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76 頁


話三千,只在倒頭睡下時,才會閉上他的嘴。他日日清早老山泉的鱔絲面一碗,然後張開油漉漉的嘴噼嗒嗒噼嗒嗒地說個不停。 方纔施朝安已經問過一問,畢節生承認他將有關牛郎中受審的每一個細節都在大堂唱過一唱了。當然,王憶陽同牛郎
作者:胡蜂 / 頁數:(76 / 0)

施朝安一轉彎,走進了天井一側那扇又高又窄的邊門。透過屋內走廊的花窗,可以看到那邊的燒水的兩個老虎灶。灶間此刻被燃燒着的礱糠,映得紅紅火火,老虎灶發出歡快的轟隆聲。施朝安走過花廳,從一條甬道上直接走進樓梯間,上了樓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個風風火火拎着銅吊子從隔間裡衝出來的茶房,大聲地向施朝安請安致意,並將他請進了一間釘着一塊「春滿園」木牌的包廂裡。他還沒坐下,就讓這個茶房去找振興伯。
剛纔施朝安拿着玉珮跑了桐鎮最老牌子最硬的一家當鋪和玉器古玩店,但都無人知曉這玉珮的來歷。他本能地認定王瞎子被殺,與他兜裡的這塊玉珮有關,問題就出在這塊玉珮上。
畢節生是所裡最老也是最油的巡警,一張嘴整日價屁屁搗搗,屁話三千,只在倒頭睡下時,才會閉上他的嘴。他日日清早老山泉的鱔絲面一碗,然後張開油漉漉的嘴噼嗒嗒噼嗒嗒地說個不停。
方纔施朝安已經問過一問,畢節生承認他將有關牛郎中受審的每一個細節都在大堂唱過一唱了。當然,王憶陽同牛郎中有一腿,借他仨膽,他也不敢露出一個字。但畢節生不記得聽他講牛郎中事的那些人中有什麼異樣,他報出來的那些人,施朝安也想不出有什麼特別之處。也可能那些人同畢節生一樣,四處嚼舌頭,於是,牛郎中的事一傳一,百傳百,然後刮進了那個與這玉珮有染的殺人者耳朵。時尚書屋
另外,那大頭男孩在講玉珮時,除了畢節生,那位女先生當時也在場不是?她就不能將這玉珮之事,傳開去了?!所以講,這事一時半會,無從查起。現在要緊的是,先弄清這塊玉珮的來歷,在王瞎子淘到這塊玉珮之前,誰是它的主人。如此,極有可能挖出蘿蔔帶出泥。
振興伯在老山泉茶館店做了大半輩子的茶房,同三教九流各式人等有過交道,沒準正好見過這塊玉珮。施朝安在臨窗的椅子上坐下了,接着,一杯熱氣裊然的碧螺春和幾碟瓜子乾果立即擺在他面前。
這些包廂客房除了供說書人或者唱戲的戲班子裡的藝人落腳住宿外,大都是談生意,下棋打牌和吃鴉片的地方。施朝安從兜裡摸出玉珮,仔細地端詳起來。雖說王瞎子被殺,因冒闢塵說這玉珮而起,但此事,無論從哪方面都應與冒闢塵無關。這個冒闢塵幹嗎要殺個瞎子,他同瞎子今日無仇,前世無冤的!搶劫,那更是笑話奇談!
這確實也是塊令人喜愛的玉珮,玉料黑白陰陽是一奇,雕工本身也叫人稱嘆,應了桐鎮人常說的那句話:活龍活現,活獅子出現。冒闢塵與那男孩聊聊玉珮,多聊了那麼幾句,不足為怪。施朝安輕輕地摩挲着手裡的玉珮,看著想著。
振興伯來了,他短髮長衫,渾身透着精幹,眼中滿含笑意,向施朝安微微一哈腰,拱手作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施朝安一欠身,反客為主,招呼振興伯坐下,隨即亮出玉珮,說明來意。
振興伯看著玉珮,並不接過手來,他笑着告訴施朝安,這幾年間他在那男孩的脖頸裡不下幾百次地見過這玉珮,而且他也知道這玉珮是王瞎子賣與卞家的。如若不是畢節生當眾演說,提到這玉珮,他根本不會多想一想。
施朝安有點掃興地苦笑一聲道:「那振興伯就當我沒提過這事。」

「那是那是!」振興伯一副什麼都清楚的樣子。
施朝安又問了問畢節生當堂在茶桌上屁話三千時的情形,也沒有問出個什麼名堂。於是讓振興伯替他把鎮上人稱「夜壺嘴」的潘百曉喊來。
潘百曉本名潘升,百曉是他的綽號,「百曉」「百曉」,意思是這天下,沒有他不知道的事。潘百曉也是老山泉茶館的老茶客。
振興伯一走,施朝安一小口一小口地啜飲着生青碧綠的茶湯,俯視着下面的後花園。施朝安很久不在老山泉吃茶了,他雖不是老茶客,但也吃得出這裡的碧螺春,比別處的茶味兒要醇厚得多,一杯茶下去,真個是口內生津,六脈調和。那個潘百曉,有一年,大年初一在這兒與他施朝安撞上了,一起吃茶,竟說老山泉的泉眼同望夫塔的那眼泉應當是同出一脈,這兩處的泉水沖泡出來的茶,味道毫釐不差。施朝安當時確實想驗證一下,到望夫塔泉眼那兒請人挑擔水,弄回去試試,但後來還是忘了這茬子事。時尚書屋
一陣腳步急急朝這兒奔來,門一開,施朝安一抬頭,就見一張癟嘴扁臉的潘百曉闖了進來,潘百曉人到話到:「施警長你老,這段時間忙得連腳都要掮起來,今兒怎麼得空到這兒來吃茶?」
那個引潘百曉過來的小茶房立即很識相地關上房門,迅速轉身離去。
施朝安與潘百曉沒有寒暄,便切入正題,並將擺在一邊的玉珮遞了過去。
潘百曉兩條臥蠶眉立即皺在一起,像煞有介事地端詳起手中的玉珮。他將玉珮對準日光,看了又看,然後不無賣弄道:「嘖嘖,玉是好玉,和闐子料,老料!」
「你就說,你見過這玉珮不?」施朝安有點不耐煩了。
潘百曉立即斂起滿臉得色,搖頭道:「沒,不過,我說個人,這玉只要是咱桐鎮地面上有人戴過,就確保能告訴你是啥人家的玉。禪杖浜的方圓霖,方老爺子,玩了一輩子的玉石。」

「我咋不知道禪杖浜的方老爺子,玩了一輩子玉石的事!」施朝安挑起眉毛問道,他只知這方老爺子很儒雅,家裡塞滿藏書,學識淵博,但不知他還玩玉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