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71 頁


的燈亮着,剛掏出鑰匙開門,門就開了,娘聽見外面亂糟糟的,讓爹出去看看。爹與他撞了個正着,但爹既沒有打人也沒有罵人,娘還給他端來了兩條糖年糕,這讓他大感意外,原本他已有被暴打一頓的心理準備。他想八成是因為王瞎子,爹娘顧不上
作者:胡蜂 / 頁數:(71 / 0)

但誰會殺王瞎子這樣的人呢,為啥要殺脫伊呢?阿德左思右想,實在有點想不通,他覺得全桐鎮的人都會想不通。不過,現在王瞎子被殺,已經同牛郎中沒有關係了,這讓他心裡好受了些,他歡喜而且也算幫過一幫的人搶劫殺人,那麼他阿德可以戳瞎自己兩隻眼睛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聽聽動靜,爹已經走了,爹第1次未用開罵的方式叫他起來,他的心裡很受用。一看時間比平時晚了,阿德趕緊起床穿衣,奔下樓來。
「你今天要放點魂在身上,吃過夜飯再跑出去,這次可要脫層皮的!」娘在灶間剝毛豆,一聽到他的動靜便關照道。
阿德乖乖地應了一聲。昨晚,他居然沒有看見了家裡的燈亮着,剛掏出鑰匙開門,門就開了,娘聽見外面亂糟糟的,讓爹出去看看。爹與他撞了個正着,但爹既沒有打人也沒有罵人,娘還給他端來了兩條糖年糕,這讓他大感意外,原本他已有被暴打一頓的心理準備。他想八成是因為王瞎子,爹娘顧不上他了,所以才沒把他怎麼樣。時尚書屋
「你知道昨夜裡,你爹為啥沒有捶你不?」娘詭秘地一笑。有時背着爹,娘私下裡也會同他說點體己話的。
「是因為王瞎子的事?」阿德抬着眼睛問。
娘搖頭道:「昨夜王瞎子沒出事前面,你爹已經講出不打了。」

「那為啥?」阿德一臉疑惑,這也是他想知道的。
「有兩個小把戲失蹤了,那兩家大人已經把桐鎮翻了個底朝天,也還是沒有尋着。年紀同你着不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娘長嘆道,「你要乖點呵,兒子,不要一天到夜在外頭野!」
阿德用力地點點頭,隨即記起了他們仨去高申蛇行倉房之前,聽見了兩個婦人大呼小叫的事。
「不會也叫人給殺了吧,要真是這樣,這兩家大人可怎麼辦!」娘又嘆了一口氣。
「脫脫空空,這怎麼可能!」阿德對著臉盆架上那面模糊的鏡子說。
「好,趕緊吃早飯!」娘向他吆喝道,然後上樓去收拾房間。
阿德應了一聲,走向飯桌,就那麼三口兩口扒下泡飯,向樓上叫聲,我走了,就逃出門去。娘咚咚咚地追到樓梯口喊:還早着呢,給我背完書再走!阿德只裝聽不見,一出門就撒丫子,他急於要和汝月芬說說這事。
阿德遠遠地向王瞎子家門那兒張望了一眼,門口一個人都沒有,他覺得那兒透出一股子說不清的淒冷,不由得輕輕地嘆了口氣。有兩個買菜的婦人從王瞎子家門前路過,快到門前,那兩人的腳步顯然快了起來。想著往後他同阿鐘他們再路過王瞎子家門前,也不會同以前那樣心裡坦蕩蕩的。有時在外頭野,要到一個地方,他和阿鐘選擇不同的街路,他問為什麼,阿鐘冒出一句:那兒死過人的呀,阿德當即扭頭就走。時尚書屋
阿德跟在一前一後走過來的那倆婦人身後,踢踢踏踏地走了。
施朝安走出王瞎子家,順手帶上了門,他站在門口,看看明朗朗的天,重重地嘆了口長氣。昨夜他沒睡好,先是那兩家孩子不見了的爹娘到他這兒哭閙了半天,腦子亂亂的,躺下還沒睡着,門馬上被敲得震天響,王瞎子莫名其妙地被人殺了!他過來看了看現場,仔仔細細地搜了一搜,沒有找到任何線索,他讓人看著,一早又過來了,但還是白忙乎了半天。
王瞎子的鄰舍白瘌痢自動趕來料理王瞎子的後事。這是桐鎮的白相人,桐鎮人家只要有婚喪大事,他便如蒼蠅見血,嚶的一聲,不請自來。一進門一聲不吭,立即捋胳膊捲袖子,擦桌抹凳,見啥做啥,事後不僅蹭吃蹭喝,還能賺個零用銅錢。這一回,白瘌痢是王瞎子的鄰舍,他更得來了。時尚書屋
王瞎子那個七老八十的娘沒來,沒讓叫,要是來了,哭哭,一頭栽下,再咋整?施朝安讓那兩個被警所喊來的幫手把王瞎子家稍許值點錢的東西都登記下,免得白瘌痢之類的順手牽羊,又不是沒出過這種事!
王瞎子雖則瞎一隻眼,但家裡還算清爽相,一個窮家卻拾掇得乾乾淨淨。但一口破衣櫃裡的一摞破衣服,顯然被人翻過,衣服上有一小包儘是小瓜果件的玉飾,有幾樣散落在一邊。
一看見那些小瓜果件,施朝安心裡微微一動,他稀依想起什麼,但努力了半天,又什麼都沒抓住。
王瞎子橫死在灶台邊,一地的血,顯然他是退了又退,一直退到灶台邊,才被人切開喉嚨的。而且殺他的人,王瞎子也應當認識。這兒隔壁左鄰右舍,夜裡放個屁的聲響都能聽見,一個陌陌生生的人或者說是蒙面人闖進來,王瞎子不要喊的呀!
王瞎子被殺,比王莊血案,更令他吃驚,王莊兄弟大佬被殺,還有解釋,搶劫,黑吃黑,仇殺,甚至說情殺,怎麼都成!可王瞎子這事,叫他百思不解。
觸,在審冒闢塵的當兒,他認定王莊兄弟大佬一案,剛剛有點眉目,鎖定了那個牛郎中,但半路上峰迴路轉,有倆人出來旁證,尤其是王憶陽的出現,使他的希望,一風吹。看來,這王莊案又要成為一樁懸案了。不過牛郎中即便與王莊案沒有一點瓜葛,施朝安也吃準他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閹牛劁豬人。猶如那些賊骨頭,即使他不出手,施朝安也能在人叢裡認出他是個賊骨頭。時尚書屋
這個冒闢塵,一審之下,施朝安便已知曉此人絶非等閒之輩。王憶陽的出現,越發加深了他這種印象,一個走村串戶的小獸醫,有何能力駕馭堂堂伯爵之女?王憶陽竟放下狠話,誰再找冒闢塵麻煩,她就與他拼人性命!乖乖,在這桐鎮地面上,誰會糊塗到與這個姑奶奶過意不去!別說他殺了雙胞胎兩兄弟,他就是殺四胞胎五胞胎,幹他施朝安屁事!何況,冒闢塵如今已是被洗得乾乾淨淨的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