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7 頁


嘴上也同她從無高低。想想死掉的巧巧,想想莊上那些在田裡從鷄叫做到鬼叫的小姐妹,郝妹心裡什麼時候都是美滋滋的,但美中不足的是,她未能為汝家生下一男半女。這兩年沒少求醫訪藥,可一點都不管用。 一想到這事,郝妹便愁上心
作者:胡蜂 / 頁數:(7 / 0)

郝妹只在一二歲時被爹挑在籮筐中來過一趟桐鎮,籮筐的另一頭是一隻脫毛的母鷄和幾個老南瓜。還不大會說話的郝妹,坐在筐裡,烏眼溜溜地四下看,看見鎮上街路兩邊的餛飩店、面點店,只要是賣吃食的地兒,她都一律用小手拍拍胸口對爹說:「餓餓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然而,現在的桐鎮也是她郝妹的桐鎮了,她說著一口標準的桐鎮方言,挺直着腰桿走在鎮上的大街小巷,如果她願意,她可以走進街路兩邊任何一家餛飩店、面點店。人來客去時,她會直接到桐鎮最好的菜館大貴樓去叫幾道上好的小菜。郝妹非常知足。
根發大她十幾歲,人有幾分木訥,整日少言寡語的,但卻非常疼她。郝妹願意嫁給根發圖的就是這個,她能做得來他的主。根發上無父母,下無弟妹,人又肯吃苦,既不吃煙又不吃酒,除了外出進山收貨,不在店裡便在家中,在嘴上也同她從無高低。想想死掉的巧巧,想想莊上那些在田裡從鷄叫做到鬼叫的小姐妹,郝妹心裡什麼時候都是美滋滋的,但美中不足的是,她未能為汝家生下一男半女。時尚書屋
這兩年沒少求醫訪藥,可一點都不管用。
一想到這事,郝妹便愁上心頭。
一個白髮農夫挎個大竹籃,貼著汝家牆門陰涼處走過,過去了又折返回來,摘下斗笠對郝妹說:「這位娘子,討碗涼水吃吃,阿肯?」
「肯的,肯的,你等等!」郝妹放下團扇,起身到碗櫥取一大碗在水缸裡舀碗水,小小心心走到門口遞給農夫。
「哎喲,像煞三潭的水咧!」農夫喝一口就說。
「井水,我們吃井水有一些年了,河水太邋遢!這井水也不像其他井水,咸兮兮的,只能用來洗洗涮涮呵啥的,吃我家這口井水的鄉鄰都說是泉水咧。」
郝妹坐下來,藤榻吱嘎一聲。
「真個像煞三潭的水咧,甜蜜蜜的!」農夫吃力地坐到起步石上對郝妹和自己說,「歇歇,走回去還有三里路。」

「吃過這井水的人都這麼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郝妹笑道,然後又問,「出街,都買些啥帶回去呀?」
「喏,兩塊豆腐,四兩肉,一把 鹹菜。」
農夫愉快地露出滿口殘缺不全的牙齒,一仰脖咕嚕咕嚕喝下水去。
「今年收成可好?」郝妹用扇子拍拍落到腳踝的飛蟲。
「好個屁!田裡頭不是老鼠就是蟲,鄉裡頭還要七收八收。一年下來,有辰光不賺銅鈿,反倒要欠賬的呢,真是笑煞天老爺!種一年谷,還不如捉幾日蛇呵田鷄呵啥的,真是笑煞天老爺!村裡頭,現在不少的人,都做這營生。還種啥谷,誰還要種穀?去捉吧,蛇呵啥的。我看捉光捉盡,再捉啥!老鼠現在是多得嚇煞人。時尚書屋
人要是沒得谷吃,吃啥?吃人!唉,現在這世道!人啊,啥都吃。喏,有朝一日,說吃人比吃啥都好,比吃啥都補,那就去吃人!」農夫撇撇嘴,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再來一碗,阿好?」農夫舉起碗問。
「一碗水有啥!」郝妹又去舀水。
「一看娘子就是好人,多福多壽,恭喜發財!」農夫接碗,樂呵呵地說。碗內水光瀲灧,清新怡人。
「多謝多謝!」郝妹也樂呵呵地笑道。
他們就那麼聊着。漸漸地,郝妹聽見農夫的話音模糊起來,眼皮上掛了秤砣似的,含含糊糊地說了句什麼,頭一歪,睡了過去。又不知多久,郝妹用力撐開眼皮,農夫不知何時離去,水碗置於榻下。她迷迷糊糊看一眼,又沉沉睡去。時尚書屋
郝妹的小黃貓搖搖擺擺地走過來,在女主人有青竹圖案的團扇上留上幾枚梅花足印,嗚的一聲跳上藤榻寬大的扶手上,長長地舒展開身子。不一會兒,便與咧着嘴的郝妹一起,輕輕地打起了呼嚕。
巷內空無一人,爛阿七在巷口抹抹油光光的嘴,他剛從大貴樓的飯堂出來。那些殘羹剩飯,不知要比家裡的豬食強多少。
他賊頭賊腦地貼著滿是青苔的牆門,高高低低一氣兒奔到汝家門前。他知道這汝家
新娘子日日在這時睡得昏天黑地,他要把兜裡的蛇投到她家水缸裡去,誰叫她多事,喊自己娘出來!
爛阿七看看弄堂兩頭,躡手躡腳走進汝家門廳,摸出蛇來。
小紅蛇搖首擺尾,奮力掙扎,小黑豆似的眼珠一片赤色。
藤榻扶手上的小黃貓,支起一隻耳朵轉一圈,又探頭一嗅,睜開眼睛,看看爛阿七,看看那條用力扭曲的細蛇,大叫一聲,跳下扶手逃掉了。爛阿七一驚,迅捷地矮下身去。郝妹咕噥一句,咂巴咂巴嘴,又睡過去了。
爛阿七一看見她張開的大嘴,馬上改了主意,他毫不遲疑地將拚命空游的小紅蛇送入郝妹嘴中,又一個箭步跳到巷內,死命逃出巷子。
郝妹只覺喉頭一哽,心口發緊,跳起身來,狂拍喉頭胸口。隨即,她面龐憋得青紫,大喘粗氣,胃內一陣翻江倒海。接着,她不住地乾嘔着,一手的眼淚鼻涕和口中黏液。
漸漸地,她覺得喉頭由緊到松,如一綫貫通。
郝妹渾身大汗淋漓,覺得像是一次夢魘。她一屁股坐回去,模樣猶如劫後餘生。
山塘街是桐鎮人氣最旺的一條街,周圍七里八鄉一出街市,必定直奔山塘街。尤其是早市,全是個人。但根發這段時間卻沒有心思做生意,有幾樣貨缺了好長時間,他也不去進貨。早上一開店,也不像以往那樣一臉恭順地站在門口,眼睛發亮地看著每一個從店門口路過的人,迎來送往。時尚書屋
根發懶洋洋地走到店門外,愣愣地看一會兒天,然後又盯着河道里搖來擺去的漁船,出了一會兒神,就踱進店裡,坐在櫃檯後的高腳凳上發獃。大頭大眼的小伙計用鷄毛撣撣去一盒盒擱在貨架上的山蘑、
木耳、干筍上的灰,然後又將幾袋乾果倒騰到門口,一字形擺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