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67 頁


浴,才回到自己家來,是個孝子。他們對這個王瞎子也很有些好感。王瞎子不論在外碰見任何人,都極其親熱地上去招呼,遇見他們或者比他們更小的孩子他會擠眉弄眼地同他們尋開心,即便他們圍上去動手動腳,出手重了,他也不惱,舉着雙手或者
作者:胡蜂 / 頁數:(67 / 0)

金山二話不說,在街沿上尋了塊老磚,躡手躡腳向白癩痢家門口摸去。阿德、阿鐘立即踮起足尖,跳着向前走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時胸口的那枚玉珮又一下一下地叩打着阿德的胸骨,他隨即又想到了牛郎中,牛郎中說他也想弄塊玉來戴戴。
前面就是王瞎子家,阿德隱在一個牆角,向王瞎子家黑糊糊的門窗望了一眼。他已經很久不見這個王瞎子了。王瞎子那只瞎眼既不是一個爛糟糟的空洞,也不是那種死白死白的樟腦丸,只是張不開,閉着的那只瞎眼還長着長長的眼睫,所以王瞎子那只瞎眼瞎得並不十分怕人。阿德吃不準王瞎子這會兒在不在家。時尚書屋
王瞎子鰥夫一個,有個老娘住在近段叫裡澤的鄉下,他隔三差五要到鄉下給老娘送菜送米,大熱天天天替老娘汰完浴,才回到自己家來,是個孝子。他們對這個王瞎子也很有些好感。王瞎子不論在外碰見任何人,都極其親熱地上去招呼,遇見他們或者比他們更小的孩子他會擠眉弄眼地同他們尋開心,即便他們圍上去動手動腳,出手重了,他也不惱,舉着雙手或者雙拳一抱作揖討饒,最後邁着花旦的戲步,嘴裡打着鼓點,扮着怪相逃走了。
金山的老磚在白癩痢家的門板上,發出了兩聲驚天動地的拍擊聲。金山扔下磚頭,反身向已經撒腳丫速奔的阿德、阿鐘追來。金山的身後,傳來猛烈的開門聲和白癩痢日天操地的吼叫聲,緊接着,那塊老磚帶著嘯聲在距離他們腳後跟不遠的地方摔成幾半爿。
一個賊頭賊腦的蒙面人突然從王瞎子家門口一閃而出,搶在阿德、阿鐘和金山前面,發力沿街狂奔而去。阿德他們一看那人的扮相架勢,便齊聲狂喊道:「捉賊啊!」
聽到有人喊捉賊,街沿旁邊有兩戶平房的門砰砰啪啪地拉開了,另有一戶人家的樓梯上也傳來了咚咚咚地急速下樓聲。那個蒙面人奔得更快了,阿德親見那人突然一個縱身上了阿丹伯他家的院牆,然後沿牆一陣疾走,躍上屋面,翻過屋脊,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藕河街不少鄉鄰湧上街頭,亂糟糟地瞎問:「啥人屋裡賊偷?」
「王瞎子!」阿德、阿鐘和金山一聲喊,然後相視一看,趁亂分頭直奔自己家門,以免被家人在街上逮個正着。
有人忙不迭地向王瞎子家跑去,看個究竟。阿德跑進自家弄堂,在推開虛掩的後門時,聽見從王瞎子家門那兒傳來一聲充滿着驚懼地尖叫:「快點喲,殺人啦,王瞎子叫人殺了呀!」
阿德一巴掌拍在胸口的玉珮上,他一下子想到了牛郎中,想到了牛郎中拿起他的玉麒麟時,臉色大變。
這時,一道紅晃晃的光束,從他們頭頂上空一閃而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大團大團青黑色的雲團奔湧着急急駛向天際,地平線上連綿起伏的群山叢中忽閃忽閃着青白色的電光,隱隱地照亮了一峰一峰的山巔。
一艘載重大船,張開主帆、側篷,斜身而上。那幾盞汽燈早早地掛在了桅杆上,躍動着火苗的汽燈在大船前後左右的水面上,投下曲折波動的濁黃色的光影。寬大的船首吞吐着水波,發出啪啪嗒嗒的水聲。四個高大的船伕前僕後仰地搖動着黃亮的大櫓。時尚書屋
又有兩個大漢過來,朝掌心啐一口唾沫,雙手握緊櫓繩,大力推拉起來。
面孔紫醬色的船老大扳着大舵,神態不安地直立在船尾的艙房裡。他對幾個沿著船舷撐篙一路走近的赤腳漢子喊一聲:「着力呵!上船前一個個放得空空的,溝子全他娘鬆鬆的,把力氣都用在娘們身上,現在好,全部糠掉!」
「啥糠掉?我看阿四回頭一上岸,照樣跟龍一樣,對,阿四?」一個塌鼻樑後生笑說道,「悠着點,困女人像吃葷,天天悶頭吃,怎麼吃得起。隔段辰光葷腥搭搭,才不得虧空!跟他娘的吃鹹菜一樣,有你好看的!我老婆反正回娘家了,回去有勁也沒地使,就全用這了!」
塌鼻樑後生「嗨」的一聲,拎起一片水流順篙淌的粗竹篙猛插水中,手推胸頂像推磨似地一步一步走過來。
「你這叫做無的放矢,眼熱了吧。憋死你!」阿四讀過兩年書,常常滿口之乎者也。大船中途靠岸,或者到碼頭裝貨卸貨吃煙歇息,總是攏一撥人大講《三國志》。
「那就看你了,阿夠意思!夠意思,就把你女人借來困困!」塌鼻樑後生一本正經地說。
「放你娘的十七廿八代祖宗的屁!」阿四提着竹篙從船尾走向船頭時對撐篙過來的塌鼻樑後生說,「一竹篙戳你下去!」
「阿四,來兩口?」面孔漆黑的老卜頭提一籃碰破瓶口的蛇鞭酒,從艙裡爬出來挑逗道。
「你這只老猢猻,不去燒半夜餐做啥?勾出我的酒蟲來,要你好看!」阿四笑罵道。
「不吃就算了,喂江裡的魚,也讓伊拉壯壯陽!」老卜頭站在船沿上,將一瓶瓶酒倒進江裡。
「瞎鷄巴倒啥,你瘋了,叫你賠!」塌鼻樑後生心疼地大叫着從暗處奔過來。
「你這只瘋狗。賠,賠你個頭。不是我搶出來,老早淌完個屁了。這瓶酒裡儘是玻璃碎渣,你以為啥哩,嗨嗨。」
老卜頭將倒空的酒瓶一隻一隻地扔進江中。
「別磨牙了,要落雨哩。都準備準備!」船老大大喝一聲。
一股滿含雨意的大風呼呼呼地順江吹來,船伕們的衣衫如張開的船帆。檣桅也吱吱嘎嘎地大聲呻吟起來。
「好嘞!」大家齊齊兒應一聲。
老卜頭站在甲板上,扭頭向江心看去,他突然只覺船首的江面那兒紅光一閃,心頭兀自一凜,馬上又轉回頭來,但待他再定睛向船首細看過去時,水霧繚繞的江面,仍然天水一色。
幾隻大鳥像幽靈似地在寬闊江面上浮浮掠過,堅定不移地逐浪而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