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64 頁


燈就擱在床邊的骨牌凳上,堂屋門縫裡只要有一絲風吹進來,燈火就上躥下跳地抖個不停,陸子磯索性一口吹熄了油燈。 那一張張曬草藥的竹匾整整齊齊地擱在一層層的木架上,從暗中慢慢地隱出來。裏屋的兩面牆也都是這樣擱着竹匾的木架子
作者:胡蜂 / 頁數:(64 / 0)

阿德在娘的軟硬兼施下,沒滋沒味地吃掉了兩隻蟠桃、兩隻李子和一隻香蕉還有一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蘋果。然後,娘攤開一包包炒貨,並端起茶缸為他斟滿了茶杯。
阿德看著滿滿一杯琥珀色的茶汁,為難極了。
娘看著他的眼睛,語重心長地說:「阿德呵,啥時候想吃這些東西,給娘說,咱們自家買,娘丟不起這個人的。」

娘溫軟地摸了摸阿德的頭,起身走向灶屋。看著娘受傷的背影,阿德一直撐得死硬的頭頸耷拉了下來,他說不出一句話來。阿德暗暗發誓,以後他絶不跨進老山泉的門半步,哪怕那兒茶壺裡盛的都是仙水。
陸子磯從來沒有這麼早上過床,他胡亂地扒拉了幾口剩飯就躺下了。那盞洋油燈就擱在床邊的骨牌凳上,堂屋門縫裡只要有一絲風吹進來,燈火就上躥下跳地抖個不停,陸子磯索性一口吹熄了油燈。
那一張張曬草藥的竹匾整整齊齊地擱在一層層的木架上,從暗中慢慢地隱出來。裏屋的兩面牆也都是這樣擱着竹匾的木架子,弄得屋子像間蠶房似的。
堂屋後面有一條夾道,通往後院。那扇已經關不上的院門,在小風中吱吱呀呀地響個不停。那院很大,靠院牆的三面地,原來房東還用來種毛豆和洋山芋什麼的,這宅子租出去後,那片地就荒了,裡頭雜草叢生,還有那些人憎狗嫌的孩子往裡扔的破瓦碎磚。
院裡還有幾個深淺不一的大坑,有及膝的,還有齊腰的。那是牛郎中用來練本事的,每天都要跳進跳出幾十下上百下,而且腿腳上還綁着沙袋呢!這話是房東說的,但陸子磯搬過來這兩日,一次也沒見這個牛郎中練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個牛郎中竟然一直沒回來,不過,他不想管這事。
從王大毛那兒回到家裡,陸子磯又配了幾帖藥,讓仍然跟着他的其中一個捎回去。王大毛這會兒是鋭氣全無,不再是惡形惡狀的樣子,一天恨不得吃八回藥,看他的眼神也像條可憐巴巴的斷了脊樑的癩皮狗,王大毛那些狐朋狗黨一個個也不再像原先那麼凶神惡煞的了。他看完王大毛,一走出屋,他們一個個盯着陸子磯的手,隔開八丈遠。
「那會不會,你這兩隻爪子,整天價把那些毒蛇擺弄來擺弄去,百毒入侵,弄出這麼一副毒掌來呢?」其中一個大漢用商量的口氣問陸子磯。
「你說不是你干的,那你的意思就是那個穿紅衣的小姑娘干的?那個小姑娘是條蝰蛇,一口能把人咬成這樣?」那個大塊頭走往陸子磯跟前湊了湊,這麼問他。
「我要真練出一副毒掌來,我就能打遍天下無敵手,我就不吃這碗飯了,我就開鏢局去,就到京城去當禦前侍衛了!」陸子磯若無其事地對那個大漢說,然後又對大塊頭道,「我不敢稱自己是條頂天立地的漢子,但我至少是個站着尿尿的男人,是我的事我就擔著!賴個什麼勁?我把話說白了,是禍不是福,是禍躲不過,先不說誰有理無理,如果真出了人命,大不了,一命抵一命。球子的,砍下個頭,碗大的疤。可是這事一時半會兒根本說不清的,我不是要賴賬,確實說不清!」
陸子磯威風凜凜地環視着眾人。
這時,張阿二和阮老三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也過來了。
張阿二聞言,嘴角抑止不住地抖了起來,他覺得自從昨兒和這個江湖郎中一交手後一直在吃癟,而且再怎麼著也扎不回面子了,今天也是。他看了看這幾個兄弟心想,不想個法子弄把槍掛掛,日後栽的時候多着呢!人多?人多有個球用!冷靜下來想一想,他不得不承認他和這撥兄弟都是吃屎的,都是酒囊飯袋!
陸子磯又添說道:「誰又能說你們這個大毛兄弟一定沒在其他地方中過什麼毒?那毒先定在那兒,隨後就在那發了出來!」
陸子磯這話已經不是第1遍了,連施朝安也這麼說過。張阿二沒好氣地對身邊的人說:「去去去,再別瞎折騰了,陸師也算仗義之人,再不要為難陸師了,咱們先不要去管張三的毒還是李四的毒了,現在最要緊的是把大毛哥的毒傷看好,不說這些不咸不淡的話了!」
陸子磯走的時候阮老三湊到他跟前一臉討好地說:「同陸師是不打不相識,是吧,陸師?」
阮老三說完話還回過臉去向張阿二一擠眼,陸子磯見狀,心裡湧出一種深深的厭惡,他甚至對自己也生出了幾分鄙夷。依自己過去的脾氣,他恨不得宰了那王大毛,但他現在不能不到王宅來替他瞧病,像個龜孫子似的。有時他會突然對自己這種仰人鼻息的生活狀態感到厭煩。他真想對自己說:「去球子吧,老子不玩了!」而後掛帆而去,進湘江入沅水,落篷進港,大踏步地走進湘西鎮守使的大宅門,掏出柳葉刀劃碎他那一張肥肥大大的柿餅子臉。時尚書屋
那個鎮守使的三姨太為不知名的毒蟲所傷,爹爹外出未歸,陸子磯的師兄前去救治,一帖藥下去,那個三姨太當場毒發身亡,鎮守使槍擊師兄,又派一連人將陸府團團圍住,砸了陸府不算,陸家在湘西的所有陸記藥房藥店也被悉數搗毀。爹爹四處求告無門,從此淪落江湖,遊方四海。
陸子磯想來想去,不知眼下這種情形有何良策。王大毛命懸一綫,長則半月短則數日必死無疑。他現在是欲走不成,欲留不能,整個一個溫水煮鱉。左思右想,他覺得還是那紅衣女孩禍從口出,才使他落到目前的這種處境。時尚書屋
因此他又不禁想起那個紅衣女孩的事來了。想到那個紅衣女孩,他又不禁想到紅衣女孩的娘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