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77 頁


他點頭道:「我叫施朝安。」 「噫!」老婦如念戲文似的一聲長呼,「王局長你得給我老太婆做主呵,我兒子……」 王瞎子的老娘一開口,馬上要下跪磕頭,被施朝安一把拖住,他眉頭一皺,有點怨這個老振興,不告她,她怎麼知道
作者:胡蜂 / 頁數:(77 / 0)

「方老爺子沒有必要拿面鑼,敲着,四處去喊的呀!」潘百曉又不失時機地賣弄道,「那警長大人,你老人家倒說說看,你知道桐鎮有多少人玩這個的呀?少說也有幾十個,這幾十個,我指的只是正宗玩玉的精鬼,蟲兒,還不包括那些個賣野人頭,唬人的貨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門口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施朝安向潘百曉示意不要講話,馬上起身離座,幾步趕到門口,一把拉開門來。
門口站着一位傴腰曲背的鄉下老太和一個皺皺巴巴的小女孩,滿臉哀怨的老太一見施朝安,聲音嘶啞地問道:「你可是警察局的王局長?」
這老太將警所升了一格,施朝安也沒多加解釋,看這滿頭白髮的老婦悲悲切切的,他已猜出她是誰了,她該是從裡澤的鄉下趕過來的王瞎子老娘。他點頭道:「我叫施朝安。」

「噫!」老婦如念戲文似的一聲長呼,「王局長你得給我老太婆做主呵,我兒子……」

王瞎子的老娘一開口,馬上要下跪磕頭,被施朝安一把拖住,他眉頭一皺,有點怨這個老振興,不告她,她怎麼知道他在這兒。但他沒想到這鄉下老太婆一把年紀,竟有幾分靈性,她立即口稱罪過,為老振興開脫道:「勿怪振興老伯伯,有人看見你王局長到老山泉,我就趕過來,振興老伯伯好人呵,看我老太婆前世作孽,可憐,我尋得你汗答答滴,他才開口告訴我。罪過煞哉,勿怪振興老伯伯,怪只怪我老太婆苦命人……」

施朝安向潘百曉看了一眼,這「夜壺嘴」到底是場面上跑跑的人,不等施朝安關照,他便向門口退去,對施朝安抱拳道:「施警長放心,我一出這門,你老問過的,我全部扔在河灘頭,忘記得乾乾淨淨!」
潘百曉出門,沒走多久,就碰見老振興,便喊一聲:「振興伯!」
「阿看出點什麼名堂,那塊玉珮?」振興伯隨口問道。
「看出啥名堂?出世到現在沒見過啥人戴過這樣的玉。」
潘百曉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人稱百曉,浪得虛名!」振興伯拍拍潘百曉的肩胛調笑道。
「潘百曉,潘百曉,人家只是隨便瞎叫叫,我從來沒把自己當過人。也只有這施警長拿個棒槌,當作針了!」潘百曉也笑道。不過他轉念一想,振興伯是來老山泉吃茶的老茶客中,最受人尊重的茶房,他做事周到體貼,待人不卑不亢,極有人緣。潘百曉一看振興伯似乎面有不悅之色,想著振興伯在這種三教九流出入的茶館做事這麼多年,聽到過不知有多少稱得上是私密的事,可他從來沒在人前人後嚼過舌。時尚書屋
振興伯應當是他所認識的人中間嘴最緊的一個。再說僅僅是講講誰可能識得這玉,畢竟不是什麼人命關天的事!於是,他隨口說道,「我讓他再去尋尋鎮上的那些玩玉石的老輩,他們應當識得這玉。施警長前面尋的鎮上那些玉器古玩店和當鋪的小老闆,他們也配懂玉!」
「常在這吃茶聽書的方老爺子、鄭阿伯同住錢王弄的姚先生,還在那個誰……都是玩玉石的老客拉,確實可以去問問他們。」
振興伯點頭道。
潘百曉立即又在方老爺子、鄭阿伯和姚先生的名單後添了幾個人,以表示「百曉」,不是浪得虛名。
振興伯一抱拳道:「那就回見!」
潘百曉一臉滿足地抱拳回道:「回見!」
潘百曉一走,施朝安即刻讓王瞎子老娘落座,再抓一把乾果塞給那個拖着鼻涕的小女孩。
「王局長殺我兒子的賊胚可有消息,我現在只要活一日,我就巴望一日,王局長抓住這個殺我兒子的賊胚,我老太婆拼上老命也要咬他一口。我老太婆真正是個苦命人,我兒子也是一個苦命人,觀世音菩薩哎……」

見陪她來的小女孩偷偷摸摸將一粒橄欖塞進嘴裡,施朝安馬上轉過臉去安慰起這個老淚縱橫的老嫗。
「隔壁鄰舍朱阿爹家的孫女兒。」
王瞎子娘止住眼淚,對施朝安說。她顯然見在施朝安留心這個女孩。
王瞎子娘眼不花耳也不聾,人還這麼拎得清,讓施朝安着實有點吃驚。忽然,他想到這老太會不會正巧知道這塊玉珮?於是他指着擺在桌面上的玉珮,對王瞎子娘道:「老阿太,你可認得這塊玉珮?」
王瞎子娘用手背揩把眼淚,瞪眼向玉珮看半天,然後癟癟嘴又哭道:「咋不認得,交關年數了,他說撿了個便宜貨,開心呵!」
「那你兒子當時可講過,啥人賣給他的玉?」施朝安呼的一聲向王瞎子娘傾過身去。
王瞎子娘點點頭嗚咽道:「挑擔賣梨膏糖的阿耿伯伯。」

施朝安一把抓起玉珮,忙不迭地向王瞎子娘告辭,未等瞎子他娘作出反應,他已大步出門而去。
施朝安心頭湧過一浪浪抑止不住的狂喜,飛快地向吉慶橋堍的阿耿伯家走去。他覺得這一段時間,他猶如神助,不時地這麼靈光一閃,事兒就有了點眉目。先是柳葉刀,弄出個牛郎中,雖然牛郎中一時脫鈎,但他隱隱然覺得那是條大魚,他只要有足夠的內心,把綫再放得長些;再則便是這玉珮了,這玉珮不知掖着什麼驚天大案呢,不然因為這小小的玉珮用得着殺人啊?如果他的直覺靠得住,那麼只要牽出這玉珮那一頭,找到殺王瞎子的兇手便沒得問題。希望在即,找着阿耿伯,他便能順藤摸瓜,搞清這玉珮的來歷了。時尚書屋
想到這裡,施朝安不由得喜上眉梢。
吉慶橋上有些過橋人,紛紛駐足向橋下阿耿伯兩間茅草棚望了又望。施朝安興沖衝向這兒奔過來,一看這種情形,立即心涼半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