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74 頁


阿德覺得太陽穴兩邊的筋突突突地抖動了起來,他眼睛仔細地將這兩個混在黑壓壓的人叢裡的人找了出來,攬到眼裡,並將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記在心中。 女施先生帶著他和汝月芬貼牆穿過了一片又一片黑沉沉地眼睛,走到了教舍樓和
作者:胡蜂 / 頁數:(74 / 0)

女施先生大力搖頭,惱怒地答道:「我咋想都想不明白,除非伊不是人是妖怪,有妖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汝月芬一哆嗦,眼睛閉上了。她的嘴角掛着一絲淒惻的微笑,飄飄搖搖地從阿德身邊走過去。
阿德第1次萌發出想永遠離開這所學堂的念頭。
課間操的鈴一響,几乎每一個人都閙出一些個動靜急急地奔向操場,徐先生一臉亢奮,站在司令台上將那枚銅哨吹得叫人心驚肉跳。
阿德、汝月芬一前一後地跟在女施先生的身後,迎着呼嘯的人流向辦公室走去。看著大家嬉笑雀躍的勁道,阿德對這個女施先生是痛恨無比。
「呵呵,立壁角呀,立壁角!」有兩個小同學在過道里的人堆中幸災樂禍地歡呼道。女施先生眼光往那兒一掃,那兩個小同學立即變成一雙縮頭烏龜,眼睛若無其事地看向別處。
阿德覺得太陽穴兩邊的筋突突突地抖動了起來,他眼睛仔細地將這兩個混在黑壓壓的人叢裡的人找了出來,攬到眼裡,並將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記在心中。
女施先生帶著他和汝月芬貼牆穿過了一片又一片黑沉沉地眼睛,走到了教舍樓和先生辦公室之間的那片空地上時,汝月芬一額頭的大汗,阿德看到她的鬢髮濕了,內疚極了。一路上,他不住地去看一臉潮紅的汝月芬,但汗涔涔的汝月芬只是靜靜地看著自己的腳尖悄然前移,阿德的步子一慢,她也慢下來,以保持他和她之間的那段距離。阿德很難過,從今兒早上與女施先生在學堂大門口有了那一次倒霉的遭遇後,汝月芬便有意疏遠了他。如果從此往後,她一直要這樣待他,那他還活個什麼勁呵!
辦公室沒有一個先生,這多少讓阿德心安了些。他一開始就以為女施先生把他和汝月芬叫到辦公室是為了今早的事,但女施先生自己拖把椅子一坐定,偏着臉問的是:「你們兩個把作弊的事給我徹徹底底地說說,試題究竟是怎樣到手的?再別跟我扯擲條子的事!」
汝月芬搶着回答道:「先生那天讓我到宿舍去抱算術作業本,我在桌上見了那張捲子,我就……」

女施先生嗵地敲了一記桌子,把阿德、汝月芬嚇了一大跳。
「你說的那會,捲子還沒出呢!我實話告訴你,那張算術考卷,是我當場出,當場刻,刻完後我又是當場印的,那會兒已經放了夜學了?汝月芬你現在還想說啥?張口就來呵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汝月芬一張大紅臉,她深深地低下了頭去。
阿德大義凜然道:「所以說,這根本不幹汝月芬的事。是我自己幹的!」
「你少充大屁眼子,你倒說說,你是怎麼幹的,呃?」女施先生聲色俱厲地問道。
阿德憋住一股子氣答道:「吃完夜飯,我到學堂裡來轉轉,最後想到先生你這兒看看,結果敲門沒人應,一推門,你不在,一看桌上有張捲子,我就抄了下來。」

「編吧,你再往下編!」女施先生大嘆道,「你現在是滿嘴的屁謊,而且連草稿都不用打!」
阿德犟着脖頸,小胸脯一起一伏,喘着粗氣,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
女施先生大怒道:「你少跟我來這一套!」
阿德把臉轉向了窗外。
男施先生不知什麼時候進的門,他走過來和顏悅色地對阿德說:「卞德青,我們只要你一句實話。你看,這個事照說已經處理過了,我們並不是再想追究什麼,施先生只是納悶,這試題是怎麼到的你們手裡。你們這樣糊弄先生,就是欺侮先生。所以說,問題在你們這裡,而不在先生這裡。時尚書屋
你還這麼氣勢洶洶的,唔?」
阿德的聲音平靜了許多,他垂下眼睛嘟嘟囔囔地說:「就是這樣的,我不騙人,事情已經這樣了,我還騙人幹啥?」
女施先生極輕視地看了阿德一眼,而後面向汝月芬道:「這樣吧,我乾脆把這事攤開來給你們說,你倆得給我一個說得過去的解釋,否則我不會讓你們過門的。一開始我也以為,是你汝月芬給卞德青傳了紙條,正如你汝月芬自己說的那樣。」

施艷林從哈松揭發開始說起,一直說到她改完捲子上的錯處,上床為止。
「你總不至于說,你會變作一道光,從我宿舍屋頂的氣窗上進來的吧!」施艷林說完後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施亞平。
經女施先生這麼一說,阿德也不禁要問,是呀,那這題是怎麼弄出來的?你汝月芬會飛檐走壁,穿牆而過?阿德隱隱約約記起了他已經完全淡忘了的那件事:一道若隱如現的紅霧如帶,從汝月芬足下緩緩升起,輕巧地從眾人頭頂飄過,牽牽扯扯地逸出窗外,繼而這使他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那個晚上,在自家後弄裡翻捲着的那條紅綢帶。
阿德臉上顯出警覺來,狐疑地看了汝月芬一眼。
汝月芬那張始終漲得血紅的面孔突然變得一片慘白,她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哦,阿德的心尖一陣顫慄。
施艷林突然想起躲在體育器材儲藏室裡的那一日,在進體育器材儲藏室之前,她繞着那一排房子走了十七廿八趟,待一次又一次確認周圍連個人毛都沒有時,她才推門而入的。
想到這兒,施艷林心裡咯噔了一下。
臉色灰暗的王興國慢條斯理地走進學堂大門。這兩日夜裡,覺睡一半,他就醒了,翻來覆去地想著那個牛郎中和王憶陽的事,警所裡凡是知道這事的人他都打了招呼,絶對不能漏出去半點風聲,想必大家都掂得出這事的份量。為此,他極端地鄙視這個如同一匹發情母狗的王憶陽,狗亂!既然是狗亂,什麼人不行?偏偏是個牛郎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