聽樓上,發現娘也不在,他心中大喜,立時偷偷摸摸溜上樓去,藏進自己的房間,取一冊書在手,然後裝模作樣地伏在桌上開始看書。娘不是去倒垃圾,就是到街口的店裡去打醬油買吃粥醬菜什麼的了。
他豎起耳朵,捕捉着街路和自家弄堂裡的一切動靜,心裡慌得不行。每一次有女人的腳步聲從樓下通過時,他的心都要嗵嗵地跳個不住。幾次一來,阿德火了,他突然又想到了小帶墳,想到了手揮鐵鎚砸向大蛇頭骨的高申,想著被警所的人打得血糊拉拉的冒闢塵,這世上還是帶著血腥氣的惡人多。他將這股突如其來的怨恨,忽然遷移到了爹娘身上,打,一天到晚就是打。時尚書屋
就這麼回事了,你活一世,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怕什麼,橫豎橫了!阿德扔下課本,騰騰騰地下樓去吃茶,他渴壞了。
阿德打開那個大茶缸蓋,娘總是在大茶缸裡涼好滿滿的一缸茶汁。蓋一開,一股清香,撲鼻而來。是一缸新沏的上好龍井!爹只有去老山泉吃茶或者是來了大客人才會動用這龍井茶葉的。阿德惶恐地放下茶缸。時尚書屋
「吃吧,放下做啥!」娘站在後門口,手裡拎個小竹籃柔聲柔氣地對他說。小竹籃裡放著幾樣時鮮水果和炒貨店裡的三角包。
阿德知道壞事了。
他和林立生在老山泉打烊後,幫振興伯他們收拾茶盞家什,運氣好的話,有時可以在茶桌上撞見只把水果,或者零零星星的幾小撮松子榛子五香豆瓜子這些炒貨的。他和林立生通常會趁人不備,將這些人家吃剩沒有收走的東西,占為己有,等出了茶館再平分。這樣的事情不是每次都能碰見的,只要不是吃茶聽書客人的錢物,這些吃食,茶房們通常都可以悶聲不響地收作自用的。第1次碰見一小攤椒鹽野胡桃,振興伯就對他倆眨眨眼睛,做個手勢,示意他倆收到自己的袋袋裏的。時尚書屋
他媽媽的,連這也告訴了呵!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