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70 頁


覺告訴她,他的心靈深處,深深地藏着一個絶不示人的秘密。在夜深人靜之際,她常常會被他發出的嚇人的喘息聲驚醒。每當這個時候,她就彷彿聽到一個被折磨着的靈魂,在一路掙扎,一路嘯叫地哭泣。這是一隻怪鳥,是一隻令她喜歡令她憂的
作者:胡蜂 / 頁數:(70 / 0)

唯有他冒闢塵一步到位,如春風透雨,飽滿飽和,無懈可擊。但寒來暑往,幾度春秋,王憶陽不得不承認,她與冒闢塵彼此已由性到情,漸生愛意。他在省城的學堂生活經歷,使他們擁有許多共同的話題,而且他在她非常歡喜的繪畫方面,居然有着令她難以置信的與生俱來的稟賦,他在國畫方面的知識視覺素養,特別是他的洞察力,叫她尤其吃驚,他可以準確無誤地指出她自己早也感覺到因力不從心而出現的每一處敗筆。他在許多方面的看法,也同樣讓她感到可怕,他總能一針見血地說出問題的癥結在哪裡。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有時會眉飛色舞地說上半天,滔滔不絶地如溝渠流水,但他有時卻又半天不說一句話,陰森得讓人感到瘮人,沉默得猶如一塊墓碑。他給牛瞧病劁豬閹鷄,王憶陽覺得他簡直在作踐自己,可他卻樂此不疲,對她給出的任何重新擇業的建議,他都充耳不聞。她的直覺告訴她,他的心靈深處,深深地藏着一個絶不示人的秘密。在夜深人靜之際,她常常會被他發出的嚇人的喘息聲驚醒。時尚書屋
每當這個時候,她就彷彿聽到一個被折磨着的靈魂,在一路掙扎,一路嘯叫地哭泣。這是一隻怪鳥,是一隻令她喜歡令她憂的怪鳥!她堅信他和那樁殺人案無關,但她也堅信,如果有必要,他會毫不猶豫地殺人,當他舉起握著那柄柳葉刀時,他的手決不顫抖。這是她從他的眼睛中讀出來的。她不知道他會陪她多久,但她從一開始就知道,有朝一日,他終究會在她的眼前,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時尚書屋
想到這裡,一粒晶瑩透亮的淚珠,緩緩地滑過她的耳鬢,跌摔在枕下。
不知過了多久,冒闢塵才聽到王憶陽悶悶地睡去。他重新睜開眼,定定地看著人字形的屋頂,又想到了王瞎子。
在那男孩身上看到一枚黑白麒麟玉珮,已經夠觸目驚心的了,而等到看見麒麟胯骨至右腿足踝的裂紋,他几乎透不過氣來了。那年夏收,冒大爹在地頭同他清清楚楚地說起過爺爺身上的這塊玉珮,說到麒麟胯骨至右腿足踝的這道裂紋。他在大爹那兒,大爹給他講過爺爺家無數的稀奇事,但這個玉人合一的故事,給他留下了最深的印象。這類麒麟玉珮應該是到處可見的,這黑白陰陽麒麟玉珮,也不能說是獨一無二,可這麒麟胯骨至右腿足踝的裂紋,在世上無疑是絶無僅有的。時尚書屋
這黑白麒麟玉珮多半是王瞎子在什麼地方淘來的,要緊的是他是從誰手裡淘來的。如不是那個狗屁警長節外生枝,他就計劃這兩日去找王瞎子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窗外有一隻野鴿子在玉蘭花樹上咕咕咕地叫,這種叫聲,常使他覺着心底里有一股傷感而又哀愁的潮動。他很後悔因為顧及那男孩,沒從王莊回來的當夜就去拜訪王瞎子。
那個大頭男孩在警所當堂說到他在司空坊老橋上看玉時,讓他心裡着實嚇了一大跳。假若,男孩細細陳述他們之間有關黑白麒麟玉珮的那番談話,那番談話如果又外傳了的話,那麼不定會有什麼事發生,幸好這孩子一筆帶過。
「嚯,這孩子!」冒闢塵想到了阿德,嘴角微微地牽動了一下,笑了。雖則因為王憶陽,他們可以放他,但如果這孩子不那麼說,他恐怕也脫不了干係,那個王國興和施朝安並非飯桶弱智,畢竟王憶陽是他的情人,她有瞎編亂造的嫌疑。冒闢塵想到這裡又不禁開始自責自己太大意了。
在這個世界上,那些個聰明的人的可悲之處,就在於他自以為比別人聰明。切,居然可以忽視那個上街的農夫和那個大頭男孩,居然可以低估那個狗屁警長的敬業精神——沒想到他會花笨功夫一個地一個地,一個人一個人地那麼排查。大頭男孩是有些機智,但有些機智的豈止是這個大頭男孩,心急火燎的王憶陽如果不在外面門口聽會兒壁腳,有些話碰不上榫頭,只是風風火火地闖進來撈人,即使放他,他仍是王莊殺人案的嫌疑犯。哼,誰都不傻!
那一盞盞塔檐的翹角銅鈴此刻在一陣大風中,發出更加響亮而又悅耳的鈴聲。
第1縷陽光透過方格子窗紙照進房間裡的時候,阿德醒了。他在醒過來的瞬間,感到自己的胸口有點發緊。忽然他覺得後脖子有個東西墊在那,有點硌,他伸出一摸,是玉珮。摸着這枚溫熱的玉珮,阿德馬上想起來他的胸口有點發緊,就是因為王瞎子的緣故。時尚書屋
他把玉珮正過來,仔細看著玉麒麟那粒微微凸起的黑眼珠,手稍許一側,那粒黑眼珠便有光點閃爍,猶如活物。每次他看玉麒麟,都會看它的黑眼珠。
昨夜他躺下去時,吃準了這事應當是那個牛郎中干的。他勉強同這個牛郎中說到王瞎子賣玉,回頭王瞎子就叫人殺了,哪有這麼巧的事情!定是牛郎中蒙面去搶王瞎子的東西,王瞎子不依,說不定還認出了牛郎中,牛郎中就殺人滅口。
但睡一覺後,就如他昨夜躺下去時,一口吃準了這事應當是那個牛郎中干的,現在,他又一口吃準了這事不是那個牛郎中干的了。他吃準了這事不是牛郎中干的理由,同樣是因為:他勉強同這個牛郎中說到王瞎子賣玉,回頭王瞎子就叫人殺了!牛郎中不至于蠢到如此地步,除非把他阿德也給殺了。再說牛郎中一身傷,血人一個,歪歪倒倒跌跌撞撞摸出來搶劫殺人!另外,這王瞎子是桐鎮打出牌子的窮鬼,有時候都到了去茶館店大橋頭賣唱的地步了,還能有什麼太值錢的玩意兒,值得牛郎中這樣的人去偷去搶去殺人?王瞎子去搶牛郎中還差不多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