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65 頁


潭的崖頂上,爹一眼就看見了在崖石縫裡迎風而動的那株石斛。這世上有許多珍稀藥材,還就長在崖壁崖縫這些險地。爹過去的時候,他正在往一塊大石頭上拴繩子,準備繫繩下去。耳聽得爹一聲絶叫,接着便是一陣碎石的轟響聲。他回過頭來,
作者:胡蜂 / 頁數:(65 / 0)

郝妹如一泓滿月的圓臉在他眼前浮出,帶著幾分嫵媚的眉眼,低低地向他看過來。不知為什麼,陸子磯總覺得這個女人看他的眼神很特別,他走南闖北幾十年識得這種眼神。這許多年裡,陸子磯偶爾也與一些風流娘有過一夜之歡,但他從未想到過要討房娘子。他知道沒有一個好人家的女兒願意跟他過這樣一種漂泊無定的生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陸子磯翻了個身,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十歲多一點的時候,他到過這鎮子,這鎮上的人大都一副凶相。他們到這鎮上的次日夜裡,隔壁的一家大客棧就遭強盜搶,有的客商連人帶貨都被劫走了。第2日一早,爹便帶著他離開這個鎮子,去了山裡,一路採藥捉蛇而去。
在那個黑龍潭的崖頂上,爹一眼就看見了在崖石縫裡迎風而動的那株石斛。這世上有許多珍稀藥材,還就長在崖壁崖縫這些險地。爹過去的時候,他正在往一塊大石頭上拴繩子,準備繫繩下去。耳聽得爹一聲絶叫,接着便是一陣碎石的轟響聲。時尚書屋
他回過頭來,爹不見了,只有一蓬干塵在萬丈峽谷的上空輕揚開去。他哭叫着衝過去,但腳沒敢踩到邊上去,那兒的岩石大多被風化了。他知道爹爹是死定了,可他死不了這條心,仍存着一綫希望,於是繞道而下,翻山越嶺地去找爹。
幾天後,他來到那面大潭邊的崖腳下,在一堆堆屍骸中來回奔走。豹子一歲上死了娘,爹爹在四海漂泊中手拉肩扛地拉扯着他。想想爹爹悲苦一生,再想想自己,他立在一片片
飄來蕩去的水霧中大哭。夜深了,當他恐懼萬分地離開了這個地方,向他在山崖頂上就看見的那個山莊走去時,突然看見山溪邊上竟然有一個人影在動。他抖抖索索地摸過去一看,天可憐見,竟然是爹爹!
爹爹後來躺在郝家妹子家的竹榻上,對大家說,剛掉下去的時候,他知道自己這一次算徹底完了。但後來就啥都沒想,滿耳朵只聽得呼呼的風響。忽然上頭有一股子勁風,呼地把他向上一拽,雖則沒有拽住他,但就這一下子,便卸去了他下墜的力道。他說,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樹叢裡,雖然胸背雙肩傷筋動骨,但沒有性命之虞。時尚書屋
陸子磯以為在小連莊勾留的那半年日子裡,那是他出世至今最最快活的日子,那是一種帶著人間煙火的生活。他想著,回頭一准去小連莊一趟。爹在臨終前臥病在床的那段日子裡,有好幾次念叨過這郝妹子一家。
許多年過去了,一想到那個臉如滿月的被叫做山妹子的女孩,穿著藍底白花的肚兜,甩動兩條朝天辮,捧着一掌山棗,向他騰騰騰地奔來,他的心裡立即就暖暖的。想著這山丫頭他娘每回送東西要爹收下時,總是翻來覆去那麼一句:「一顆棗子一顆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陸子磯覺得心裡一片柔軟,長長地嘆出一口氣。
每逢夜闌人靜,桐鎮總有個把發神經的老狗小狗,把一連串尖利怨毒的吠聲遠遠近近地傳開來。
金山、阿鐘一左一右地窩在阿德旁邊的冬青樹上,那棵樹在臨河的一個弄堂口。他們在黑暗中有一搭沒一搭地聊着。聽到狗叫聲,金山、阿鐘直起腰來,扯直喉嚨一通狂吠,引得那些無所事事的老狗小狗叫得更響亮。金山、阿鐘哧哧地笑開了。時尚書屋
「阿南呵,你在哪裡了呀!」一個婦人高叫道,聲音顯得悠長而又淒厲。
阿鐘清清嗓子,接着那婦人的叫聲應道:「姆媽,我在這裡!」
「阿南呵,真是阿南呵!」婦人立即變了聲音,驚喜交加地朝這邊方向喊着叫着,奔過來。
「你個狗觸!」金山推了阿鐘一把,趕緊讓阿德下去,「伊拉尋過來哉!」
他們仨順着樹幹哧溜哧溜地下了樹,而後立即逃離這棵兀自晃個不停的大樹。
「阿強哎,快點回來吧,爺娘急煞哉!」另一個婦人用更加淒厲的長調唱和道。
阿德聽到這隔了老遠的高高低低地帶著顫音的叫聲,心裡咯噔了一下。今晚溜出來的時間長了,他想回去了。一想著吃夜飯時,娘軟軟地看著他的樣子,他就受不了,但他對阿鐘、金山一說,他們倆不依了。
「還早着呢,咱們好長時間不在一塊兒玩了,再玩一會兒吧,你說呢,阿鐘?」金山熱乎乎地問阿鐘。
阿鐘乜着眼睛看著阿德,眼裡全是眼白,他從鼻子裡哼一聲道:「現在的人呵,連一塊兒多玩一會兒,都不成了。軋新朋友忘老朋友。跟人家白相才有多少久,咱們在一起白相了多少年?有句話是咋說的,叫做重色輕友!」
阿德一聽臉色大變,掄起巴掌想摑阿鐘一個大耳刮子,阿鐘趕緊躲到一邊。他也覺得今晚跟阿鐘、金山在一起時,一直有點心不在焉的,都在想著汝月芬,他有點不好意思了,而且在講牛郎中被弔在警所的事,他瞞掉了撒謊耍弄老甲魚他們那一段,儘管他知道,他要一講這事,準保阿鐘會用無限崇拜的眼光看著他,可他還是抗着了這種誘惑,這樣做對阿鐘、金山有點不夠意思,但這事只能講給汝月芬聽。好吧,只要這兩個狗頭不先說回家的話,他就再不提回家的事,他豁出去了。
他們並排出了一條弄堂,走到大街上,漫無目的地向前走去。
「阿德,再講講那個牛郎中的事,行不!」阿鐘央求道。他對牛郎中的生活方式極其神往,日日跑鄉走四方,頓頓有菜有酒。他沒有吃過牛卵子,想必極鮮。
「不是已經講過一講了嘛!」阿德有點不耐煩了。
「再講一講,講一講呢!」阿鐘搖着阿德的胳膊,再次求道。
「那個衝進去的洋裝大姑娘,到底是咋回事?」金山那張方臉上的笑容有點咸。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