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72 頁


,顯然沒有怎麼睡覺。他向準備一頭紮過來的阿鐘一揮手,阿鐘立即遠遠地站在那兒了。但阿鐘一直在來回倒腳,像匹兒馬似的。 施警長不像老甲魚,人很友好,說話時認真地看著你,聲氣慢慢的,也不那麼盛氣凌人。但阿德心裡有點怵,因為
作者:胡蜂 / 頁數:(72 / 0)

「他奶奶個腿,一波還未平咧,又起一波,真個要人性命!」施朝安猛嘆一聲,向前走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忽然施朝安看到顛顛地走在他前面的阿德,立即想起來是這小子在警所提到過玉的話,於是扯開喉嚨一聲喊。
「喂,小孩!」
阿德聽見一個聲音高叫着。他轉過身一看,暗暗叫苦,他媽媽的,那是警所的施警長。
這時阿鐘正好出門,一見阿德,他隔着施警長大喊着,貼牆追上來了,書包裡的鉛筆盒一路嗆啷嗆啷地響個不停。竟然在街上看到阿德,阿鐘興奮得小臉通紅。他走路,什麼時候都依牆而行,賊頭鬼腦的。但這會兒,他手舞足蹈地奔在了街中央。時尚書屋
施警長臉色青白,顯然沒有怎麼睡覺。他向準備一頭紮過來的阿鐘一揮手,阿鐘立即遠遠地站在那兒了。但阿鐘一直在來回倒腳,像匹兒馬似的。
施警長不像老甲魚,人很友好,說話時認真地看著你,聲氣慢慢的,也不那麼盛氣凌人。但阿德心裡有點怵,因為他在警所說過瞎話,明明沒見牛郎中當中回桐鎮,可他一口咬定不僅見着牛郎中迴轉來,還同他說了「有一樣東西沒帶」的話。不要是這個施警長把牛郎中的事查清楚了,來找他麻煩的呀!
施警長快步過來,把站在當街的阿德帶到一邊,拍拍他的肩,問道:「小孩,那天我記得你在所裡說到過玉,咋回事?」
「噢,玉呵!」阿德立即放鬆了下來。於是他馬上把他和牛郎中在橋上有關玉珮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了施警長。可看著施警長一臉狐疑的樣子,他不舒坦了。昨夜,陶巡警他們還當場到阿鐘和金山家裡,專門問了他們看到那個蒙面人的事,沒來問他阿德,他心裡已經有點犯嘀咕了。時尚書屋
也就是說,他們寧肯相信阿鐘和金山!他怯怯地看了一眼施朝安,支支吾吾申明道:「我才不會瞎講呢,這些閒話,畢梅寶的爹,一開始在學堂問我,那個賣蛇蛋的人走了,牛郎中同我說過啥,後來又到哪去了,我也是這樣對他講的。你不相信可以去問畢梅寶的爹。」

畢梅寶的爹就是老甲魚。畢梅寶比阿德高一級,邋邋遢遢的一個女生,但因為她爹,她平日凶得不行,動輒就是:阿要叫我爹卡你到警所裡去喏!
「關我屁事呵,他們相信我不相信我,又不能當飯吃!」阿德看著施警長變得警覺起來的眼神,有點火了。但他的心突然又呼地提了起來,他們要找牛郎中麻煩的呀,前腳後腳,剛對牛郎中說王瞎子,王瞎子就被人殺了。你早上是排除了那個牛郎中叔叔殺王瞎子的嫌疑,但這個施警長就不一定想得同你完全一樣呀!可他轉念一想,他不說,施警長真要問起老甲魚,老甲魚也會講的呀!這樣一來,他心裡又好受了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鐘這時向阿德使了個眼色,磨磨蹭蹭地向前走兩步,意思是:快點走吧,同他煩啥煩!於是阿德對這位陷入沉思的警長說:「我們要遲到了,我們走了!」
阿德正待拔腳就走,這位土頭灰臉的警長眼睛忽地一亮,指指阿德的胸口硬硬地說:「把你的玉珮拿出來,給我看!」
這個施警長居然不容分說地借走了玉珮,這讓阿德很難心。施警長說回頭他會送阿德家裡去的。阿德老大不情願,但啥話也沒有,同阿鐘走了。
阿德實在閙不明白這個施警長這樣做是啥意思。
阿鐘拖着阿德說:「噢,對了,我爹同我娘講,捉牛郎中是因為有個叫錢家莊,一家被殺個盡光。跑鄉的全都被扎牢,講得清回家,講不清麼,嗨嗨!牛郎中講不清那個惡時辰,他在哪裡,他們就可以認定他是殺人犯。」

「屁的錢家莊,屁的殺人犯!」阿德有點惱了,他作為當事人之一,還親自進了局子,在他面前擺乎啥擺乎!他乾脆利索地回道,「拜託,明明王莊,怎麼一到你嘴裡,就成了錢家莊了?」
他阿德不是證明過了嗎,那個時辰,牛郎中不是不在那個狗屁王莊嗎?操,現在誰要再把牛郎中派作殺人犯,那就是同他過意不去!他很嫌棄地丟了一眼阿鐘,快走幾步,撇下這個不和他同心同德的貨色。一到岔路口,阿德告訴一臉慚愧的阿鐘,他要在這等人。
「又是那個汝月芬,我和你一起等!」阿鐘貼著牆過去,在牆角上使勁蹭肩膀,他說他那兒癢得很,然後是一副捨命陪君子的樣子。
阿德不好說什麼了,無奈地看著汝月芬來的方向,她說今天她要上課的。
「你現在一門心思只想蚌殼弄的那個女的。」
阿鐘看著他說。
「當心給我扇個嘴巴子!」阿德揚起手臂。
「別別別,」阿鐘齜牙直笑,倒退一步搖手道,「嘿嘿嘿,兩邊都兼顧一下,兼顧一下!」
這個時辰,到學堂的人滾滾而來,急匆匆地湧向學堂大門。
一個頭髮蓬鬆的小男孩問另一個乾乾淨淨的小男孩:「大家都這樣說,人非得結婚。非得一個男的一個女的在一起,才能養出小人來。你說,是這樣嗎?」
「你爹和你娘結婚了,困在一起,才會生出你這只笨蛋來,就這!」阿鐘憤憤地接過小男孩的話頭。
「那我姑,沒有結婚,也沒有同男人在一起,怎麼就養出了我小牛弟弟?」小男孩搖搖蓬鬆的大頭反駁道。
「那就是說,你姑在外頭觸野屄!」阿鐘惡毒地大笑起來。
阿德不滿地用肘子去搗阿鐘,阿鐘拖拉著阿德,躲閃着,阿德一頭撞在一女生的懷裡。那女生猛猛地推開阿德,再對狂笑不止的阿鐘罵道:「神經病!」
那是一個長着一頭黃毛的女生,與泉福同班,阿德知道她和林立生是一個莊的,見她常和林立生走一道回家。阿德連聲道歉。
「你才有神經病!」阿鐘跳腳回罵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