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66 頁


比人值銅鈿!啥也不懂,在這瞎講。」金山鄙視地看了阿鐘一眼,飛起一腳將一粒石子踢進河裡。 河對過是高申蛇行大倉房的後牆。那後牆駁岸之間堆了幾隻污血斑斑的破竹簍。從倉房屋面和後牆的氣窗裡散射出來的幾縷燈光,在水面上搖來
作者:胡蜂 / 頁數:(66 / 0)

金山這廝最感興趣的就是男女之事,狗連蛋,豬配種,甚至是公鷄踩蛋,他都會有滋有味地看半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識,不過看上去,警所裡的人好像很買她的鳥賬,一般人敢到那裡號,不給幾杠子悶出來,才怪呢!」阿德因為這個女的敢大閙警所,不禁對她很是敬佩。
阿鐘肯定道:「這個女的有來頭得很!」
「那你幹啥不等等看,一出來就跟,要我,我就跟,到底啥人,弄弄清爽。你又不是沒時間,你!」金山遺憾壞了。
「你講,牛郎中到底有啥事,他們要這樣弔打?」阿鐘仰臉問阿德,「偷拿扒搶,軋姘頭,還是殺人放火?」
阿德搖搖頭,他也覺得非常遺憾,連警所都去過一趟的人,居然啥都不知道。
「軋姘頭?軋姘頭,誰管,哼!桐鎮軋姘頭的人多了去了,那些男姘頭女姘頭,哪個被警所捉進去過?偷東西要捉,偷人不捉,這世界上東西比人值銅鈿!啥也不懂,在這瞎講。」
金山鄙視地看了阿鐘一眼,飛起一腳將一粒石子踢進河裡。
河對過是高申蛇行大倉房的後牆。那後牆駁岸之間堆了幾隻污血斑斑的破竹簍。從倉房屋面和後牆的氣窗裡散射出來的幾縷燈光,在水面上搖來晃去。
「天火燒!」面對高申蛇行,阿德咬牙切齒地詛咒道。他一臉憤然地對阿鐘、金山說了說中午在這兒都發生了些什麼。
阿鐘、金山立即來勁了,金山一揮手道:「走,過去看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鐘蹦蹦跳跳地帶頭向前面一座爛糟糟的木橋衝去。
高申蛇行的排門關得鐵緊,想必看店的康伯伯又在裡頭咂開酒了,康伯伯從來都是天一黑就吃酒,吃得暈暈乎乎後就上床睡覺。但從排門縫裡,他們什麼也看不見。於是他們繞到倉房後面的那段駁岸上。
倉房臨河那兩扇氣窗高高在上,這氣窗連個窗欞都沒有,空空洞洞的。金山說他先托阿鐘上去,回頭阿鐘再他托上去。阿德則找到了倉房牆基下幾個貼地的有磚頭大小的排水孔。他選擇了一處能最大限度地看清裡頭東西的一孔洞,小心翼翼地把一邊臉貼在濕膩膩的地上朝裡看去。時尚書屋
幾盞氣燈噝噝作響,大放光明,將高申蛇行的倉房照得如同白晝。
一頭白髮的康伯伯並沒有像平日那樣在吃酒,他揮着竹掃帚,刷刷刷地將地上的積水掃入四壁腳下直通河沿的陽溝。一排排裝滿蛇的竹籠呈井字形擺列在倉房的中央,那些蛇相互糾葛,紮成一堆,不見首尾。唯有擺靠在倉房大門邊上的那只大竹箱裡的金色大蛇和一隻隻竹簍裡的蛇子蛇孫,齊刷刷地偏轉腦袋凝視着斜依在對面牆頭長約六七米的長板。那長板上鋪展着一領蛇皮,那是日裡被宰殺的那條大蛇的蛇皮。時尚書屋
蛇皮邊緣密密麻麻地釘滿了細小的無頭洋釘。燈光投射過來,將蛇皮上連山連水的蜂窩狀網紋勾勒得一清二楚,網紋反射出一渦一渦鑽石般的幽靜的光波。
康伯伯見那些蛇的模樣,甚是納罕,他用掃帚在那些半立的蛇前一舞。但大蛇小蛇依然僵直不動,好似冬日裏屋檐下根根令人心生寒意的冰牙子。
「嗨!」康伯伯心頭一怵,將竹掃帚假意向那些竹箱竹籠用力拍去。大小蛇矬矬身,隨即又緩緩地升起來。大蛇獃滯的眼珠緊盯着康伯伯,突然它鼓起兩腮,吞吐着蛇信,引身死命地朝前一撲,它血跡斑斑的頭臉又滲出一行行新的血漿。
康伯伯忙收好掃帚,對大蛇說:「那條雄的去了,你也想撞殺自家?做啥呢!我都七老八十了,還活在這個世上丟人現眼。無子無孫,做做吃吃。三歲死娘,十三歲死爹,阿苦。一輩子窮得連女人都討不起,做一世人一點點滋味都沒有,你說阿虧?可我還這麼賴賴皮皮地活着,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總歸要死的,有啥要急的。時尚書屋
時辰一到,等閻羅王來領你去,你想犟着不去也不成!所以有啥可急的?」康伯伯對大蛇叨叨一通,看著憤怒欲絶的大蛇慢慢伏下身去,便又開始刷拉刷拉地掃起地來。
阿鐘、金山也不你托我我托你地搭人梯從氣窗裡往下看了,他們也同阿德一樣貼地由磚洞往裡窺探。剛纔那大蛇這一幕看得他們頭髮直立,手腳冰涼。阿德不由得想到白天高申錘擊那條金色雄蛇的情形,想到汝月芬滿目的悲憤和絶望,不禁黯然神傷。
「放掉它們!」一個念頭掠過阿德腦際,但他馬上被這個念頭駭住了。這事一旦穿幫,即便不被他們活活打殺,爹娘還不給活活氣殺!賠起來,這許多蛇,銅鈿銀子就海了去了。
這時,一盞一盞的燈被熄滅了,倉房裡頓時一片漆黑。他們三個腰腿僵直地從地上爬了起來。
燈熄了,黑下來的倉房裡的竹籠竹簍劈劈啪啪一陣脆響,一會兒那些噝噝沙沙的聲音又從四面八方傳過來,仿如千萬隻螃蟹在吹泡造沫。這時,一道炫目的紅光,從木柵欄窗口急飄直下。
突然,幾股積水蜿蜒曲折地從排水孔裡慢悠悠地游了出來,分別向他們三人腳下鑽來。
阿鐘低頭一看,小臉慘白地低叫一聲,像一陣疾風似地狂奔而去,金山、阿德也跳起腳來,如阿鐘一樣地逃離河沿,拐過倉房,在空無一人的大街上瘋跑。
阿德、阿鐘、金山跑了一段路,又走了一段路,又覺得沒勁了。但想想也實在沒有什麼地方可去,於是隻得回家。他們百無聊賴地走進了藕河街街口,就聽見一邊有人從臨河的窗裡轟的一聲將一桶水倒進了河裡。那家戶主姓白,因為癩痢頭,大家叫他白癩痢。時尚書屋
「操,倒陰溝裡都不肯的,河水大家都要吃的呀!」阿德又有點憤憤然了。
「這只白癩痢,阿三!」阿鐘看看街邊那個凹進去的門樘,罵了一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