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69 頁


陽聞訊趕到警所,又不顧死活地叫人把他抬到了這兒。這事,使他受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震動,他知道作為桐鎮望族王伯爵的女兒,公開與一個跑江湖的牛郎中這種關係,這將意味着什麼。 那個溫熱嬌柔的身子往他這邊小小心心地拱了拱,但在
作者:胡蜂 / 頁數:(69 / 0)

書桌上除了書,還有一盆紅艷似火的月季,紅月季滿滿噹噹地綴滿枝頭,每一朵花兒都在儘力競相開放。這盆月季使屋內顯得異常神氣。特別叫人賞心悅目的,還有牆上王憶陽專門從省城買了帶回來的幾幅當代名家的畫作和她自己透着幾許靈氣的習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冒闢塵不知道他和王憶陽的事傳入王府,那個王伯爵會作出怎樣的反應。顯而易見,王國興和那個狗狗的施警長還沒有將這事捅出去。
他又轉臉去看蜷縮成團躺在他身邊的王憶陽,她頭髮蓬亂,綢衫綢褲百褶爛皺,整整一夜,她一趟一趟地不知起來了多少趟,他稍一動作,她便睜開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著他。
王憶陽聞訊趕到警所,又不顧死活地叫人把他抬到了這兒。這事,使他受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震動,他知道作為桐鎮望族王伯爵的女兒,公開與一個跑江湖的牛郎中這種關係,這將意味着什麼。
那個溫熱嬌柔的身子往他這邊小小心心地拱了拱,但在半道就剎住了。看著那張仍舊熟睡的臉,冒闢塵心裡湧出一股溫熱。
當年他將這個女人挾到那座地老天荒的古橋下,輕輕將她放翻在橋洞的石板上時,她居然沒有絲毫的怯意,躺在石板上優雅地偏轉腦袋,撲閃着充滿野性的大眼睛問道:「你知道我爹爹是誰嗎?」
「那得問你娘咧!」冒闢塵很奇怪自己還有這份心思。
「你真有意思。」
她咯咯地笑了,笑聲在暗光閃爍的河面上傳得很遠。
那時,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事情會如此的荒誕,他與她的關係竟然會這樣延續下來。
她迎着西天最後的那一縷霞光眯着的眼睛中有一渦金色的散光,像貓眸。冒闢塵的眼中閃過一絲酷冷決絶的神情,一聲不出地撲上去上,扯下她的褲子。
「你弄痛我了!」她嗔怪道,然後服服帖帖地攤開四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一陣江湖亂搗,但一直不得其法,未能入巷,倒弄得自己下身有幾分刺痛。但這時一隻濕熱的小手輕輕一托,將他送入玉臼。
一蓬令人銷魂的愜意,如風貫頂。冒闢塵亂身一顫,體內風起雲湧,緊接着直覺周身血脈賁張。他一下子跌入物我兩亡的溫柔之鄉。
「動呀,你動呀,着力動呀!」她用小拳頭叩着他的肩胛,然後擰過嘴去叼着他的耳輪,下勁一咬。他感到一陣快意流布全身,於是,他瘋狂了。
「我開始喜歡你了……我真的喜歡了,噢噢……」
她真誠而又快活地呻吟着。
冒闢塵時而如暴風驟雨,時而又如和風細雨。身下這個女孩不住地發出毫無顧忌的叫聲,如一隻饑渴至極的貓在吃食,搖頭擺尾,目中無人。橋下魚兒的唼喋之聲與橋洞下如小貓舔食的嘖嘖有聲一呼一應,合而為一。
她的一頭長髮俯仰生姿,既沉重又輕靈。他困惑地看著神采奕奕的那張俏臉,在他身上微微喘息着。他沒弄明白她是怎麼翻身上馬,後來居上的。這就是一些明清小說中所謂的顛鸞倒風,冒闢塵想。時尚書屋
「好了,誰也不吃虧。你操一回,我操你一回!」她從他身上下來,撈過他的短褲擦淨下身,開始穿戴。
「出生至今,我沒這樣快活過,謝過!」她穿戴整齊,吸着他的嘴唇說,「明天老時間,在這!」
她飄飄欲仙似的,拎着她的畫夾,哼着一首低回幽遠的曲子,一蹦三跳地走遠了。
冒闢塵裸着下身坐在石板上,目瞪口獃地看著那個衣袂長髮飄飄的背影遠去。
「千萬別吃窩邊草!」這是薄一冰對他曾經千叮嚀萬囑咐過的,但出門時,他決意不再理睬這種忠告。他原本計劃,將這個女人先姦後殺。
他下面的河水這時圈圈點點的波光,反射在橋洞頂上,浮影蕩漾,煞是悅目。
然後,冒闢塵次日鬼使神差地去赴約;然後,她便每日溜出漁園與他在此幽會。
她從未問過他的身世,她似乎覺得他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同她沒有一丁點關係。他們沒有過去和將來,他們只是一對饑腸轆轆的禽獸。
那會兒,冒闢塵曾經痛恨自己枉披人皮一張,竟墮落沉淪到如此田地——與王天官的嫡親侄女苟亂!每次王憶陽回省城學堂,與他分手,他都恨不得剁指盟誓,咬碎鋼牙地告訴自己:再沒有下一次了!可每回王憶陽到桐鎮,一差人捎信過來,他在屋裡兜了十七廿十八個圈子後,還是來了。他知道他也是一個不能自拔的癮君子。
思想及此,冒闢塵微微地抽搐了一下,緊緊地閉上了他的眼睛。
半醒半睡的王憶陽感到了冒闢塵的抽搐,她心一抖,猛地睜開眼來,看見冒闢塵似乎又睡了過去,她輕輕地吁了口氣,僵直着四肢,一動也不動地躺在那兒。
眼前這張臉,無疑是一張清秀俊朗的男人臉,很耐看。如果他的眼裡沒有那一股子戾氣,他的談吐與個性,再加上一身挺括體面的行頭,與省城那些她所知道的青年才俊相比,絶不在他們之下。起初兩年,她認定:性就是性,它與愛無關。她甚至向冒闢塵毫不隱諱地坦承,她在省城有一兩個性夥計,但與他一比,那是隔靴搔癢,如同穿著洋襪汰腳,反而催生激起她更大的慾火,使她心急難耐如焚。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